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⑤

*     二         


*新人物年龄:墨千冢26,连昭16


  在那之后,唐秋秋和墨央的关系莫名的好了不少,代价是他腿麻的在地上躺尸了半个时辰,不过……唐秋秋看着墨央拿走了放在两人中间的小树枝,还挺赚的不是吗?

  

  往后也就相安无事了,唐秋秋也熟悉了在森林的行走方式,倒是再没出什么幺蛾子,就这么一路顺顺遂遂的到了广都镇。

  

  “到了这里你应该不会再迷路了吧?”墨央有些疑惑的问一直跟着他到客栈里的唐秋秋:“还有什么事情吗?”

  

  啊分别来的太快我还毫无防备,他这是在赶我走嘛,我要用什么理由留下来,他缺不缺一个随叫随到的小助手……唐秋秋脑海里瞬间闪过了无数条念头并持续刷屏。

  

  墨央看他不说话,心里也有了计较,摇了摇头:“我与人有约,不过你要是无处去,可以先跟着我。”

  

  唐秋秋瞬间又有了欺负好人的罪恶感。

  

  墨央顿了顿,递给他一个小荷包:“记得上次我给你的桂花糕吗,店家离这儿不远,你帮我买几个回来好吗?”

  

  客栈前院是个酒楼,后院才是客房,墨央支走了唐秋秋,玉蟾和双生蛇被留在了客房里。他点了一些糕点茶水,坐在二层窗边雅座上,蜀地来来往往的江湖人士众多,茶客们也对墨央头顶趴着的小蝎子见惯不怪,都晓得他是五圣教弟子,也没人不开眼的招惹他。


  墨央抿了一口茶,在心里算着时间,还没等多久,就有人拉开了他身边的椅子,毫不客气的坐下。他这才露出了一个极淡的笑容:“我就知道,你应该早就到了。”

  

  唐秋秋回来的时候,刚一上楼转过拐角,就看见了墨央身边坐了个陌生人,跟墨央很是亲昵的样子,让他不由蹬蹬蹬加快了步伐。

  

  那是个乍一看清逸出尘,文质彬彬的男人。身量高挑,容貌俊逸,穿着万花谷的服饰,举手投足都带着儒雅的书生气质。然而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翘着二郎腿,一手托腮一手伸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墨央的脑门,墨央也没气,坐的端端正正的任他动作。

  

  唐秋秋忽然觉得莫名有些气闷,墨央这脾气,他对你没有杀气你就任他欺负吗。还有那个花哥,没看见他眉心那一块儿都被点红了吗,还戳!小少年脚步加快,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拉开花哥的手,哐的一声把揣着的糕点放到桌子上挡在两人中间:“我回来了。”

  

  “我说刚刚是谁瞪我呢,央央你这是哪儿逮的小炮仗,醋味儿这么大的。”花哥托着下巴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下唐秋秋,又伸手捏了块儿核桃酥递到墨央嘴边喂他。

  

  唐秋秋瞬间觉得更气闷了。

  

  “别乱说,我们只是结伴而行几天而已。”墨央乖乖吃了核桃酥,他不是很擅长吃甜食的样子,腮帮子鼓鼓的慢慢嚼,说话有些口齿不清,像只小松鼠似的。

  

  唐秋秋顿时蔫了不少,不过感受到花哥戏谑的眼神马上又打起精神:“这位前辈好,晚辈唐秋秋,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

  

  “墨千冢。”花哥伸手抿掉墨央嘴角的糕点屑,擦了擦手,慢条斯理的回答:“我觉得这个前辈我还是当的起的。”

  

  ……卧槽,何止是当的起,吓死炮炮了好吗。唐秋秋是认识这个名字的,墨千冢,近些年来颇为有名的一个极道魔尊。据说他原名墨千衷,曾是万花谷弟子,后来因为杀人如麻叛入了恶人谷,改衷字为冢,云游四方,没人知道他的长相,传闻中说他青面獠牙,身高九尺,三头六臂,是个能止小儿夜啼的狠角色,前不久他还在江南灭了当地一个富户满门。

  

  没想到居然是个看起来如此俊美的青年人。

  

  等等,为什么墨央会认识这么危险的人物?唐秋秋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握住墨央的手戒备的看着花哥,生怕他突然发难,虽然不清楚他们两个武力值谁高谁低,还是小心点好。唐秋秋迅速在脑海里把江湖传闻和墨千冢有关系的毒哥回想了一遍,可没有一个和墨央对的上号的,年龄最相似的那个几年前也已经过世了。

  

  “不用担心。”墨央被他握住的手微微僵了下,又放松下来,用另只手拍拍他的手背示意他放开。

  

  墨千冢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慢条斯理的开口:“小鬼,你对我的恶意太明显了,如果不是央央认识你,我可能会把你的头拧下来打包送回唐家堡,出门在外学会收敛着点,别总给大人惹麻烦。”就算是说着这样的话,他的语气也温柔的像在念一首情诗,说着又往墨央嘴里塞了块儿核桃酥,把好不容易吃完一块的墨央给噎住了。

  

  “……前辈说的是。”虽然这话难听,但是唐秋秋也不是笨蛋,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出了错,认下了这个批评。

  

  “你的小跟班呢?”墨央喝了口茶,终于把核桃酥咽了下去,打断了他俩的剑拔弩张,他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我刚刚听食客提起,你又为了他杀人了?”

  

  墨千冢脸色瞬间变了:“啧,我杀人是因为他们惹到了我,不是为了那个麻烦精,那个狼崽子我迟早把他给扔了。”

  

  麻烦精,谁?狼崽子?

  

  唐秋秋一头雾水的还没明白过来,就看见一抹红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门口窜过来,准确无误的扑向了这个大杀星,然后……抱住了他的大腿。

  

  “不准哭!”

  

  可惜墨千冢这话说晚了,看打扮应该是天策出身的少年吸了吸鼻子,汪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先生你不要我了吗!”

  

  周围的食客悄悄瞩目,被墨千冢一个杀气十足的眼神都给瞪了回去,然而趴在他腿间哭唧唧的少年却是没在怕的,他还悄悄挪了挪身体让自己趴的更舒服了点,两根须须一颤一颤的,被墨千冢一把揪住。

  

  墨央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扯了扯唐秋秋的袖子悄声问:“他们现在是什么姿势?”

  

  “那个……嗯,天策抱住了墨千冢前辈的大腿。”然后把脸埋在了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唐秋秋看的心惊肉跳的,生怕下一秒策太就会被大煞星斩于桌下,血溅当场。

  

  听见其他人的声音,策太这才抬起头,不忘扯着墨千冢的衣角擦了擦鼻涕眼泪,气的大魔王翻了个很不书生气的白眼。

  

  “央哥哥!好久不见!”中气十足的打招呼,完全看不出刚刚他还哭的昏天黑地的。他又看到了唐秋秋,咧开嘴露出了一个笑:“还有这位不知道叫什么但是看起来像个好人的唐门小哥哥,你好啊,我叫连昭。”

  

  “昭昭还是这么精神。”墨央摸索着捏了一块桂花糖递给他,策太马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嗷呜一口吃掉。

  

  “放屁,他这是跟你们装乖呢,这家伙一肚子坏水儿。”墨千冢哼了一声,提着策太后领子扯回来,抬起大长腿哐当一声踹开门:“行了行了我还有点儿事儿要去做,改天再找你叙旧哦吾爱。”说罢把策太往门外一扔,在策太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轻功运起,踏着屋檐飞走了。

  

  您可别回来了……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唐秋秋咔哒咔哒地扭过头看着墨央:“他刚刚叫你什么?”

  

  这可是个大问题,唐秋秋低头比对了下自己的小身板和花哥的身材,又想了想武力值的差距,瞬间如遭晴天霹雳,蔫了不少。

  

  “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墨央揉了揉被墨千冢戳疼的眉心,这个哥哥,还是这么不正经。

  

  你看吧我就知道,他们关系看起来那么好,而且放在一起那么和谐,一定是情……哎?哥哥?唐秋秋大脑忽然当机了。什么情况,我是不是忽然知道了什么非常不得了的江湖秘闻,机关小猪快告诉我我会被大魔王灭口吗。

  

  不过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反应过来之后,唐秋秋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一巴掌,唐秋秋你在庆幸什么鬼,你是真想栽进去是吗!

  

  “哎呀,糕点铺子的找零我忘了拿了!”唐秋秋忽的站起来,在墨央疑惑的表情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没走多远,他就在拐角看见了一脸气定神闲的墨千冢,和嬉皮笑脸的连昭。唐秋秋吸了口气,刚刚墨千冢走的时候给他使了个眼色,果然是这个意思,就是不知道找他出来是想说什么,不过十有八九是和墨央有关。

  

  “小唐门,你是不是喜欢央央?或者说,他跟你的任务有关系?”

  

  果不其然,第一句话就让唐秋秋噎住了。

  

  墨千冢挑了挑眉,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我也懒得管你跟谁有什么关系,就跟你说一句,敢伤他分毫,我就杀上你师门。”

  

  “先生,他师门就两个人。”连昭小声提醒。

  

  “别打岔!”墨千冢一巴掌糊连昭脑门上把人按下去,又扭过头盯着唐秋秋看了一会儿,看得唐秋秋心里一阵发怵。

  

  “小鬼,你的眼睛看着还挺真诚的。”墨千冢最后笑了笑,提着连昭裤腰把人夹在胳膊下面就走了,远远的还能听见策太不满的抗议例如先生你都没夸过我好看等等。

  

  唐秋秋站了一会儿,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师门两个人,他怎么知道的?

  

————TBC————

评论(6)
热度(14)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