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⑦

*前文:          番外一  

*陆决只是个前辈,很会搞事情的前辈,享年23岁


  唐准是个很奇怪的人,唐秋秋还专门在脑内整理了跟师父的相处模式一一记下来,统称——唐不准行为守则。

  

  举个例子。

  

  唐准不喜欢话多的人,这个唐秋秋已经深有体会;唐准喜欢穿雪河制式的唐门制服,哪怕是在夏天,全身上下也恨不得只露出一双眼;唐准跟人说话的时候喜欢直直的盯着对方眼睛看,直到把人看的浑身发毛;在唐准面前绝对不能提机关翼的事情,不然他会生闷气;唐准生气基本上不会说,但是他会用冷飕飕的眼神狠狠地剜你;唐准是个毛绒控,非常喜欢摸摸唐家堡周围的滚滚,以及家里的球球;唐准不太能吃辣,但是很喜欢吃,吃辣会脸红,被指出这一点会生气……诸如此类。

  

  说真的,唐秋秋有时候觉得自己这个师父,其实是在害羞。不过这听起来似乎有点魔幻了,尤其在见识过唐准面不改色眼不眨,干脆利落地出任务之后,唐秋秋把自己的想法藏进了深深的脑海里,他还不想被师父大义灭亲。

  

  唐秋秋一手翻着各式武器图鉴,一手抱着习惯性过来找他撒娇的猫。球球从他入门时就在了,算起来也有六岁多,唐秋秋眼看着球球被唐准从一只羸弱的小奶猫一路喂胖成一个敦实的小胖子,这不,他就离家了没半个月,唐准又不出意料的把球球喂胖了差不多一斤。

  

  “球球你得减肥了,你是猫不是猪,少吃点儿,我都要抱不动你了。”唐秋秋捏着猫浑圆的小肚子,被一爪子拍在手上。

  

  唐秋秋本就是个聪明的小孩儿,学习也比人认真,他知道脱离流浪孤儿身份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所以格外珍惜。但是唐家堡武学博大精深,还有好多是他还没有学透的,这次他打算静下心来,给自己罗列了长长一条学习清单开始奋发图强,就从辨别各类武器和创口开始。

  

  他始终在意墨央的伤痕。

  

  “球球啊,怎么办啊——”翻遍了全书都没有找到结果,唐秋秋颓废的一把抓起猫,把脸埋在球球软乎乎的肚子上蹭来蹭去:“完全没有能匹配上的图鉴,难道不是兵器吗……”

  

  等等,不是兵器伤的话?

  

  唐秋秋眼前一亮,抹了一把脸上沾的猫毛,顶着一头被静电炸开的头发继续投身到书籍查阅中去,球球看唐秋秋又无视了自己,甩甩尾巴,跳下桌子跑去找唐准去了。

  

  唐秋秋搬过凳子,垫着脚从书架最高层拿下一本书,吹了吹上面薄薄的一层灰尘,结果把自己弄得打了个喷嚏。不过顾不了那么多,他小心翼翼地翻开有些破旧的书页。

  

  钝器撕裂的伤痕,找到了。

  

  唐秋秋在脑海里又回想了一下墨央身上的伤痕,他的记性很好,基本都还记得。大部分伤疤应该都是钝器划破皮肉以后,经过长时间愈合留下的,还有一部分是擦伤,这个很好分辨,如果没记错的话,墨央的手臂关节处还有一两处戳刺的痕迹。

  

  不过很奇怪的是,并不是由外部到内部,而是由内到外……

  

  人体内有什么是坚硬的呢。

  

  骨头。

  

  唐秋秋突然打了个寒颤,使劲摇了摇头。不会的不会的,怎么可能呢,墨央行动不仅完全没有问题,而且身手敏捷,肯定是自己记错了。但是越想越可能,越想越心惊,太阳穴一突一突地跳。唐秋秋猛地把书一推,深呼吸了几口气。

  

  抬手摸了摸额头,果不其然已经出了一头冷汗。

  

  墨央经历过什么,他不敢再去细想了。他似乎也很在意这些伤疤,并不想被别人看到,那么很有可能对他来说是不愿意被了解,或者是标记着耻辱历史的过去。唐秋秋把书合上,原样放回书架上,神情有些恍惚,似乎又有些更接近那个人了,但是这次的接近,却让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心里被摆上了一块沉重的岩石,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唐秋秋摇摇头,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那是没有他唐秋秋存在的过去,往后他会让墨央身边出现唐秋秋这个名字的,一定,是他唐秋秋的话,一定不会让墨央受伤的。

  

  说起来,下次见面的时候,给他什么惊喜好呢?

  

  吃午饭的时候,唐秋秋看着蹲在一边等投喂的球球,又看了看准备喂食的唐准,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顶住了压力,用筷子敲了敲桌子:“师父。”

  

  “什么事。”唐准侧过脸看着他。

  

  “你不觉得球球太胖了吗?”唐秋秋缩了缩脖子避开唐准的眼神,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实在让他招架不住,不过话还是要说的:“而且球球最近掉毛特别严重,是不是我不在家,你又让它跟你一起吃饭了?”

  

  唐准夹着水煮鸡肉准备喂猫的手僵住了。

  

  “最近让球球减肥吧,肉类也要少喂,再这么下去到不了冬天它就秃了,师父,没有毛的球球你愿意看到吗?”唐秋秋看他听进去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再接再厉。

  

  唐准夹着鸡肉的手兜了一圈,回到了自己碗里,他想了想,点了点头:“也是。”

  

  球球跳起来给了唐秋秋一爪子,然后高傲的翻了个白眼,迈着猫步找机关小猪玩去了。

  

  “嗷——”唐秋秋甩了甩手,手背上渐渐浮现出三条血印子,让他一脸扭曲地哭丧了脸:“师父,这猫到底是哪儿来的,为什么这么凶?”

  

  以前他也问过,但是唐准一直没有回答他,但这次唐准停下了筷子,他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垂眸看着桌面,让人有些看不清神色:“一位前辈的遗物。”

  

  这是个很沉重的话题啊……不对,他来唐准门下这些年,都没看到他跟谁关系很好过,居然是有过朋友的吗?唐秋秋手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眼巴眼望的等着师父再多说几句。

  

  “陆决。”唐准念了一个名字:“很久之前的事了。”说完他便不再开口了,安安静静地开始吃饭,唐秋秋也不敢再问,生怕惹师父不高兴。

  

  陆决……这个名字好像听说过。唐秋秋在脑海里回想了很久,终于在尘封的记忆角落回想起来,还要依赖他较好的记忆,几年前的事情他还有些印象。

  

  那是他刚被唐准捡回唐家堡的时候,当时浩气盟和恶人谷关系还恶劣的很,正发生了一件大事。浩气盟成功阻截了恶人谷某个分坛的行动,保护了一个村子的安全,那一役交战惨烈,恶人谷死了不少人,多数是无名之辈,但其中还有两个颇为有名的极道魔尊,一个叫何泱,另一个就是陆决。当时就算是唐家堡也在谈论这些事情,唐门弟子有些偏向浩气盟,有些则偏向于恶人谷,索性门规钳制,没打起来,但是气氛也有些剑拔弩张的,把刚入门的唐秋秋吓得不轻,也就记了下来。

  

  对何泱他了解的不多,只隐约记得是个恶人谷的医师,因为一手出色的医术和毒术,让浩气盟很是头疼。

  

  但是陆决就有名的多了,他杀过很多人,特别喜欢逮着浩气盟落单的,一刀一个,有时候抓不到浩气盟的人,连自己人都杀。但是他有个怪癖,作为一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来说——他不杀女人,也不杀小孩。

  

  所以说男人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你这么针对?

  

  想起来这人是何方神圣之后,唐准的形象在何泱眼里一下子高大了起来,连带着球球都顺眼多了。果然师父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且能和那个陆决成为朋友,还能被他托付遗物,难道说师父也是恶人谷哪一个隐藏的高手?不对啊……在他印象中,唐准一直都是保持中立的。

  

  兴许是被唐秋秋闪闪发光的眼睛盯的有些不舒服,唐准冷飕飕的扫了他一眼,唐秋秋马上乖乖低头吃饭,打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兴许是任务的时候认识的朋友呢。

  

  吃完饭之后,唐准叫住了唐秋秋:“最近没有任务,自由活动。”

  

  “真的吗!”所以自己可以跑出去找墨央了吗?唐秋秋马上把自己的学习计划扔到了九霄云外。什么学习,不存在的。在和心上人见面这件事面前,一切多余计划都是拦路虎。

  

  唐准看着自己唯一的徒弟,微眯了眼,语气也不由冷了几分:“你有心事。”

  

  唐秋秋僵住了,自己怎么就一不小心得意忘形了呢。

  

  唐准看他不想说,也没有追问,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转身离开了。原本跟在唐秋秋身边的机关小猪扑闪着耳朵,啪嗒啪嗒地跟在他身后,一扭一扭的也走了。

  

  唐秋秋自己在空荡荡的回廊里站了一会儿,低下了头,球球正抓着他的裤腿试图用爪子抓出几个洞,他蹲下来揉揉球球的头:“这种感觉不太好哎,球球。”

  

  明明应该是最亲近的师徒,或者说是家人,但是彼此之间都有所保留。像他对唐准隐瞒了墨央的存在,就像唐准从没对他提起过自己的过去,今天这些事情还是他第一次知道。唐秋秋不傻,相反,他心思活络得很,也善于察言观色,他能感觉到,唐准似乎有些失落。

  

  这可真不是唐准的风格。

  

  唐秋秋难得感伤一会儿,球球还记得他猫口夺食的仇,乘人不备,一爪子抓在了唐秋秋下巴上,跳起来踩着他的头颇为敏捷地逃走了。

  

  ……唐秋秋听见自己脖子咔嚓一声。

  

  “我一定要给你减肥!!!我的脖子!!”唐家堡上空划过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TBC———

评论(2)
热度(10)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