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①

*炮太毒哥,后期有副cp花哥策太

*会长大的√

*自娱自乐,请勿深究

  “小家伙,再往前几步就是我五圣教领地了,若是不想出什么意外,就速速离去吧。”

  

  迷迷糊糊走错了路的小唐门被一条翠色大蟒横亘在身前挡住去路,还没等他从身后解下千机匣作出戒备的姿势,就被人用一枚浆果砸中了头顶。唐秋秋揉着额头,顺着“暗器”袭来的方向抬头看过去——

  

  苗疆的树木要比别处高大茂密的多,放眼望去全是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参天巨树,也难怪他会在这片森林里走错了方向,踏入禁区,唐门和五毒的关系可算不上是什么好邻居。唐秋秋暗自腹诽,眯了眯眼,从叶隙间漏下的阳光晃眼得很,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一个蓝紫色的身影倚在高高的树枝上。

  

  五毒弟子?唐秋秋马上微微下沉了身体,绷紧了神经,看这条蛇……应该是修习了毒经心法的五毒弟子。

  

  师父说过被这种人恨上可最是难缠,因为他那手诡秘的蛊术,若想害你,防不胜防。唐秋秋压低了声音,掩饰住自己的紧张:“在下并非有意冒犯,只是这森林太大,不小心迷了方向,还望前辈莫怪。”

  

  “我可当不起唐门弟子的一句前辈。”那人却是叹了口气,足尖轻点枝杈,飞身而下轻轻巧巧正落在他身前不远处,一直警惕地盯着唐秋秋的巨蟒亲昵的低头蹭了蹭来人的脸颊。唐秋秋这才看清这个五毒弟子的相貌,有些诧异地歪了歪头。

  

  唐秋秋最先注意到的是那一头白发。他的白发不是跟自己见过的外邦人那样,是天生的富有生气的色泽,而是一眼看过去就让人感觉死气沉沉的枯败,仿佛行将就木的老人。他说话的声音是低沉而沙哑的,但他的容貌又极为年轻俊美,甚至可以排的上是唐秋秋见过的人中前几位。他给人的感觉仿佛一潭死水,但眉眼之间都带着青年人的俊秀和朝气,相较之下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他穿的是五毒弟子破军制式的装束,从衣角磨损程度来看,已经穿了有些年岁了,而且从他刚刚出手的速度看,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唐秋秋迅速得出了结论,手紧了又松,最后还是挪开了搭在千机匣上的手。

  

  “在下唐门弟子唐秋秋,此次前来是要穿过森林去往蜀中,可地图不慎遗失……可否烦劳前辈指点一下方向。”这片森林弥散着有毒的瘴气,为了躲避毒雾他不小心深入了内部,等回过神来,包裹和机关翼都被毒雾腐蚀了一部分无法使用,唐秋秋饿着肚子晃了两天,终于遇到了第一个活人——虽然见面并不是那么友善。

  

  “我不知道方向。”五毒轻轻笑了声,摇了摇头:“我看不见。”

  

  唐秋秋这才注意到他虽然睁着眼睛,但是那双眸却并没有焦距,只是飘忽的落在空中,那双眼睛是好看的金棕色,闪动着星星点点仿佛承载了和煦的日光。如果能被这样一双好看的眼眸注视着,应该会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外貌协会成员唐秋秋在心里惋惜的叹了口气。

  

  “五仙教墨央,正好我也要去蜀中置换药材,路我很熟悉只是说不出方向,如果你不急的话可以跟我一起上路。”墨央的声音微有些粗糙的沙哑,但是说话的语调很温和,和唐秋秋以前见过的热情开朗会唱山歌的苗疆小哥们都不一样,也让他稍稍放下了戒心。

  

  “邀请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个唐门弟子,真的没问题吗。”唐秋秋忍不住又提醒他。

  

  “我觉得如果我不愿意,你应该是没法近我的身的。”墨央拍了拍手,轻描淡写的鄙视了唐秋秋的武力值,身边的大蟒跟着点了点头。

  

  确实,自己连看着他的蛇都觉得有莫大的危机,汗毛倒竖,更别说是靠近他本人了。唐秋秋想了想,选择了放弃自己不切实际的念头。师父说过,要优先保住自己的命,任务失败了还可以再来,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这便是唐秋秋和墨央的初见了。

  

  唐秋秋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虽然目盲,但是行为举止又和常人并无不同,甚至于在灌木丛生森林里来去自如,如履平地。虽然看起来不近人情,却意外地自来熟,甚至于要和一个刚认识几分钟,方才还剑拔弩张现在也只不过是交换了名字的陌生人结伴而行。

  

  虽然谜团重重,但目前逃出生天的希望全在墨央身上,唐秋秋只能乖乖跟在墨央身后,同他一起去住处带上草药。

  

  墨央的住处并不远,几道篱笆围成的小院,没几步路便是片湖泊。院里零零散散种着些颜色艳丽的植物,多数唐秋秋都叫不上名字,少数认得的全都是些见血封喉的毒物。而且……唐秋秋僵硬的转过头,正好看见几条色彩斑斓的小蛇和蜈蚣蝎子四散开来,钻进叶底藏了起来。

  

  他能不进去吗……突然感觉进门就有生命危险怎么办,师父,你的宝贝徒弟就要变成毒物的午餐了……

  

  “不想进来就站在外面吧,拿着这个。”听到了男孩儿迟疑的脚步声,墨央歪着头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吊油纸包好的小包。

  

  唐秋秋没敢接,他等了会儿没听到唐秋秋伸手的声音,便自己蹲下身把东西放在了地上,转身推开篱笆门进小院里拿东西去了。唐秋秋盯着油纸包看了会儿,还是捡了起来,思来想去墨央现在也没有害他的理由不是吗……小小的油纸包还微微带着男人的体温,唐秋秋一层一层剥开油纸,露出了两块儿印着小猫爪印图案的桂花糕。

  

  小少年隐藏在面具后面的脸突然就红到了脖子根,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肚子咕咕叫被别人听到了的窘迫,还是差点误会了别人好意的害臊呢?不过,居然喜欢款式这么童稚的甜点……唐秋秋在心里又给墨央加了一条反差属性。糕点软软糯糯的,透着桂花的香甜,也缓解了小少年的饥肠辘辘。落在地上细碎的残渣被蚂蚁搬走,唐秋秋看着蚂蚁来来往往第三次的时候,墨央终于整理好了包裹从院子里出来了。

  

  墨央手上什么都没有,只拿着五毒弟子必备的虫笛,唐秋秋探着头往他身后看去,一只巨大的玉蟾背着一个颜色花花绿绿的大包裹蹦蹦哒哒的跟在他身后,看见唐秋秋还非常人性化的抬头鄙视了一下炮太的身高。

  

  “这是你的干粮。”墨央从玉蟾身上解下一个小包裹和一个小水囊递给他,唐秋秋连忙接过来背在背上,想起刚刚自己的怀疑又红了红脸:“谢谢你的桂花糕,很好吃。”

  

  墨央动作顿了顿,唇角带上了浅浅的笑意:“你喜欢就好,我还没有吃过所以不知道味道如何。”

  

  唐秋秋也没有在意他话里的意思,只是攥着手里的小水囊翻来覆去的揉,忽然被一个凸起硌了一下手,他低头看过去,水囊的侧面用银线绣了一只小小的熊猫图案,圆滚滚的,和他在唐家堡平时抱的那些小团子一模一样。

  

  这个毒哥……浑身都是谜团。五毒这样一个护短的门派,居然会允许一个目盲的弟子单独住在森林外围,而且看他的宠物,似乎是个同时修习了毒经和补天两种心法的高阶弟子。这个水囊也不像是五毒的原产物,小神探唐秋秋忽然来了兴致,把发现的疑点一条条记在脑海里。等这次任务结束,回去问问师父,师父见多识广说不定会知道这个毒哥的故事。

  

  “我们要几日才能走出这片森林?”唐秋秋快走几步追上了墨央,抬起头问他。

  

  墨央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白天瘴气会随着日出升起,到正午才会消散,我们只有下午的时间用来赶路,到蜀中大概是五日脚程。”

  

  “啊?这么远吗……要是我机关翼没有坏掉就好了,我还没学会修机关翼。”唐秋秋瞬间沮丧了脸,不过马上振作起来:“但是我会做机关小猪的,机关翼应该也能很快学会。”

  

  “看不出来,我遇到的还是个唐家堡的天才弟子?”墨央听的好玩,忍不住低头笑了出来开了个玩笑。

  

  他这一低头,原本搭在颈侧的白发微微滑落下去,让一直注意着他的唐秋秋忽然睁大了眼睛。墨央露出的脖颈苍白而纤细,只是有一道从耳后由后向前蔓延到领口里的深深疤痕狰狞地爬在光洁的皮肤上,因为被衣服遮掩,看不出伤口有多长,但能看出当时受的伤绝对是致命的。而且这个形状看起来有些微的眼熟,好像是某种特定兵器伤的……?唐秋秋又开始嫌弃自己没有好好听师父教自己辨别伤口的课,只能忿忿地把这个新发现也记了下来。

  

  察觉到了唐秋秋呼吸的变化,墨央敏感的抬手整理了下头发,遮住了颈侧的伤痕,却也并未多说什么。

  

  江湖浩大,门派众多,纷争自然也是少不了的。唐门和五毒近年来大大小小的摩擦也不少,唐秋秋之前是从未想过自己能和一个五毒弟子和平相处的,出门之前他甚至被师父硬逼着背了许多常见蛊毒的解法,不过目前和这个奇怪的毒哥相处的,似乎还不错?

  

——TBC——

评论(1)
热度(16)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