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⑪

*前文:     番外①     


  墨千冢支开自己,那必定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他们之间的谈话,所以唐秋秋也并没有询问,墨央也并没有说。只不过很意外的,他的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和墨千冢勃然大怒的模样截然相反,让唐秋秋不得不同情了墨千冢一把。

  

  弟控还真是,可怜啊……

  

  唐秋秋可怜的假期很快结束了,尽管万般不舍,还是不得不离开了墨央的小竹屋,回到了唐家堡待命,又要不知道多久见不到墨央了,让热恋中的小唐门分外惆怅,被球球泰山压顶都没感觉了。

  

  唐准的任务还没结束,唐秋秋也收到了新任务不得不动身了,球球被他托付给了同门照顾,他可不想自己不在家的时候,球球找出来全部猫粮,把自己吃成个小猪猫——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过,球球甚至连他的零食在哪里都知道。

  

  在吃的方面,球球绝对是个中翘楚。

  

  这次任务要去往江南,来回大约一月有余,看任务描述也不是什么难度极高的任务,正好适合年轻弟子练手——唐秋秋作为唐家堡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交给他的很多任务也存了让他锻炼锻炼的心思,看着他羽翼日渐丰满,终有一天也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唐门弟子。

  

  只是,唐秋秋心里隐隐有些惴惴不安。

  

  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吧。

  

  墨央的生活照旧,在家里伺弄毒花毒草,偶尔到镇上和墨千冢见一面,交给他一些药物让他处理,然后继续回到自己的小竹屋。他的眼睛从有光感了之后,一直恢复的比较缓慢,不过这本来也是细水长流的事情。

  

  只不过还是给他带来了一些小麻烦。

  

  比如说现在。

  

  午夜时分,过于静谧的森林遥遥传来虫兽喑哑的鸣泣,夜风穿过叶隙吹皱湖面,偶尔有鱼跃出水面响亮的水声。已经临近冬天,墨央的宠物们或多或少都有了冬眠的准备,反应比较迟缓了些,被他安置在了没有窗户的小房间。

  

  这本该是个可以安心入睡的夜晚,但是墨央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睁眼也只能看到透过窗户,昏暗而模糊地为室内镀上一层亮白色的月光。

  

  今晚心里总有些异样的感觉,墨央索性穿好衣服坐了起来,暗暗地将虫笛握在手里。

  

  ……是不是太过安静了?

  

  脑海里忽然闪过这个念头,接着墨央闻到了沁凉的空气里微不可查的一丝丝异香,果然,是迷药。几乎是瞬间反应过来,墨央对药物的熟悉程度让他马上分析出了剂量,成分,和发作时间。用迷药的话,看来对方并没有杀意,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察觉有人暗暗潜伏在竹屋周围。

  

  墨央闭上眼睛。

  

  屋顶上有细碎的,极轻的脚步声,周围有人踩过枯枝败叶琐碎的咔嚓作响,对方有意放轻了脚步,但是在安静的夜色里却逃不过墨央的耳朵。在黑夜里的缠斗,又有谁比得过适应了无尽的黑暗的墨央呢?

  

  一,二,三……十,十一,十二。

  

  一共十二个人,三个人一组,分别在屋顶上和三个方向,向竹屋缓缓包围过来,听脚步声似乎也不是武功稀松平常之辈,虽然还算不上是上流。

  

  墨央摸出解毒药服下,他不知道自己在无知无觉中吸入了多少迷药,目前必须更加小心,虽然对方没有带着杀意,但是毕竟来者不善,他可不想让自己这条命落到别人手里,任人拿捏,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对方的脚步停在了周围。

  

  墨央握紧了虫笛。

  

  三,二,一。

  

  门窗忽然被从外打开,身着黑色夜行衣的暗杀者鱼贯而入,与此同时,墨央闭上了眼睛,抬手将虫笛抵在唇边,短促诡谲的笛音霎时响起,黑暗中蛊虫毒物应声而起,急射而出,直冲来人而去——

  

  “糟糕,他还醒着!”有人闷声低叫一声:“计划有变!”

  

  看来这个人就是领队?墨央心里一动,足尖轻点地面,身形如蝴蝶翩舞,一招瑶台枕鹤闪过直飞而来的暗器,单手撑地再次借力跃起,一脚踢在一个黑衣人侧颈,力道之大甚至能听见骨骼错位的咯吱声,接着便是肉体狠狠摔在地上的沉闷声响。

  

  十一。

  

  似乎是领队的人后退几步将自己隐藏在包围上来的人群里,利器出鞘,一片铮铮作响。那个声音向后两步,高声喝到:“先生还请不要为难我们,跟我们走一趟。”

  

  墨央站稳身体,抬手拢了一下披散的白发,将碎发拢在耳后,露出一个温和的浅笑,不慌不忙往前踱步:“你们是谁派来的。”

  

  来人沉默了片刻,沉声道:“抱歉,我们不能说,我们不会伤害先生,还请先生不要伤到自己。”

  

  “看来你们是不会说了。”墨央叹了口气:“那好吧……看来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不是吗?”

  

  对方稍稍放下了警惕,就在此时,从后方忽地窜上数条五彩斑斓的剧毒小蛇,悄无声息地爬到了最后一人身上用力一咬,双生灵蛇和翠色大蟒不甘示弱,缠上一人卷紧身体,直接将人绞得筋脉尽碎横死当场,杯弓照影,碧蛇惊神。

  

  十。

  

  被小蛇咬中的黑衣人眼前一黑,头晕眼花,毒素迅速在血液中蔓延开来,五脏六腑搅成一团的剧痛,血腥味弥散开来,再无醒来之日。

  

  九。

  

  蛊虫入体的时间已到,牵丝笼海,地网天罗,蛊虫没有被内力逼出体外,那便会受到墨央不断地牵制,无处可逃。黑衣人领队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奋力将身边人向墨央的方向推过去,同时自身转身向门外退去,到了空地上会比在狭窄黑暗的室内要更容易发现他那些毒物的多。

  

  墨央闪身躲过袭来的攻击,睁开眼,抬手劈落打在来人手腕,同时足尖踢起掉落的刀柄,挑起,反手握住,在身体交错间提腕刺入来人侧颈。湿热黏腻的血液溅到墨央脸上,让他略有不适的皱了皱眉,抬腿将人踢到一边。

  

  八。

  

  剩下的八个人已经悉数退到了屋外,虽然墨央的攻击出其不意,但是毕竟对方还是有些火候,好几条小蛇都被瞬间斩杀,碧蟒也被斩断了尾巴尖,却还是嘶嘶地吐着信子挡在墨央身前。墨央俯下身将自己牺牲的宠物收拢了一下,沾了血迹在地上写下几个字。他能感觉到,在他滞留的这点时间,外面的暗杀者已经将入体的蛊虫逼出,没了效力。

  

  果然是躺了太久,身子骨都大不如从前了。墨央用手背擦了擦脸颊上不断往下滑落的血珠,拍了拍蹭过来的双生灵蛇的头,让他们留在原地。

  

  “先生不要逼我们来硬的!”屋外暗杀者领队色厉内荏地叫嚣,墨央略有些烦躁地歪了歪头,大步跨过门槛走出屋外。月色明亮如水,墨央的容貌自然是极为好看的,但是他发丝带血湿哒哒的贴在侧脸上,浑身血迹的模样,让人无意再欣赏他的容貌,只觉得一股杀意锁住了他们每一个人,彻骨的寒意从脚底蔓延而上,如毒蛇般缠绕住了心脏。

  

  会死的。

  

  领队这个时候想起来雇主交代的话,来的时候他们觉得既然是个看不见的人,那应该没有什么威胁,所以放松了警惕,现在想想可能是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

  

  墨央抬起手,似乎要将虫笛抵在唇边,为他们奏响人生的终章,看得领队冷汗直冒,高呼一声:“你想让那个小唐门出意外吗!如果我们没法把你带回去,那边的人就会下手!”

  

  瞬间暴涨的杀气。

  

  以他的武力值对付这些人尚且可以,唐秋秋的武功尚未精通,遇上这群人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了……

  

  墨央几乎按耐不住自己愈发狂躁的杀气,手指紧了又松,指甲深深嵌入皮肉,疼痛让意识保持清醒,他深呼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狂躁的心情,皱紧眉抬头,眯着眼直视领队人的方向,虽然知道他看不见,但是领队还是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躲。

  

  “如果我跟你们走呢?”

  

  领队几乎是马上就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果然那个小唐门是他的软肋,松了口气擦了擦冷汗:“那我们自然会撤掉那边的人,先生这么配合我们也不想先生为难。”

  

  “好,我跟你们走。”

  

  毫无迟疑地,墨央马上点头答应了。

  

  “那……请跟我们走。”领队壮着胆子走上前来,抬手要握住墨央的手,被墨央反手以虫笛打在手背上,顿时起了一条血印。

  

  “别碰我,也别动我的东西。”墨央一脸平静地抬起头:“毕竟,只要有一个人能带我去你们雇主那里就可以了吧。”这种感觉真是,仿佛回到了以往在恶人谷的时候,恍惚之间他还是那个恣意张狂的极道魔尊似的,要是那时候,这群人一个都别想活着出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唐秋秋你这个小祸害,墨央在心里笑了一声。

  

  远在江南的唐秋秋打了个喷嚏。

  

  这次的任务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简单得多,但是这几天他总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却找不到跟着自己的人……事出反常必有妖,唐秋秋可不觉得这一切全都是他自己的臆想。

  

  还是早点回到唐家堡吧,越在外面他的不安感越重。

  

  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吧……?

  


————TBC————

  

  


评论(2)
热度(11)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