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⑩

*前文:     番外①    

*本章有花策


  墨千冢非常不待见唐门弟子,尤其是会接近他唯一的弟弟——而且他弟弟看起来也很喜欢的唐门弟子。杀也杀不得,说也说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弟弟被拐走。

  

  希望这次他接回来的不会是弟弟支离破碎的尸体了,弟弟太傻了一点儿都不省心。涉足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有什么好,墨千冢一直不明白,他也不想明白。

  

  就好像小时候,所有人都告诉他,墨宜年和樾娘的爱情故事,他们很相爱,他们很相配。他小时候也曾想过,自己的父亲会是什么模样,默默期许过自己长大后会不会也有那种美好的爱恋——直到在母亲墓碑前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也知道了男人在外已有新的妻儿。

  

  这他娘的就是他们歌颂的爱情。

  

  虽然和墨宜年不熟,不过他还是挺喜欢何泱这个弟弟的,当初墨宜年从万花谷回去,没过几年就病逝了,何泱的生母何渔不久也跟着去了,临终之前让何泱去找墨千冢。那时候墨千冢已经去了恶人谷,何泱一个小不点,收拾了行李自己跋山涉水跑到恶人谷找他。

  

  当时看见灰头土脸站在他面前一声不吭的小孩儿的时候,墨千冢突然觉得,有个乖巧可爱的弟弟还是挺不错的。

  

  现在想想当初就不该把他捡回恶人谷。

  

  挺不错个屁,这些年就他吓着老子的时候最多,这什么倒霉弟弟嘛。

  

  看着墨央跟唐秋秋快贴到一起去的手,墨千冢忍不住轻咳两声,马上看见两个人闪电般分开,端端正正坐直了身子。墨千冢突然觉得自己又老了十岁。

  

  “所以说陆决其实也没死?最近你的药剂重出江湖,他去拜祭你,结果发现你没死。”墨千冢揉了揉额角:“他人呢,我去送他归西。”

  

  “当初的事不怪他,立场不同。”墨央低头乖乖的坐着:“他已经把东西给我了。”

  

  “所以说刨你坟头的也是他喽?”墨千冢咬牙切齿,磨刀霍霍,恨不能马上揍死喵哥泄愤:“他去找唐准了吧。”

  

  一直假装木头人的唐秋秋默默竖起耳朵。

  

  跟陆决不一样,眼前这位主可是会对师父有威胁的,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昭昭呢?”墨央左右看了看。

  

  “他晕马,在外面瘫着呢,你别想转移话题。”墨千冢伸手敲了敲桌子,抬眼瞥了唐秋秋一眼:“你出去。”

  

  唐秋秋转头看了看墨央,得到了一个安慰的微笑,只能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听话的出去了。他自己也清楚,现在自己和墨央的关系还没有好到无话不谈,有些话题不让自己知道也是应该的,尤其是墨千冢,总是对自己带着一种无法忽略的淡淡的恶意,想来墨央也感觉得到,所以总是有意无意地将自己挡在身后,隔开墨千冢的窥探。

  

  唐秋秋关上门走出院子,还没走两步就被连昭拦了下来。

  

  “秋秋弟弟这是要去哪里啊——”连昭背着手笑眯眯的跳过来,正好挡住了唐秋秋的去路:“被先生赶出来了吗,还是说,被央哥哥赶出来了?”

  

  果然和墨千冢在一起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个正常人。

  

  唐秋秋抱臂微抬头看着他——他讨厌这个身高,连昭比他大一岁,也比他高一些,这让他在气势上稍微落了下风。唐秋秋后退一步,让身高差不那么明显:“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这么严肃就没意思了。”连昭拍了拍他的肩:“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知道凤凰蛊和生死蛊吗。”

  

  凤凰蛊?

  

  唐秋秋隐约觉得自己知道这个名字,但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连昭看他有些茫然的样子,耸了耸肩:“那你应该知道,央哥哥是死过一次的人,我说的死是真正的死,他的坟墓也是真正的坟墓。”

  

  唐秋秋心突然揪了起来,他回头看了看竹屋的门。

  

  连昭叹了口气:“央哥哥是不想让你知道的,嘛,但是先生要我告诉你,我不舍得先生不开心。”

  

  这个墨千冢控太可怕了,唐秋秋突然怀疑连昭生命的目标就是为了追随墨千冢,听从他的命令。事已至此,他也不能不听,就算他不想知道,墨千冢也会用各种方法强行让他知道,墨央视力还没有恢复,根本防不住。

  

  唐秋秋微颦了眉:“请讲。”

  

  连昭看起来傻呵呵地笑了一声:“我就喜欢你这么识时务的人。”

  

  凤凰蛊,浴火涅槃,刹那生灭。

  

  生死蛊,情之所依,心之所系,代君受命,保君平安。

  

  五圣教内常有这两种蛊的传闻,但是真正炼成的极少,不仅需要近乎于苛刻的炼制条件,更需要在体内长时间的温养。凤凰蛊可以生死人肉白骨,起死回生不在话下,但是要经过长时间的沉眠才能破茧而出,获得新生。生死蛊则是苗疆儿女常对恋人使用的蛊,这种子母蛊会将恋人所受之伤大部分吸收给下蛊人,若是恋人心存杀念,恋人便会死去。

  

  “央哥哥之前是有过一个恋人的。”连昭歪了歪头:“你看起来也是个很识时务的人,你应该已经猜出来了吧。”

  

  是唐准。

  

  唐秋秋脑海里突然跳出了师父的样子,如果是师父的话,就可以解释得清楚为什么墨央和陆决谈话的时候对唐准熟悉的样子,就可以解释得清楚为什么墨央还活着的事情陆决要告诉唐准,也可以解释墨千冢对自己持续的恶意。

  

  如果是师父的话……当初何泱是怎么?唐秋秋不想把那个字用在何泱身上。唐准虽然对外人心冷,不近人情,但是对自己人却护短得很,作为他唯一徒弟的唐秋秋清楚得很。

  

  “你还是挺聪明的嘛。”连昭伸了个懒腰:“你说央哥哥对你,是移情呢,还是真的喜欢你这个人呢?”

  

  唐秋秋心里一刺,仿佛被重重碾过一般几乎透不过气来。在这一瞬间他想了很多,墨央对他一开始的善意,对唐门武功套路的熟悉,水囊上绣着的小小的熊猫,机关小猪……机关小猪是师父放在他身边的,耳朵内侧刻了师父的名字,所以墨央从摸到的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唐准的徒弟?

  

  不对。

  

  唐秋秋猛地抬起头,直视着连昭的眼睛:“这句话绝对不可能是墨千冢要你说的。”

  

  连昭被他吓得稍稍后退了一步,听了这话眯起了眼睛笑得一脸无辜:“你比我想象的还聪明得多。”

  

  “因为这话是对墨央的否认。”唐秋秋抿紧了下唇:“他既然选择放弃了过去,那就是放弃了过去的感情,你觉得他会因为我是前任的徒弟,而选择接受我么,这是对墨央的侮辱。”

  

  他上前一步,抬起头,眼神凌厉:“他说过,他考虑的很多,在这种情况下他愿意接近我,我相信他是真的喜欢我,墨央对自己的感情有选择的权利。”

  

  连昭微微睁大了眼睛,脸色也沉了下来,没了装出来的傻白甜模样:“哇哦——”

  

  “我现在有点儿佩服你了。”连昭皱起眉:“那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不过何泱的死和唐准有直接关系。先生有和我提过,央哥哥当时应该是自尽。”

  

  “所以我们希望你不要告诉唐准。”连昭摊了摊手:“来的时候我们其实遇见了陆决,他那边处理过了,不过先生十有八九不会让央哥哥知道我们见过——那么知道央哥哥在这里的只剩下你了。”

  

  唐秋秋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行了行了,先生和央哥哥应该也已经谈完了,你回去吧。”连昭挥了挥手。

  

  唐秋秋没有动,他直直的看着连昭:“你喜欢墨千冢。”

  

  “哇!这么明显的吗!”连昭故作惊讶地双手捧脸。

  

  “你没有告诉他?”唐秋秋有些诧异。

  

  连昭放下手,垫在脑后抬头看着天:“是啊,如果说了的话,我马上就会被他赶走的。你看多有意思,你才见过我们没几次,就能看出来我爱他,而我们朝夕相对,他却一直装作不知道,我倒是希望他能干脆拒绝我。”

  

  唐秋秋看他这样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

  

  “所以我其实还挺讨厌你的。”连昭侧了侧身躲开他的手:“能得到回应的你,太让人嫉妒了。”

  

  “那,祝你好运?”唐秋秋耸耸肩。

  

  “借你吉言。”

  

  紧闭的屋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墨千冢径自从里面走出来:“行了,我们走了,央央你照顾好自己。”

  

  唐秋秋感到一股极冷的视线扫过自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毫不胆怯地和墨千冢四目相对,他看见墨千冢眼里闪着压抑不住的怒意,他用口型对唐秋秋说——

  

  辜负他,杀了你。

  

  唐秋秋马上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墨千冢似乎受到了挑衅,唐秋秋甚至能感受到他已经不加掩饰的杀意了。

  

  “先生先生,我们现在就走吗!”连昭忽然叫了一声,跑上前两步,挡住了墨千冢和唐秋秋剑拔弩张的视线。墨千冢挪开了眼神,收敛起了杀意,带着连昭头也不回地走了。

  

  唐秋秋悄悄擦了擦额角的冷汗。

  

  不过墨千冢和墨央说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TBC————

  

评论(2)
热度(12)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