查看更多

骨怏

「双龙组」逆辞 ④

*发生在某个阴阳寮的故事

*私设严重

*逆辞

  寮里的小妖怪们还是很怕这个新来的大妖怪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也敢接近一目连身边,偷偷地瞥一眼跟他待在一起的另一个大妖怪,被那双眼看过来时又惊慌地一溜烟跑远。

  荒不会和这些陌生的小妖怪主动说话,小妖怪们也害怕这个总是没什么表情的新人,就算是平日里最活泼跳脱的山兔,在被荒看了一眼之后也收起了声音,揪着魔蛙头顶的草叶蹦蹦跳跳地跑到一边去找孟婆玩了。

  “平日里别总是皱着眉,你都把那些小妖怪吓到了。”一目连有些无奈的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肩,换来荒一个眼神,一目连却从他眼里读出了几分无奈。

  “我看起来就这么不近人情?”荒低头看着一目连,略有些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看着头发都黯淡了几分的样子,一目连看得好笑,轻轻摇了摇头。

  一目连和荒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连他们两个人也说不清,只是等一切归于沉寂之后,才发现已经握住了彼此的手。一目连比看起来的样子要主动得多,大多数时候都是他会主动踮起脚亲吻一下荒的脸颊,然后一脸风轻云淡什么都没做过的样子,让荒几乎要怀疑那只是微风吹拂过脸颊,轻的像一个错觉。

  说来他们的第一次亲吻,却是荒主动。

  那时候年轻的风神已经失去了一只眼睛,虽然已经用心遮掩,想到要出现在少年面前,却还是有些忐忑,肯定会被他说道的吧……不过他确实也做不出失约的事情,于是便在和少年约定好的日子,来到了那个海边的村落。

  少年比初遇时身量已经抽长了些,原本只到风神下巴的小少年比风神稍稍高出一些,皱着眉看过来的时候已经颇有威势,看得风神也觉得有那么一点心虚。

  “你的眼睛,是因为神力枯竭失去了,那么有没有恢复的办法?”少年咬了咬下唇,皱着眉想了会儿,最后叹了口气。他用手指按着风神凹陷的眼眶轻轻摩挲,动作很轻,好像害怕弄疼他一样,没等到风神回答,少年摇了摇头:“不会恢复了,我感受不到神力的存在。”

  “其实也没什么不便,风会告诉我所有事情。”风神用手覆上他的手背,不自觉地蹭了蹭少年微微汗湿的手心:“所以你也无需太过担心。”

  少年咬了咬下唇,犹豫了片刻,凑过来,轻轻亲吻了一下风神微凉的手背:“如果我能预知到,就绝不会让你做出这种事情。”语气笃定,带着些许无奈,对于这个看起来温柔实际上却要强的很的风神,他也无法干预。

  说起少年的预知能力,风神倒是听到了些传言,虽然并不想在意那些并不属于自己信徒的渔人,但是一路走来总是听到了不少,带着大海咸腥味的潮湿海风带来渔人的闲言碎语传入耳中,大多是些不堪入耳的抱怨。

  他……预知能力出了问题?风神侧耳听了片刻已经知道了情况,他想问问少年,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神力即便是神明也不知源于何处,他没办法帮助少年。于是,风神选择了缄默,只是微笑着和少年一起,走过黄昏时带着残余温度的海滩,两个人并肩,在细软的沙滩上留下一行歪歪斜斜的脚印。

  可风神不知道,这次离别,再见面时已是物是人非。

  少年的预知能力真的出了大问题。

  预知第一次出现岔子的时候,渔人们并没有责怪少年,不过只是找到的鱼群太少,赶不上往日的满载而归,所以虽有微词却并没有提出,只是茶余饭后抱怨几分。

  预知第二次出现错误的时候,渔人们开始惊慌,他们奔波了一天,两手空空,还险些被海浪吞噬,冰冷的海水掀翻了小船,渔人们在海水里挣扎,若不是同行的人多,已经成了海底的一具白骨。

  他在骗人,他的能力已经消失了。第一个人说到。

  再给他一些机会吧,原来他为我们带来了很多。同行的人劝到。

  于是有了第三次错误,渔船被卷入了漩涡,支离破碎,海水浸泡到发白的尸体被潮水冲上海岸,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正是那第一个提出质疑的人。少年也随着人群走到海滩去看,那双无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像是在嘲讽他的无能,渔人的妻儿趴伏在沙地上嚎啕大哭,粗布衣服满是污泥。

  “他是个骗子!”忽然有人高声喊了一句:“他要报复!”

  “妖怪!这孩子是个妖怪!”

  人群轰的一声四散开来,只留下少年站在原地。少年握紧了拳,抬头环视一周远远戒备着他的人,唇抿地紧紧的尽失了血色。想要辩驳,却又无从辩驳,少年慢慢低下了头,指甲深深嵌在掌心,细微的血丝渗出,滴落在沙地上,蒸发成点点褐色的污渍。

  百口莫辩,这确实是他预知能力的差错。

  如果是那位神明大人的话,一定不会出这种差错的吧,一个为了守护自己的子民可以使自己神体受损的神明,一定不会把自己的子民陷于险境吧。

  没有如果,少年闭上了眼睛。

  而在远离海岸的村落,也并不太平。

  不知何时开始,风神守护的村落里渐渐有了这样的传言,洪水是因为这方水土触怒了神明,再居住下去洪水还会再次来临。初始不过只是在破败的村落里,拾掇着朽烂的木柴、埋葬着死去的牲畜时一两个人的闲言碎语。渐渐地又有人加入其中……

  风神只是坐在神社前,青苔渐生的石阶上,安静地看着这一切。人们看不到他,他也无法阻止,只是一边安抚着躁动的风龙,一边注视着第一户人家收拾了行囊,奔赴旅人口中那富庶的渔村,接着是第二家,第三家……

  小小的村落响起了连绵不绝的车轮声,碾过杂草丛生的小路,残垣断壁狼藉的村落里,渐渐只剩下了一些已经走不动路的老人。步履蹒跚的老妇人已经爬不动通向神社的山路,只是坐在最下面的石阶上,晒着太阳,葬送了这个村落最后的生机。

  失去了子民信仰的神明,会怎样呢?神明看着自己的手,因为力量的衰弱已经有些轻微的脱力感,他站起身,掸了掸衣角并不存在的灰尘,转过身往空无一人的神社中走去。

  如果是那个少年的话,说出挽留的话语就能被接受了吧。风神摇了摇头,不,他并不会挽留。

  不知道下一次相约的时间到来时,自己还能不能有力气,顺着河流走到那个小小的渔村,和少年继续再一年的约定呢?

评论
热度(37)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