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12

*前文:     番外①     ⑩ ⑪

*裘休鸣,31,一只外黑内黑的黑鹤


  山路颠簸,被塞进狭窄的车厢里摇摇晃晃往上攀爬,滋味绝不好受。墨央必须牢牢扶着车壁,才能保证自己不会被抖得以头抢地。

  

  他也不是没有要求过下来自己走,但是被拒绝了。也难怪,他是眼睛不便,记忆力却是好用的,走一次大概就能记住所有的路线。

  

  就是不知道目的地会是哪里,他们的雇主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距离下次和墨千冢见面的时间应该还有五天,从他察觉到不对劲,到赶到住处发现自己的留书,应该是十日左右。

  

  所以现在还是得靠自己了。

  

  马车绕过一个又一个弯儿,翻山越岭,他们似乎并没有发现墨央视力已经略有恢复,所以并没有蒙了他的眼睛。墨央能从光线的变化感觉到大约前行了整整三天时间,按照马车赶路的速度,那么现在已经出了森林的地盘。墨央推算了一下大致范围,继续闭目养神了。

  

  马车慢慢停了下来。

  

  一直赶着马车的黑衣人们放松了神经,领队似乎推门进了一个小院,墨央隐隐能听到有他和别人交谈的窃窃低语声,不多时便在一声短促的呼救之后归于沉寂。

  

  看来他再怎么谨慎小心,也没逃过这一劫。

  

  车厢外骚乱起来,有黑衣人想冲进车厢抓住墨央,却被一道剑气透体而过,直挺挺地倒了下来,腥热的血液溅到墨央脚背上。

  

  墨央闭上眼睛,听着车厢外细微的剑气破空声,杂乱的刀兵相接和沉闷杂乱的倒地声,掩盖不住的血腥味弥散在潮湿阴冷的空气里,他并不担心对方会对自己下杀手,若只是为了杀了他还不用废这么大力气,只不过这种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手段,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就是了。

  

  车帘被滴着血的剑尖挑开,墨央睁开眼睛。来人是个意料之外的人,墨央讶异地微微睁大了眼睛,不过对方并没有注意到。

  

  “哟,我来救你了我的小蝴蝶,现在愿意成为我永远的宝贝了吗。”来人随意地将手上还提着的最后一个人扭断脖子扔到一边,也不在意自己满手的血污,径自伸出手来。

  

  墨央避开了他的手,握紧了虫笛:“你没死可真是太可惜了,裘休鸣。”

  

  “你还记得我,可真是让我太感动了。”裘休鸣也不介意他过于冷淡戒备的态度,躬身退出了车厢:“你也不想在这儿一直呆着吧。”

  

  “我更不想跟你在一起呆着。”墨央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裘休鸣反倒笑了起来,抬起手舔了舔指尖上沾到的血迹:“我还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小蝴蝶,难道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吗。”

  

  墨央干脆地闭上了眼不想搭理他了。

  

  希望墨千冢还能记得裘休鸣这个变态的存在吧,距离墨千冢发现自己不见了应该还有两天时间,想到要跟裘休鸣在一个空间里相处,墨央就觉得浑身难受,止不住的恶心。

  

  裘休鸣也算是老相识了。

  

  恶人谷本就容纳各路恶人,其中混乱不是常人可以想象,来了恶人谷不问来路,不问出处,大家都默认遵守着谷内不成文的规矩,其中也不乏罪行罄竹难书之人。而,若是恶人谷都容不下的恶人呢?

  

  裘休鸣就是其中一个,虽然这家伙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但是他这个人有个非常恶心的爱好——他喜欢抢别人的恋人,不论男女,不论年龄,只要是他看上的,他就一定要抢到手。

  

  当初纯阳宫将他逐出就是因为他心术不正,他也因此怀恨在心,日日徘徊在纯阳宫附近,祸害落单弟子,残杀附近镇子上的无辜少女,被纯阳宫追杀,迫不得已逃到了恶人谷保全性命。

  

  当然这还不是最让人恶心的一点,最恶心的是,不管他抢不抢得到手,他都一定会将对方杀掉,剥下人皮做成灯笼,将一颗牙齿留下锁到一个陈旧的红木梳妆匣里收藏,偶尔拿出来赏玩,美名其曰永恒的爱——这家伙可以说是恶人谷内部能止小儿夜啼的存在了。

  

  也因为这一点,恶人谷内部就容不下他,很多人都是有家室有孩子的,谁都不希望身边存在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于是在层层默许之下,裘休鸣在一个夜里被一路追杀出了恶人谷,他武功极高,即便是被众人追杀,也没能当场毙命,只是受了重伤,趁着夜色逃走了。

  

  当初何泱就见识过他的小梳妆匣,恶心的三天没吃下饭,看见裘休鸣就绕道走。但是很不幸的是,何泱还是成为了裘休鸣的目标之一——只不过一直到他被追杀出谷,都没能得手,但是何泱可以说是不堪其扰了。

  

  后来再也没有在江湖上听闻裘休鸣的恶名,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像他那么睚眦必报又行事高调的人,居然能忍得住好几年不出手,那也只有一种解释了。

  

  谁知道这家伙居然还好端端的活着呢。

  

  而且看他现在的模样,明显武功愈发精进了,至少墨央自己并没有信心能和他正面对抗,只能期望墨千冢做好准备,还有……唐秋秋千万不要出现在这里,他没有信心能在和裘休鸣的战斗中保全唐秋秋的安危。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何泱。”裘休鸣穿的是纯阳弟子样式的衣服,只不过从头到脚都是墨色,他的右眼角到下巴处当年被追杀的时候受过伤,留下了一道细长的深红色的疤痕。不得不说他的皮相确实会骗人,即便是留了疤痕也不会让人觉得狰狞,只是带上了些邪气。他像对待爱人一样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自己的剑,丝毫不在意院子里横七竖八的尸体。

  

  “坐啊,我们也是老相识了,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吧。”裘休鸣收剑入鞘:“哦我忘了,你现在看不见了……太可惜了,我很喜欢你的眼睛的。”说完伸手就来拉墨央的手臂。

  

  “不用,我站着就好。”墨央后退一步躲开他的手:“你费这么大力气抓我来,不会是为了叙旧的吧。”

  

  裘休鸣摊了摊手:“我还真讨厌你这个性子,让你看起来都没那么可爱了,你要是带坏我其他宝贝们怎么办。”

  

  他说的是他那些藏品们,当初他的梳妆匣被一把火焚烧殆尽,这么说来这几年他又故技重施?为什么江湖上却没有他的传闻。

  

  墨央没有回应,裘休鸣倾身过来:“不过,我找你,还真是有件事情……”

  

  唐家堡。

  

  唐秋秋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任务结束之后快马加鞭,将原本赶路的时间生生缩短了一半,赶回了唐家堡。

  

  交了任务之后,同门贴心的告诉他唐准还没回来,这让唐秋秋更加担忧起来,唐准向来不是个喜欢拖沓的人,按他的效率来说应该已经完成任务回来了,唐秋秋宁愿相信他是被什么耽搁了。

  

  还没踏进门唐秋秋就感受到了陌生的呼吸。

  

  唐准还没有回来,球球寄养在同门那里,那会是谁?几乎是条件反射,唐秋秋马上解下了千机匣,屏住呼吸靠近。还没等他走近,房门从内打开——

  

  “陆决……前辈你怎么进来的?”

  

  确实是陆决,看起来他在这儿过得还挺滋润的,嘴里还叼着一根小鱼干,唐秋秋斟酌了一下两个人的武力值,决定还是不告诉他那是球球的零食了。

  

  “作为一个明教,潜入还不算太难。”陆决嚼着小鱼干口齿不清地伸了个懒腰:“小鬼你师父呢?”

  

  “师父还没有回来……”唐秋秋也放松了些:“那前辈留在这里吧,球球我等会儿去领回来给你做个伴,师父应该也快回来了。”

  

  陆决笑容僵硬了一下:“别了吧……我看见它特别愧疚。”

  

  呵,你的猫你自己负责。当初它欺负我的滋味,现在麻烦你这个原主人自己感受一下。

  

  唐秋秋自动无视了陆决的要求,他没有时间在这里耽搁太久,他还要去核实一下墨央的安危,不去亲眼确认一下他始终放心不下来。

  

  广都镇。

  

  “你有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墨千冢拍拍连昭的肩。

  

  连昭支着下巴:“刚刚药店老板不敢直视我们,可能做了对不起我们的事情是吧。”

  

  “没白教你。”墨千冢放下手脸色阴沉的从腰侧取下墨颠,转身大跨步向药店走过去,步步生风,带着杀气,让路人不由得都离他们远了点。

  

  连昭牵着马小跑几步跟上他:“先生先生,在这里杀人不好处理的。”

  

  墨千冢抽了抽嘴角,抬手敲了敲连昭的脑门。

  

  药店老板被墨千冢攥着领子提起来按在墙上,吓得脸色苍白哆嗦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应该知道,我想知道什么吧。”墨千冢带着谦和有礼的微笑,如果无视他手背上暴起的青筋和被捏的快断气的店老板来说,倒像是闲庭信步,说完他便松了手,店老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说,我说……”店老板连连叩首:“早先有人来打听您的事儿还有一个五毒的事儿,我一时鬼迷心窍,就说了有个五毒弟子每月都和您差不多时间来,好像看不见……”

  

  “我真的是鬼迷心窍啊大侠!”店老板吓得哭了出来。

  

  “你鬼迷心窍关我什么事。”墨千冢轻轻一笑,连昭自觉地跑出去关了门。

  

  哎,招惹谁不好,招惹先生,祈祷你能留个全尸。


  

  

  ———TBC———

  


评论(1)
热度(12)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