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⑨

*前文:     番外①   

*陆决,诈尸版,29.


  唐秋秋,男,十五岁半,讨厌一只叫做球球的能跳起来用体重把他脖子压脱位的胖猫,目前正住在心上人家里,享受自己难得的假期。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安逸美好。

  

  如果他没有一开门就看见一个不明生物蹲在墨央门口生死不明的话,这是一个完美的清晨。唐秋秋伸了一半儿的懒腰硬生生卡壳了,让他姿势僵硬的放下了手。

  

  这坨不明物体看起来貌似是个罩着床单的人。

  

  唐秋秋小心的靠近——嗯,确实是个男人,还在喘气,所以并不是鬼啊毒尸啊什么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存在。

  

  那个男人忽然抬头看了过来,唐秋秋后退两步站在一个安全的距离戒备起来,一手搭在身后千机匣上,一手捂住了脖子……动作太猛脖子又开始疼了,辣鸡球球毁我青春。

  

  是个长得很不错的男人,不过没有墨央那般让人感到惊艳,这个男人是一种健美阳光的俊逸。单从衣着完全看不出什么端倪,武器被他披着的床单盖住了,也看不清楚。黑色的半长卷发,明若灿星的眼眸,小麦色的肤色,看起来就是个成熟有魅力的男人……唐秋秋脑内瞬间拉响了情敌警报。

  

  “你脖子也被他咔嚓了吗?”男人看着唐秋秋别扭的扶着脖子的样子,一脸同情的指了指墨央的屋门。

  

  谁?墨央嘛?他才不会打我呢你想多了。等等,也……?也等于他被打了等于墨央动手打他了,等于这个人没有威胁,唐秋秋的情敌警报慢慢解除了。

  

  “不是,我是意外。”唐秋秋用手比划了一下:“请问你是?”

  

  “我叫陆……”男人露出一个爽朗的笑。

  

  “吱呀。”墨央的门忽然从内被拉开,接着一个庞然大物从门里跳出来,准确无误的一脚踹在了男人脸上,把人压倒,唐秋秋甚至能听见他后脑勺着地清脆的咚的一声。听起来真疼,唐秋秋为这位不认识的前辈点了根蜡烛。

  

  接着墨央目不斜视地跟着玉蟾从屋里走了出来,踩着男人还在挣扎的大腿——唐秋秋发誓,他看见墨央用脚后跟在他腿上还碾了碾。

  

  这样会欺负人的墨央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意外地带上了一些少年的活泼,也化解了他身边那种让唐秋秋感觉到不舒服的淡淡的死气,很是可爱。唐秋秋马上和心上人站在统一战线,连墨央这么好脾气的人都这么对你,那你一定做了什么错事。

  

  墨央径直走到唐秋秋面前,微低头似乎是想看清他有没有受伤:“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没有,我也是刚出来。”唐秋秋轻轻摇了摇头,握住墨央的手把他拉过来,护在自己身后,盯着好不容易把玉蟾抱到一边爬起来的男人:“他很危险吗?”

  

  墨央略有些讶异的微微睁大了眼,看了看视野里模糊不清的唐秋秋的头顶,轻笑了一声:“呱太,咬他。”

  

  “我知错了!!”男人二话不说噗通一声趴下来,看的唐秋秋把自己刚刚觉得这是个成熟男人的结论打了个大大的叉,这男人还没有他唐秋秋成熟稳重呢。

  

  “秋秋,这是陆决,无视他就好。”墨央伸手轻轻拍了拍唐秋秋的肩让他放松下来。

  

  他喊我秋秋了!距离喊我亲爱的还远吗!

  

  等等。陆什么?陆决?

  

  唐秋秋看了看地上趴着毫无形象的男人,一脸呆滞地转过身:“是我想的那个陆决吗?”

  

  “恩,就是其实并没有死的那个陆决。”墨央点点头。

  

  唐秋秋听到了自己内心,偶像崩塌的声音。江湖传闻不可信啊唐秋秋,之前觉得陆决是个非常有个性非常帅气的极道魔尊,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唐秋秋想穿越回过去给自己一巴掌。

  

  陆决忽然窜了过来:“你叫秋秋,你见过球球吗,你认不认识唐准……”话说了一半突然卡壳了,陆决抬眼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墨央的表情:“那啥,他是唐准的什么人?”

  

  “他是我师父。”唐秋秋感觉有点诡异。

  

  看陆决这个反应,他们三个很久以前就认识吗?为什么没有听师父提起过墨央……还是说,他们两个其实是仇人?如果陆决只听了名字就猜到自己和师父的关系……那墨央呢,他知道了多少?为什么江湖传闻死了的陆决其实没有死,这件事情已经不重要了。唐秋秋突然特别不希望听见墨央说出他认识师父,不管是仇人关系也好,别的关系也罢,他有预感,有些事情自己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陆决却忽然亮了眼睛:“你们两个和好了吗,你还帮他带徒弟?”

  

  最坏的事情发生了,唐秋秋心想,我一点都不想听,他想把陆决划成自己最不喜欢的人排名第一位了。

  

  “秋秋只是秋秋。”墨央摇了摇头,轻轻揉了揉唐秋秋的头发:“如果你来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那你可以走了。”

  

  陆决再迟钝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蔫了下来:“看到你还活着我真的很开心,何泱,我之前不知道你还活着……”

  

  唐秋秋抬起头,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的话:“他叫墨央。”

  

  唐秋秋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有在江湖上,找到墨央的存在,原来这个名字并不是他的本名。何泱,陆决,两个本应该在六年前就已经死了的极道魔尊,现在都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何泱,何泱,唐秋秋在心里念了两遍这个名字,他无法把这个名字和墨央联系起来,那样恣意张狂的极道魔尊,和这么不愠不火性情温和的心上人,他和传闻中的何泱没有一分一毫的相似。

  

  但是那又如何呢,墨央不愿意提起自己的过去,他已经改了名字,那他就是墨央,也只是墨央。陆决,他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何泱了,他是我认识的墨央,是我喜欢的墨央。唐秋秋默默握紧了拳,只是他的心情很是复杂,手下也用力,手背几乎暴出青筋。

  

  忽然他的手被墨央轻轻握住,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道将他的手指慢慢展开,墨央用指腹按上他手心被指甲掐出的红印,也没有抬头看陆决,只是认真的揉着唐秋秋的手心:“嗯,我叫墨央。”

  

  确认唐秋秋没有伤到自己之后他也没有松开唐秋秋的手,似乎是怕他再做出这种举动。唐秋秋松开手指,反握住了他的手,指尖交错,直到十指交扣。墨央手僵了一下,随即放松下来,手心有些发烫——唐秋秋抬头看过去,正看见墨央脸上还未被掩藏起来的一抹粉色。

  

  “陆决。”墨央轻咳一声掩饰了自己的情绪:“何泱已经死了,就让往事尘封吧。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也还是朋友,有些事情就不要提起了。”

  

  陆决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表情也严肃了起来:“你打算回恶人谷吗?”

  

  “我以为我们都已经离开恶人谷了。”

  

  唐秋秋感受到墨央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于是稍用力握紧了他的手,他插不进他们两个的话题,但是他可以让墨央知道,自己一直都在。

  

  陆决想了想,摇摇头笑了起来,也不再提让人不高兴的话题了:“也是,也行,看来叙叙旧这事儿我还是得找唐准,你说他会打死我么。”

  

  “你不觉得我打死你的可能性更大么。”墨央松了口气,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走的时候别按原路,你可能会遇见千冢。”

  

  “谢谢提醒。”陆决拍了拍身上的灰,冲着墨央抛了个飞吻眨了眨眼:“我还会来找你的,我先去找唐准叙旧啦———”话音未落几个起伏,灵活的消失在了森林里。

  

  麻烦您千万别来了,谢谢;师父,麻烦您一定打死他。唐秋秋听唐准说过他和陆决关系还不错,倒是不担心陆决会对师父不利,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目送。等陆决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气氛忽然就沉寂了下来。

  

  “你和我师父,是仇人吗?”唐秋秋打破了这种近乎于煎熬的安静,转过头问墨央,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不是。”墨央摇了摇头。

  

  “那我们现在该享用被打扰了的早餐了,我有点饿了。”唐秋秋眯了眯眼笑了起来,反而是墨央有些惊讶了,他微微睁大了眼睛:“你没有别的问题想问了吗?”

  

  唐秋秋顿了一会儿,握住他的手抬起,轻轻吻了吻墨央的指尖,像上次在客栈分别匆忙的那次一样,一触即离,他说:“我只需要知道这些就够了,在我面前的人只是墨央。”

  

  他虽然好奇,但是既然墨央选择了放弃过去,那他就不再提及,等到墨央自己来讲而不是由自己没轻没重的触及他过去的伤疤。对待墨央,他可以用上自己所有的谨慎小心。看来自己做得还不错,唐秋秋没有错过墨央再次泛红的脸颊,这次可没被他逃过,看的真真切切。

  

  看来自己还是很有希望的,墨央性子内敛,那他就主动一些。

  

  唐秋秋,请不要大意的厚着脸皮继续上吧。

  

  “阿嚏。”正在出任务的唐准捂住嘴小声打了个喷嚏,他是收集情报的任务,需要就近观察一个行踪诡异的行脚商,由唐秋秋来做不太合适。

  

  难道是最近不小心着凉了?唐准面无表情地歪了歪头,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用作伪装的普通江湖套装。

  

  忽然有一只手伸过来拍在了他肩上,唐准本来想躲开,但是又觉得太明显会被任务目标察觉,硬生生僵硬的忍了下来。拍他的人马上凑过来:“哎这位小哥,你最近是不是感觉印堂发黑流年不利,总是有倒霉的事情,喝凉水都塞牙缝……”

  

  原来是一个江湖骗子。

  

  唐准转过头去。


  

  

————TBC————

  

  


评论(5)
热度(12)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