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⑥

*前文:          番外一

*搞事情。


  墨央和墨千冢虽说是兄弟,但是两个人从相貌到性格全然不一样,至少,唐秋秋宁愿和墨央一直呆在一起,也不想再和墨千冢见一次面。

  

  回到客栈以后,墨央没有再过问为什么他还不走,还问要不要再帮他定一个房间。倒是让唐秋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不知道墨千冢知道自己多少东西,知不知道墨央是自己的任务目标,自己那点小心思似乎都被剥开来展现在光天化日之下,无所遁形。

  

  这似乎是一种煎熬,让他觉得有所隐瞒的自己再没什么理由赖在墨央身边不走,再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分别的时刻在这一刻显得无比明晰,唐秋秋蔫了吧唧地趴在桌子上,甚至想要不要说出真相好了,但是作为一个唐门弟子的职业操守又让他马上否决了这一点。

  

  “啊。”

  

  墨央忽然小小的惊呼一声,唐秋秋马上跳了起来,紧张的凑过去:“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这里有根木刺。”墨央展开手给他看,他的手心被木刺扎了一个小伤口,渗出了一滴血珠。刚刚他在房间里扶着墙壁适应环境,没想到会被窗框上毛糙的木刺伤到。

  

  唐秋秋连忙握住他的手帮他清理出伤口里的木刺,二话不说掏出伤药把墨央的手里三层外三层包成了个粽子。

  

  “其实没有那么严重的。”墨央挥了挥被裹成一个球的手,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包扎技术,是怎么出师的?

  

  唐秋秋又只能不情不愿的把自己包的粽子解开,露出墨央骨节分明的消瘦的手。本就不是什么大伤口,伤药也是好的,这么折腾一会儿已经结了痂。

  

  “到了这儿你一直有心事的样子,跟你的任务有关?”墨央也就任由他握着手。

  

  唐秋秋咬了咬牙:“那个,我要走了。”

  

  他想,他需要时间来想想自己到底要做出什么选择,以后要有什么安排。而在墨央身边,每分每刻都会情不自禁的注视着他,被他所吸引,再也无法思考更多,简直上了瘾一般,他渴求着和墨央的对话,接触,了解,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畏手畏脚。

  

  墨央微微怔愣了一下:“要走了吗?”

  

  “嗯……对了,你还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吧。”唐秋秋岔开话题,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讨论过多,他觉得再待一会儿他又要没有决心离开墨央回唐家堡了。

  

  墨央没有说话,是默认了。

  

  唐秋秋解下面具,在出了森林之后他就戴了回去,在有别人的地方被看到总是不太好。他握住墨央的双手,抬起,轻轻放在自己脸侧:“我想让你记住我的样子,作为……嗯,这些天颇为合拍的朋友?”

  

  唐秋秋你个怂包。

  

  墨央的手因为覆了一层薄茧,显得略有些粗糙,他的手很凉,一直也暖不热,这是唐秋秋知道的。墨央现在在用手指描摹着他的五官,这个认知让唐秋秋不禁有些心跳加速,口干舌燥。从额头,到眼角,到紧闭的眼睛——墨央甚至还用手拨了下他的睫毛,到鼻梁,到脸颊,到唇角,到下巴。

  

  唐秋秋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很有信心的,他一直自诩为唐家堡年青一代的颜值担当,虽然大家都当是个笑话。唐秋秋小时候营养不良,个子长得晚,这两年才有些突然拔高的趋势,制服半年一换,晚一点裤子就短到露出了脚踝。按这个趋势算下来,用不了一两年他肯定能比墨央高。他的脸是有些没有褪去的婴儿肥的,显得很是圆润,平时唐家堡的师兄们都喜欢捏捏他的小圆脸,完全不顾唐秋秋的强烈抗拒,这让男子汉唐秋秋很是生了好久的闷气。

  

  以后绝对不能再让别人捏脸了,唐秋秋在自己心里下定目标,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从不给别人捏脸开始!

  

  正想着,墨央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颊软软肉。

  

  ……啊。

  

  还是可以给捏脸的,唐秋秋屈服了。

  

  “很可爱。”墨央松开了手,做了个总结。

  

  虽然经常被同门夸奖长得可爱,眼睛水汪汪的像小动物似的,如此这般,但是被墨央说长得可爱,让唐秋秋心里很不舒服。我喜欢他,他却把我当成可爱的弟弟,还有比这件事情更悲催的事情吗?唐秋秋鼓了鼓脸颊,握住了墨央还没收回去的手。

  

  “我会长高的。”唐秋秋说。

  

  “嗯?”墨央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

  

  “我会努力学习武艺的。”唐秋秋深呼吸了一口气。

  

  “嗯。”墨央点了点头。

  

  “我以后休息时间,可以去找你吗?”唐秋秋得寸进尺。

  

  “可以,如果你不会走丢的话,不过只能你一个人来。”墨央想到这是个小路痴,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我,我不是小孩子了。”唐秋秋被他笑的有些羞恼,握住他的手抬起,低头轻轻吻了吻墨央微凉的指尖:“就是这个意思……”

  

  然后转身抓起自己的小包裹,夺门而出,撒腿就跑,创了有史以来使用轻功的最快速度。

  

  唐秋秋你个怂包!

  

  不过还好他跑得快,因为下一秒另一边窗户就被万花大魔王一脚踹开:“小兔崽子你在干什么!!!”颇有一副要把人抽筋扒皮当场拿下的架势。

  

  “我就知道你在。”墨央无奈的摊了摊手。

  

  墨千冢看人已经跑了,马上换了张脸,也懒得再演戏,全然看不出刚刚暴跳如雷的模样,拉开椅子大剌剌的坐下来:“你对这个小鬼也太偏心了吧。”

  

  “此话怎讲?”墨央一脸无辜地歪了歪头。

  

  “行了行了人都走了……”墨千冢最受不了自家弟弟这样子,摆了摆手:“上个敢碰你手的人,被做成花肥了吧。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点儿喜欢这个小鬼?”

  

  “有吗?”

  

  “你真该看看你现在脸红的样子,欲盖弥彰。”墨千冢翻了个白眼。

  

  墨央抬起手,用手背碰了碰脸颊。

  

  热得发烫。

  

  墨千冢看他沉默了下来,挑了挑眉:“怎么着,你不怕再死一次?再给你收一次尸我是不嫌麻烦,就是小狼崽儿肯定会哭个不停。”

  

  “那是我自己的选择。”墨央轻轻一笑,不再说那次的事。

  

  “所以我说你才是真正麻烦的那个。”墨千冢支着下巴看他:“不过都好几年了,我感觉,也快好起来了吧,你们五圣教的凤凰蛊这么没保质期的吗?”

  

  墨央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伸出手:“大概还有一年时间。”

  

  “行,你努努力,这一年可千万别又给自己玩死了。”墨千冢说完站起身,掸了掸衣服的褶皱,往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又转回来往窗户走过去:“我是真心把你当弟弟的,别让我失望。”

  

  “知道了,哥哥。”墨央侧过脸,似乎是在看着他一样:“你再不回去,昭昭又要大呼小叫的挨门挨户找你了。”

  

  “……卧槽。”墨千冢一拍脑门,夺窗而逃。

  

  墨央抬起手又碰了碰自己的脸颊,温度渐消,似乎已经褪去了红晕,他轻轻摇了摇头,走过去关上了窗户。

  

  再说这边,唐秋秋刚跑出门就在心里给自己了个大耳刮子,唐秋秋你话不说清楚就跑,完了完了完了要被讨厌了下次完全没有脸面去见墨央怎么办我要不要带上大礼负荆请罪我怎么一个没忍住就亲了呢,虽然只是亲了手……打住,唐秋秋你还想亲哪里?

  

  以至于他坐上了隐元会的马车时还捂着脸,满脑子混沌。

  

  这次任务简直,糟糕透了。

  

  唐秋秋回到唐家堡时正是夜晚,隐元会的马车向来是昼夜兼程的,因为还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和隐元会作对,所以一般江湖人士出行都会选择隐元会的交通线路,当然,只在城市里有。

  

  唐秋秋在唐家堡也算是个小名人,毕竟是唐准唯一的徒弟,再加上他性子讨喜,颇得前辈们喜欢,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份就放他进去了,还不忘叮嘱他两句:“你师父今天又摔了,好巧不巧正是门内弟子打坐修习的时候,你进去可别跟他提这茬,小心挨揍。”

  

  “我师父才不舍得打我呢!”

  

  “快进去吧,再晚点你师父睡了,让你在门口跪一夜。”

  

  唐秋秋轻手轻脚地往自己的房间摸过去,刚推开门就被吓得一个趔趄:“师父你怎么在我屋里,吓死我了!”

  

  唐准就默默地坐在他屋子里,没有点灯,一双眼波澜不惊地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徒弟没有少胳膊少腿,还是活蹦乱跳的,这才开口:“任务?”

  

  “完成了。”唐秋秋话太多,汇报任务时是唯一允许他自由发言的时候,他能一口气从他刚出唐家堡穿的什么衣服一口气说到自己任务完成回来的时候吃了什么小吃,滔滔不绝一个时辰绝对不在话下,后来唐准觉得太烦,就剥夺了他自己汇报任务的权利,改成一问一答,也省时间。

  

  “名字,年龄,出现在何处。”唐准继续问。

  

  “……”唐秋秋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怎么?”唐准的语气很冷,唐秋秋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师父,能不能告诉我这次任务的委托人是谁啊?”想到墨央,唐秋秋又壮了壮胆子,小声的问了一句。

  

  唐准顿了顿:“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

  

  唐秋秋垂下头,脚尖在地上碾了碾:“我只是有点担心,药馆老板说他最近半年来每个月都会出现在广都镇,将药交给商家带到各地出售……老板称呼他墨先生,二十多岁。”

  

  “墨……”唐准愣了一下:“那你见到他了么?”

  

  唐秋秋咬了咬牙,声音有些发颤:“见到了,应该是极道魔尊墨千冢。”确实是墨千冢将药物交给各大药馆,这么说,应该不算欺骗吧。


  对不起,师父。

  

  “是他。”

  

  唐秋秋低着头,所以没有看见唐准冷如寒冰的眼眸里,慢慢黯淡下去的光。


  

  

————TBC————

  

  


评论(4)
热度(13)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