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④

*      


  唐秋秋,男,十五岁,初恋,喜欢上了自己的任务目标。
  
  听起来这似乎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唐秋秋经过三个时辰的深思熟虑,决定放弃这段感情,先不说他们两个身份的差别,唐门弟子和五毒弟子,门派之间的那点恩恩怨怨注定这段感情得不到太多的祝福,或许还会被追杀。再说以他们两个的武力值……唐秋秋缩了缩脖子,再别说墨央对他并没有别的意思。
  
  墨央这个人,越接触越会好奇他身上的谜团,越好奇就越会被他吸引,就仿佛扑火的飞蛾,明明知道那是致命的诱惑,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接近,直到焚烧殆尽。他难以接近,却又让人想看看什么样的人会得到他的青睐,会让他露出带着深情的笑容。
  
  还是放弃比较明智。
  
  秋天的山林,扑簌簌散落了一地枯枝败叶,走上去深一脚浅一脚的咔嚓咔嚓作响,然而刚入秋没多久,依旧是遮天蔽日的阴暗,估计这次完成任务回唐家堡的时候,应该会比现在明亮点。唐秋秋眼看着几片落叶打着转儿挂在了墨央头发上,刚准备提醒他,就看见上方一颗看起来沉甸甸的熟透了的紫色果实啪的一声脱了藤蔓,朝着墨央头上就落了下来。
  
  “小心!”唐秋秋连忙出声提醒,伴随着急射而出的暗器试图将它推离下落的轨道。
  
  然而这下捅了大篓子,在暗器戳到果实的一瞬间,紫色的小果子砰的一声轻响爆开,汁水四溅,洒了墨央满头满身。墨央抬手摸了摸,指间黏腻腻的手感让他脸色变了又变,让唐秋秋以为他马上就要发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试图把自己缩成一团,假装不存在。
  
  “对……对不起!”唐秋秋感觉自己在墨央眼里的印象分,一定到达了最低谷,声音都开始打颤了。
  
  墨央深呼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摇了摇头:“我去清洗一下,不然一会儿干掉了会更难处理。”他又转过来低头,似乎是在看着唐秋秋的方向,虽然脸侧柔软的头发被果汁果肉糊成一团,也并没有影响他的气质,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其实我躲得开的。”
  
  唐秋秋罪恶感更重了。
  
  “如果你身上溅到了最好也洗一洗,不然气味会很难闻。”墨央走了两步,还是停下了好心提醒了一句:“而且,会很遭毒虫喜欢。”
  
  唐秋秋想到那些五彩斑斓的毒虫争先恐后德爬到他身上……两眼一翻,十分干脆的晕倒了。唐秋秋怕虫,可以说跟他小时候捅了马蜂窝被追了十里山路;从邻居家偷鸡,结果在鸡窝里被蜈蚣叮了一口;小破屋里夏天铺天盖地的蚊虫脱不了关系,可以说是他的心理阴影了,也幸好墨央的小蝎子不算太大,而且胖嘟嘟的看起来很是可爱,他还可以忍受,如果让他看见手臂长的风蜈,估计当场就会昏过去。
  
  “他怎么了?”墨央听见咚的一声就没了动静,低头询问双生灵蛇,灵蛇对着唐秋秋鄙视的翻了个白眼,蹭了蹭墨央的手划来划去。
  
  “吓昏了?”墨央又好气又好笑,他不过是随口一说,这小唐门怎么这么不经吓,还是弯腰摩挲着准备把唐秋秋一并带走,把这小孩留在这儿被毒虫吃了他上哪儿赔唐准一个这么有意思的小徒弟,是不是?指尖先碰到的是唐秋秋的额头,墨央的手顿了顿,往下绕开了他的脸颊,把人翻了个身提了起来,循着记忆里的位置找溪流去了。
  
  唐准,唐秋秋,秋秋,球球。
  
  还真是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的名字。
  
  墨央轻轻念了一遍,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他不觉得遇见唐秋秋是个偶然,可能唐秋秋以为自己能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只是,机关小猪耳朵上隐蔽的刻了一个小小的“准”字,便一切都前功尽弃了——小鬼,你该庆幸遇见的是我,而不是跟唐准有渊源的其他人。
  
  不然你这条命早就没了,只是他现在有点好奇,唐准那张脸,在知道唐秋秋遇见了他之后,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唐秋秋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提着后领子挂在了一棵树的树杈上,他蹬着腿晃荡了半天好不容易从树杈上把自己拯救下来,也得亏唐家堡制服质量好,不然这个折腾法早就破个大洞了。
  
  这是一处水潭,在山林里并不少见,清冽的溪淌过洼地,汇成明镜般的一汪水,不深不浅,周围垒了一圈石头,证明这里有人来过,附近散落着野兽的足迹,开着几朵唐秋秋叫不出名字的小野花。然而唐秋秋的注意力并没有落在这山涧清泉的景色上,而是准确无误的锁定了侧坐着对着他的墨央的侧脸。
  
  墨央的头发已经清洗干净了,恢复了原有的纯白色泽,湿哒哒的滴着水,被他伸手挽在耳后,露出消瘦的面颊和脖颈上不规则的伤痕,唐秋秋这才发现,他的伤痕其实是蔓延在整个上半身的。浅粉色的伤疤散落在苍白的躯体上,却并不让人感到丑,反倒有种诡异的美感。墨央很瘦,但并不是那种病态的瘦,唐秋秋能看见他身上锻炼有素匀称流畅的肌肉线条,而墨央则用手又鞠起一捧泉水,清洗着后背上沾上的汁液——
  
  没错,正是一副美人出浴图,以唐秋秋的视角,甚至能看见澄澈的溪水里墨央相对其他男人来说有些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笔直的双腿,这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可怜来说,刺激稍微有点大,至少唐秋秋同学忽然就变成了熟透的小炮太。
  
  双生灵蛇发现了唐秋秋,用头顶了顶墨央的后背提醒,墨央动作慢慢停了下来,抬起手稍稍遮掩了一下脖颈:“你醒了的话就清理一下自己。”
  
  这就是警告了,唐秋秋也知道自己的注视有一些唐突,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注视想触碰墨央的疤痕,想了解这些疤痕的历史。是为了任务,唐秋秋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我的任务。
  
  唐秋秋在下游的溪流照着影子检查了一下自己,并没有沾上那些奇怪的果汁,让他松了一口气。倒映在水里的少年容貌俊俏,只是脸上带着羞涩的红晕,唐秋秋深呼吸几口气,把脸埋进了溪水里。
  
  冰冷的水流冻得他打了个哆嗦,带走了几分他脸上的热度,也平复了他越发快速的心跳,流水声,远处的鸟鸣声,落叶飘落的细微声响,上游墨央发出的水声……完蛋,又想歪了,唐秋秋撇了撇嘴唾弃了一下自己。
  
  等等,这么冷的水,墨央居然还敢洗澡?唐秋秋迅速抬起头抹了把脸上的水,二话不说跑回去准备教育一下这个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的任务目标。
  
  墨央已经穿好了衣服,不是他原本那套破军制式的衣服,而是一套他放在包裹里的没什么门派特色,看起来很朴素的便装。他原本的衣服被简单的清洗后叠好放在了一个单独的包裹里,应该是到镇上方便清洗干净。但是唐秋秋的视线完全落在了他散落下来的湿哒哒的头发上,水洇湿了他的衣领,留下一圈深色的痕迹。
  
  听见唐秋秋因为有些气加重了的脚步声,墨央歪歪头,露出一脸无辜又茫然的表情,看得唐秋秋气不打一处来:“你就这么想伤风吗。”唐秋秋一个箭步冲上去,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入手是如同寒冰的温度,唐秋秋比划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他大概到墨央的下巴,算起来再过两年他就可以穿上正式弟子的制服,到时候就不会被当成没有经验的小孩子了。唐秋秋拉着墨央的手找了块平整的地方坐下,把机关小猪往他手里一塞,墨央就安安静静地抱着小猪坐好,抬头等着他下一个动作。唐秋秋哼了一声,拿出布巾:“我现在要帮你擦头发,先说好,不许打我。”
  
  “……好。”墨央点了点头。
  
  唐秋秋这才放心大胆的绕到他身后,跪坐好,让他微微后仰靠在自己怀里,对着自己好奇已久的白发伸出了手。墨央的头发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柔软,让他动作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了起来,生怕不小心扯断几根头发,墨央靠在他怀里的时候起初很是僵硬,不过慢慢也放松了下来,冷风吹过的时候还有些微不可查的往他身边又靠近了些,唐秋秋都一一记了下来。
  
  是为了任务,唐秋秋再次告诫自己。
  
  为了任务……个头啊!所以你为什么这么怕冷还要用冷水洗澡啊!你是洁癖吗!
  
  任凭唐秋秋在心里咆哮,墨央也一直没有说话,唐秋秋不敢打扰他,等到头发擦干的时候,唐秋秋才发现墨央抱着小猪安安静静地轻倚在他怀里,呼吸匀称,似乎是睡着了。鉴于他对没有杀气的触碰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唐秋秋心理斗争了一会儿,还是从背后伸手覆上了墨央冰凉的手背,握住了他的手。
  
  我这是为了帮他暖暖手,只有墨央认识路,如果他病倒了我就要被困死在这片森林里了,对,就是这样,唐秋秋再次在心里催眠自己。
  
  不过唐秋秋,你不觉得自己的腿会先麻掉吗?
  
————TBC————
  

评论(5)
热度(19)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