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②

*


  入夜。


  唐秋秋一边用木棍拨弄着篝火堆,一边转动着手里穿着山鸡的一支弩箭,拔了毛的山鸡在火上烤的滋滋作响,油光闪闪,散发着颇为诱人的香味。墨央裹着薄毯抱着机关小猪靠在一边的树下闭目养神,篝火的热度让他苍白的脸上都泛起了一抹红晕。

  

  墨央绝对不是个好的旅伴,唐秋秋又翻了翻烤鸡,确保没有被烤焦。墨央的眼睛看不见,所以也不会生火,怕自己灭火时漏了点火星在森林里酿成大错。他夜里本打算找棵树窝一晚的,可苦了怕冷的小唐门,唐秋秋二话不说包揽了生火的任务,免得自己在南疆潮湿冰冷的秋夜里被冻成鹌鹑。

  

  晚餐由墨央的蛇友情提供,这次跟墨央出门的是五圣教弟子常带的双生灵蛇,那条看起来就分外吓人的翠色大蟒被留下看家。唐秋秋看到两条蛇缠在一起腻腻歪歪的爬过来,一条叼着山鸡一条衔着放满山菌的小篮子时,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你们五毒的宠物这么高级的吗。

  

  “可以教我的机关小猪打猎吗?”唐秋秋满眼憧憬的掏出了机关小猪塞到墨央怀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毒哥抱着圆滚滚的小猪一头雾水地歪了歪头。

  

  “算了,你去旁边歇着,我给你露一手,当初还没入门的时候我经常和小伙伴一起抓……”唐秋秋突然顿住。

  

  “抓邻居养的鸡偷偷烤来吃。”墨央却帮他补了一句。

  

  “不是吧你怎么知道的……哎呀不提了,让我师父知道又要说我给唐家堡丢脸了。”唐秋秋一拍脑门,强行岔开话题。

  

  墨央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怀里异常乖巧听话的机关小猪,提着小猪的耳朵翻来覆去的摸摸捏捏。双生蛇贴心的衔来薄毯,玉蟾蹭了蹭他的腿试图当呱太靠垫,被拍了拍头赶到一边。墨央倚着树坐下来,小猪绕着他脚边咔哒咔哒跑了两圈,抖着四条小短腿一头钻进了他怀里不动了。

  

  重色轻主人的小猪,拔着鸡毛的唐秋秋默默地在心里把小猪大卸八块。

  

  把山鸡开膛破肚,取出内脏就地掩埋,在腹腔内塞满新鲜的山菌,用一支没有淬毒的干净弩箭穿起来,架在熊熊燃烧的篝火堆上熏烤,想到即将入口的美味,唐秋秋就忍不住擦了擦嘴,好久没吃过自己做的烤鸡了,不知道手艺退步了没有。

  

  “好了好了,烤好了。”唐秋秋把握好火候就把烤鸡取了下来,正准备喊墨央,一扭头却发现他已经搂着小猪靠在玉蟾身上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胸口平稳地起伏。

  

  这么不设防的吗。

  

  唐秋秋往前一步,原本趴在墨央身边一动不动的双生蛇突然直起了身子警惕地盯着他,唐秋秋又收回了踏出的步子,哭笑不得的双手举起烤鸡以示友好。双生蛇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半晌,确定他真的没有恶意,才扭着缠在一起的身子爬回原处盘成一团。唐秋秋这才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轻手轻脚地在墨央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寻思着要不要喊醒他。

  

  墨央睡得很不安稳,眉头微颦,长长的浅色的睫毛轻轻颤动着仿佛马上就会醒来,他的睫毛也是一种偏白的色调。唇颤动着,似乎在说什么梦话,唐秋秋屏住了呼吸去听,什么也没听清。眼看着他似乎被梦魇缠上似的,唐秋秋伸出手,用没沾到油星的手背贴了贴他的侧脸:“墨央,醒醒。”

  

  “……嗯,抱歉,现在几时了。”墨央似乎是习惯性的鼓起脸颊轻轻蹭了蹭他的手背,两个人都是一愣,然后闪电般的分开。

  

  “刚入夜,山鸡烤好了,我想问你要不要吃一点。”唐秋秋感觉脸上有点发烫,连忙拿出了烤鸡转移话题。

  

  然后他发现自己做了件天大的错事。

  

  墨央看不见,所以,需要唐秋秋同学……喂食。唐秋秋把烤鸡腹内吸收了浓郁汤汁的山菌剖出来,串起一串递到墨央面前,他觉得自己的声音一定在发抖:“如果沾上油腥会很难清洗,你不要用手拿。”

  

  “你的手艺不错。”墨央凑近闻了闻,试探着咬下一朵山菌细嚼慢咽,鲜香的口感让他毫不吝于对唐秋秋厨艺的夸赞。

  

  “那是,我的手艺还用说?你再尝尝这个……”唐秋秋得到了夸奖眉开眼笑的撕下一条鸡腿继续献宝。

  

  墨央也就听话的乖乖咬了一口。

  

  不过比起来鸡肉,他还是更喜欢山菌一些,一口一个山菌吃的欢快,于是被咬了一口的鸡腿就留给了唐秋秋。唐秋秋看着那个牙印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一张小脸瞬间泛起了红,庆幸着还好墨央看不见,他小心翼翼的拿起鸡腿错开牙印咬了一口。

  

  嗯,真的很好吃,手艺没退步。

  

  吃完的骨头被墨央的玉蟾毁尸灭迹,也正好省了丢掉的时间。等唐秋秋去远处洗完手回来的时候,墨央已经在自己的宠物的帮助下清理了地上的落叶,铺上了厚厚的毯子,玉蟾和双生蛇分趴在两边负责警戒,还有一只刚刚没发现的巴掌大的蓝紫色的小蝎子在草丛里爬来爬去。

  

  “你睡这边,我睡这边。”墨央弯腰在毯子中间放了一根小树枝,标明所有权一样轻轻拍了拍一边毯子:“这边是我的,不准过界,记住了吗。”


  你是小孩子吗!真·正太·唐秋秋嘴角抽了抽,但还是乖乖窝在了自己那边和墨央背对着躺下了,但是他还真睡不着……不提玉蟾直勾勾盯着他的闪闪发光的大眼睛,现在在他头顶那片空地走来走去的那个,是墨央的小蝎子吧,这让一个警惕性极强的唐门弟子怎么睡。

  

  唐秋秋可以算得上是个闷骚,早先他刚入门的时候因为话实在太多,时不时就会带出一两句机密来,惹得他那个面冷心更冷的师父专门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特训,练就他一手高超的脑内吐槽技术。任凭他脑内惊涛骇浪天崩地裂,嘴上至少是知道上了锁,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了,但问题是,他的心理活动太多,导致他现在完全睡不着了。


  墨央睡着的时候,呼吸声是很轻的,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唐秋秋听不见他的动静不禁有点害怕,只觉得背后一阵阴风凉飕飕的,于是悄悄翻了个身,看着墨央的后背发呆。因为躺下,他的发丝完全遮不住侧颈的伤痕,唐秋秋把伤痕看了一遍又一遍,牢牢的记在心里,准备以后回唐家堡时查查兵器谱,作为一个杀手,他很不喜欢自己无法掌握情报的感觉。唐秋秋不禁在心里感叹墨央这样看起来与世无争的人居然也有人下得了这么狠的手,看起来完全不只是想要他的命,还带着折磨的意味。如果是自己要杀人的话,绝对不会让任务对象痛苦太久的,杀人是杀人,折磨人可不是他们这行的爱好。


  想到以往出的任务,唐秋秋眼神里不自觉带上了一丝杀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原本应该熟睡的男人忽然单手撑地翻过身,双腿压制住他的下肢,腰部发力跨坐在他身上,一手扣住了他的右手脉门,一手准确无误的锁住了他的咽喉,微凉的手指紧贴在他的颈侧动脉处,唐秋秋甚至能感觉到男人手指上一层粗糙的薄茧,唐秋秋并不怀疑只要他敢反抗一下,墨央会毫不犹豫拧断他的脖子。


  唐秋秋大气都不敢出,直面死亡的感觉让他寒毛直竖,忍不住睁大了双眼,逆着朦胧的月光看过去,能看见墨央也低头似乎在注视着他的样子,那双盲了的眼似乎能看到似的,凉凉的直透到他心里去。双生蛇和玉蟾都悄悄直起了身子,唐秋秋知道自己如果一个不慎,估计骨头都不会剩下。


  就像晚餐那只烤鸡一样,任人宰割,毫无还手之力。


  墨央慢慢的俯下身,直到唐秋秋感觉到到那枯败的发丝扫在自己脸上,痒痒的,他却一动都不敢动,他甚至能感觉到现在他们两个的姿势有多暧昧,可他一点旖念都不敢起。


  墨央仿佛是在确认什么似的,指腹顺着他的侧颈来回摩挲,最后轻轻摇了摇头,慢慢松开了手,从唐秋秋身上起身离开,越过那根用来划界的小树枝,回到了自己那半边毯子躺下。


  “下不为例。”


  唐秋秋听到他温和的和往常一般无二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完了这一遭,后背的衣服甚至被冷汗洇湿,心跳快的可怕,鼓膜躁动着心跳声的震耳欲聋,急促的呼吸提醒自己还存活着。


  这个人……手上一定沾过鲜血,而且数量应该还不少,察觉到恶意的瞬间便爆发出的杀气硬生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只有常年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人才能办到吧。唐秋秋在心里给自己了一个大耳刮子,我让你管不住自己的杀气,差点死了吧。


  冷静下来之后,唐秋秋把心里对墨央的印象,划掉了不设防这一项,标上了极度危险,加上了三个血红的感叹号。


  师父,不肖弟子现在觉得自己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去给您老人家养老送终。


  夜还很长,可怜我们的小唐门,今天要失眠了。


———TBC———

评论(1)
热度(16)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