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双龙组」逆辞 ⑤

*发生在某个阴阳寮的故事

*私设严重

*逆辞


  一目连也的确没有猜错,失去了信徒的神明,衰弱的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快,到了和少年约定好的时候,他已经没有足以离开神社,穿过广袤的原野,到海边与少年相见的力量。


  不过微风带走灰尘,小动物们畏惧人类所感受不到的神力,离得远远的不曾来叨扰,倒也算清净,只有杂草青苔慢慢生长起来,淹没了林间的小径。风龙从那次变故之后,就更喜欢跟在风神身后,寸步不离,没人打理的神社就更阴郁清冷了起来。


  树木遮天蔽日,几度枯荣,不知山中又是几年。神社终究也是凡木所建,经历了风吹雨打,早就褪了颜色,柱子朽折,露出腐烂发黑的内里。远去的村民们是不会回来的,或许他们已经找到了梦想中,富庶美丽的渔村?也许再过一些年月,会有人来到这片废墟上,建立新的村子,然后有新的神明应运而生?


  风神站起身,惊起了一片落在他身周觅食的飞鸟。


  林间有躁动的妖气越来越近,是那些觊觎着这片山林,却始终无法靠近神社的妖怪们,最近多有摩擦,风神也受了些伤。风龙有些惴惴不安地用头轻轻抵着风神的肩磨蹭,换来风神一个安抚的微笑,和落在头顶上轻轻地拍拂。


  "不用担心我,我知道他们并不会回来了,而没有子民的神明,也是会消失的。"神明垂眸,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带着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在叙说的不像是自己的结局一样。风龙有些着急的缠上他的手,试图引起神明的注意。


  "如果我不在了,那这个村子最后的痕迹也不会存在了。"风神轻轻摇了摇头,现在的神力甚至只能驱逐一些作乱的小妖怪。再过些时间,可能就会被小妖怪们打破最后的屏障,被打败,被吞噬,化成他们的妖力,然后,这个村落会被变成妖怪们的栖身之所,所有过去的痕迹都会被磨灭。


  绝对不可以。


  这个村落仅存的,就是自己这个已经失去信徒的神明了。如果,村人们并没有寻找到传闻中富庶的新居所,他们会选择回到这个承载了百十年记忆的村落,如果……那个少年发现自己失了约,循着自己说过的那条河流,逆流而上来到这里。


  风神闭上了眼睛,他还有不能消失的理由。很抱歉,作为风神,吾现在还不能到黄泉的国度。风神心想。


  骨血四分五裂,仿佛每一寸肌肤都被撕裂碾碎又重新组装,狂躁的妖气一分一毫汇聚而来融造出新的,属于妖怪的躯体。剧烈的疼痛让风神的意识有些模糊,风龙难过的蹭着他的手臂,他的手握了握,又无力的松开。


  至少,要和故人道一句离别。


  海神动怒是什么模样?


  水浪滔天,遮天蔽日,渔船如同残叶一般被卷起,拍在礁石上撕的粉碎。哭喊,嘶吼,尖叫——蜉蝣之力,又怎么能和海神的怒气相抗衡,逃跑也不过是徒做无用功罢了。冰冷的海水淹没了一切,暴雨倾盆,残存的渔人蜷缩在高高的礁岩上祈求着海神的饶恕。


  然而海啸并没有持续很久,冲垮了渔村之后不过肆虐了一会儿,天空便又恢复了湛蓝无云。水面平静下来,只随着微风浮动点点涟漪,仿佛刚刚的肆虐只是他们的幻觉罢了。


  渔人们看到,有一个人影静静地站在水面上,水浪亲吻着他的足趾,却并不曾沾湿他的衣角。他就那样安安静静地站在水面上,抬头看着狼狈的趴伏在礁石上的他们,眼神无悲无喜,带着如同海水一般的深沉。


  正是那个被他们逼迫着走入海里的少年,在少年沉入海底的那一刻,海啸突如其来荡平了这一隅渔村。少年抬头沉默的看了他们一会儿,转身,一步步踏着海浪,离开了这片波澜不惊的海域,再也没有回头。


  渔人们这才感到了后怕,他们开始呼唤,开始祈求,可是他们的神子……不,荒,再也不会回头看着他们了。


  这是荒第一次走出渔村。


  来到渔村的时候他没有之前的记忆,之后也只是安静的待在渔村为渔人们卜筮。沿途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很是陌生。荒沿着风神对他提起过的河流,一路向上游追溯,初生的大妖怪还不能好好控制住自己的气息,一路上倒是没有多少不开眼的小妖怪前来打扰,倒也算太平。


  也不是没有走错过路,有时候走到支流的上游,荒就转回来,重新寻觅正确的方向。


  他也曾设想过,再见到那位风神时,会是什么模样,会被直接当做大妖怪赶走吗?


  可他没想过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


  倒塌的腐朽的廊柱和砖瓦,潮湿的青苔和丛生的灌木,一个大妖怪安静的坐在残垣断壁之上,有微风托起他的身体让他不曾沾染地上的泥土,大妖怪俯视着一步步走来的荒,身边躁动的风力渐渐变得平和。


  "没想到我们再见面会是这样。"荒抬起手,仿佛邀请似的:"自我介绍一下,荒。"


  "一目连。"已经堕妖的神明站起身,掸了掸衣角并不存在的灰尘,从空中一步一步走了下来,暗色的龙腾空而起追随在他的身后,他的背后是遮天蔽日的巨树,星星点点的阳光透过缝隙散落下来,织成一片光怪陆离的网。


  就好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


  万千星辰化为参天巨树,冰冷礁石变成一片废墟,甚至连他们都样貌变换,神力消散,变成了两个新生的大妖怪。再次见面,也不需要太多的言语,甚至不需要问彼此发生了什么——一目连将手放在荒的手中,冰凉的温度却让他安心得多。


  "我不想问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那一定是个我不想知道的故事。"


  "很巧的是,我也是。"


  只是在对的时间,遇见了对的那个人,从此冬去春来,几度荣枯,都有人携手并肩而立,一同看过。


  当然,也不是没有分歧,比如前些年一目连初次感受到阴阳术的牵引时,荒就阻拦过他。


  一目连是喜爱人类的,对他来说人类是他看不透也想要接近的一种生物,虽然比起大妖怪漫长的生命来说不过是昙花一现,但是人类有更多妖怪们没有的感情,他想去人类的世界看看,例如,成为一个阴阳师的式神?


  而荒是并不想再接近人类的,于他而言,人类的贪欲和自私看得透彻,一目连是妖,就会受到阴阳师的制约,这让他难以忍受。


  最终,他们还是约下了百年之期,一目连选择了自己的阴阳师,来到了他的阴阳寮中。


  这才有了这个故事的开始。


  "所以荒大人是因为担心一目连大人,才跟着一起来到阴阳寮的吗?"山兔摇晃着长长的耳朵,好奇的趴在一目连身边询问。


  "这就要问他自己了。"一目连回过头。


  荒正低头看着他。


  微风穿过回廊,撩起廊下风铃叮叮咚咚,岁月静好。彼此相伴,便能走向无法预知的未来。


  


  

====Fin====


后记:算是当时刚看到荒传记时的一个脑洞吧,零零散散写了这么久,记录一下自己喜欢上这对儿时候的那种心情。在对的时间,遇见了对的那个人,从此冬去春来,几度荣枯,都有人携手并肩而立,一同看过。

双龙在我心中的般配程度,大抵如此。

评论(12)
热度(29)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