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⑧

*前文:     番外一  

*本章含花策,含唐秋秋搞事情


  “所以,这就是你这个模样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墨央倚着院门,伸手摸了摸唐秋秋脖子上固定的护颈:“我还挺想见见你说的那只罪魁祸首。”

  

  “你就不要笑话我啦……”唐秋秋哭丧着脸一手支着脖子,一边在心里扎球球小人。

  

  这次有了地图和大致方位,摸到墨央的小院子也花费了不少时间,不过还好没走丢,难得的假期本来就短,要是因为路痴耽误了,唐秋秋可能会在心里抽死自己。

  

  墨央和上次见面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可是唐秋秋有些说不上来哪里有变化,只是感觉上有点儿奇怪。正想着,墨央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唐秋秋的头顶,在自己下巴的位置比划了一下。

  

  “长高了。”

  

  目盲之后他的感官要比以往都灵敏的多,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唐秋秋比起半个月前要长高了一点,看来也是到了男孩子身高突飞猛进的时候了,兴许过不了一两年唐秋秋就要比自己高了。墨央心想,又揉了揉唐秋秋软软的头发:“如果你要住几天的话,就把旁边小屋收拾一下。”

  

  墨央的住处地势偏高,也是少有的没有毒瘴缭绕的地方。小院儿不大,竹屋三两间,土地横竖不过两三丈。周围绕了一圈儿矮矮的篱笆,现在已经是深秋,篱笆上爬的藤蔓都枯黄了,蔫蔫地挂在上面。上次来的时候没能好好观察,现在看来,院子里被打理的倒很是规整。

  

  上次见的毒草毒花已经被采摘整理过了,叶底也没有小蛇小蝎子和斑斓的大蜈蚣探出头来,让唐秋秋稍稍放下了心。院子的角落里种着一些瓜果蔬菜,用石块在周围堆了一圈,和其他作物分隔开。唐秋秋小心的跟在墨央后面,生怕自己不小心碰到什么不该碰的。

  

  “啊,那个碰到的话脚会中毒烂掉的。”墨央忽然停下来,随手指了指他旁边。

  

  唐秋秋吓得差点儿跳起来。

  

  墨央忍不住笑了出来:“骗你的。”

  

  这么一打岔,唐秋秋也没那么紧张了,长舒了一口气,乖乖的跟着墨央进了屋子。小屋里堆了些杂物,不过不多,零零散散的堆在各个角落,生活用品倒是齐全,还有一张小床……唐秋秋默默地盯住了墨央。

  

  “有时候哥哥会来住几天,所以就给他留着了。”墨央摊了摊手。

  

  又是墨千冢,唐秋秋给花哥打了个大叉叉。

  

  说来也奇怪,按照墨千冢表现出来的,对弟弟的关注和保护欲,又怎么会允许墨央一个人独自住在森林里呢?

  

  “那么现在,我们来谈谈你上次做的事。”墨央一句话把唐秋秋吓清醒了。

  

  上次的事,上次什么事,是说我亲了他一口就跑掉那件事吗还是说别的什么,应该没有别的事情了吧,完了我好害怕……唐秋秋感觉自己的脖子更疼了,咔哒咔哒机械地扭过头干巴巴的笑了笑:“今天天气真好啊我出去晒晒太阳……”

  

  “下次找个好点的借口。”墨央伸手准确无误的捉住了他的后领,接着下滑到他两肩,把人转了个身,面对面让唐秋秋跑不掉,只能僵着身子等着墨央的宣判。

  

  “我比你大九岁。”墨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着唐秋秋:“所以有些事情需要考虑很多……”

  

  唐秋秋的怪异感更重了,但是眼看可能要被墨央以我们年龄差这么大你就像我的弟弟一样这个理由拒绝,唐秋秋顾不得细想,只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了,必须马上出击,掌握主动权,不然真被当成弟弟的撒娇那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我喜欢你,这一点我很确定。”唐秋秋咬咬牙大声喊了出来,打断了墨央的话:“虽然我年纪比较小,但是我会努力成长成一个优秀的唐门弟子,所以请到时候再给我答复!”

  

  ……嗯?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有说我是要拒绝他吗?墨央眨眨眼。

  

  唐秋秋低下头一声不吭的等着墨央的答复,墨黑色软软的短发下隐隐约约露出通红的耳尖,唐秋秋耳朵是很圆润很有肉感的那一种,耳垂也是肉乎乎的,一害羞就很容易变得火烧火燎的。墨央就伸手轻轻捏了捏唐秋秋的耳朵,热乎乎的还挺暖。

  

  这下唐秋秋终于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了。

  

  “你你你……”唐秋秋猛地抬起头,舌头有点打结:“眼……”他想问墨央是不是能看见了,但是又觉得这样问不太礼貌,也有些戳人痛处,硬生生止住了话语,把自己憋得满脸通红,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满溢着激动。

  

  墨央轻轻摇了摇头,还没等唐秋秋失落下来,他又补了一句:“还看不清。”

  

  那就是能看见了!

  

  唐秋秋伸出手在墨央眼前挥了挥,果然,墨央原本没有焦距的眼睛跟着他手的动作转动了一下,唐秋秋看着他那双澄净的金棕色眼眸里微微闪动着光泽,带着温和的笑意注视着自己的样子,心里一时百感交集,鼻子一酸,啪嗒就掉了一颗泪珠。

  

  还有什么事情,是比看见自己喜欢的人过得更好而令人开心的吗。唐秋秋初见墨央的时候就想过,要是墨央这双漂亮的眼睛能看到,能温柔的注视着一个人,那个人一定会很幸福。现在墨央复明之后,第一个看到的人是自己,唐秋秋越想越止不住泪,抽了抽鼻子深呼吸几口气拼命忍住。

  

  唐秋秋这一哭,墨央倒是有点哭笑不得了,伸出手轻轻抹掉唐秋秋脸上的泪痕,语气却温和了下来:“我自己都没什么反应,你倒是哭了。”

  

  他也是这两天才能模模糊糊感受到一些光线,能看到一些物件模糊的轮廓,虽然清楚这是必然的过程,但是心里还是长舒了一口气,至少不用再被墨千冢一直念叨着了。

  

  他之前伤的太重,单是在沉眠中修复伤处就用了几年时间,身体的机能却需要清醒之后慢慢调养,眼睛的结构太过精密,按他和墨千冢的推算至少还有三年时间才能逐渐复明,所以稍有些措手不及。

  

  这边唐秋秋也终于止住了自己沸腾的心情,轻轻握住墨央的手:“抱歉我刚刚太激动了……你现在闭上眼睛,刚刚恢复视力的话,不要一直用眼,会很累的。”

  

  墨央努力辨认了一会儿唐秋秋的五官,眼睛也有些酸胀了,听话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准备放松一会儿。

  

  “啾。”

  

  唐秋秋微踮起脚,在他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

  

  这厢唐秋秋登堂入室入住了墨央家里,还偷来了一个亲亲,那厢对此还完全不知情的墨千冢正带着连昭翻山越岭来到了五圣教地界。

  

  “先生,我们这是要去做什么,先生您要把我卖了吗。”连昭趴在里飞沙背上,被马驹颠得一上一下的,须须都蔫了吧唧地垂了下来。

  

  “去挖我那个蠢货弟弟的坟。”墨千冢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拍在连昭屁股上:“趴好,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晕马还不会走路的天策,你是不是因为这原因才被扔出天策府的,丢不丢人。”

  

  “先生原来你还是地鼠门的人吗这么厉害的吗我一直以为先生只是万花谷弟子!”连昭自动无视了后面那句埋汰的话。

  

  “闭嘴,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嘴缝起来。”

  

  “好的先生,没问题先生。”

  

  “……”墨千冢默默地掏出了武器。

  

  极道魔尊何泱早已经随着死亡被人遗忘了,遗留下来的也不过只有一方坟墓,孤零零的立在五圣教村落外,碑上没有名字,只雕了一朵歪歪扭扭的丑丑的辛夷花。杂草丛生,石碑上布满青苔,要不是墨千冢一脸嫌弃的擦了擦,连昭还看不出来这是个小小的坟冢。

  

  “当初还是我给他雕的墓碑。”墨千冢蹲下来一边拔草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他说自己留了一点东西在这里,要等他愿意放下过去重新开始的时候再给他,小兔崽子真不让心省心。”

  

  “先生手艺真好,先生雕的真好看。”连昭抬头睁着眼说瞎话。

  

  墨千冢扒着杂草的手一顿,捧起一把泥土在手里捏了捏,脸色忽的凝重了下来:“连昭,我们走。”

  

  “先生我们不挖坟了吗?”连昭马上手脚并用爬上了里飞沙的马背趴好。

  

  “有人已经来过了。”墨千冢皱着眉擦了擦手:“前不久刚被挖开过,泱泱还活着的事情可能已经被发现了,现在还不知道来人是什么用意,不过还是要去提醒一下他注意警戒。”

  

  连昭马上收起了笑脸,他那张娃娃脸阴沉下来分外吓人,说话都带着阴恻恻的杀气:“有人要害央哥哥?”

  

  “如果是要害他就好了。”墨千冢握了握拳,又慢慢松开:“泱泱还应付的过来,就怕是故人……”

  

  “先生有怀疑的对象吗,直接全部杀掉可以吗。”连昭调整了一下趴的姿势,马上换回了嬉皮笑脸的模样。

  

  “我觉得还是先问问泱泱的意思比较好,你也不想看见他生气吧。”墨千冢摊了摊手:“他生气的时候我可劝不住。”

  

  连昭想了想,掉头如捣蒜:“先生说的是,先生真机智。”

  

  目前偷吻成功,还陷在甜蜜的初恋中的唐秋秋还想象不到,他这个短暂美好的假期,马上要迎来他最不想见到的不速之客。

  

  想想还觉得有点儿惨呢。

  

  加油啊,唐秋秋。

  

  


————TBC————

  


评论(9)
热度(13)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