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唐准番外①

*前文目录点这里

*这是七年前的故事


  “大叔?这位叔叔,醒醒?”

  

  由远而近的呼声,伴随着用力的摇晃,让唐准感觉自己五脏六腑一阵翻腾,几乎连隔夜饭都能吐出来。

  

  你们恶人谷的人都这么暴力的吗。

  

  唐准在被扶起来之前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好像是在投奔恶人谷的路上,为了赶路展开了机关翼。

  

  恶人谷天干物燥,风还特别大,刚用轻功赶路了没一会儿就听见机关翼发出咔吧一声熟悉的脆响,然后是熟悉的旋转坠落加脸着地。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应该是摔晕了,感觉不到左脚的存在,膝盖以下没有知觉,那就是骨折了。唐准迅速在心里估算完了自己的伤势,然后在对方跃跃欲试地想摘下他面具掐人中的时候,睁开了眼……

  

  眼睛痛。

  

  正午的太阳明晃晃地正挂在头顶上,尤其眼前这个人还是个全身戴满银饰的五毒弟子,全身反射的光芒让唐准感觉眼前一片亮闪闪的,头晕眼花什么也看不见了,硬生生被闪出了两滴英雄热泪。

  

  “大叔你还好吗?”对方看见他醒了,于是也很是遗憾的收回了揭面具的手。

  

  ……大叔?

  

  唐准感觉自己有点心力衰竭,他今年才二十一岁,虽然经常被人说看起来长得比较老成,性格冷冰冰的看起来也总有种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威严感,但是被叫大叔还是第一次。

  

  “……这位唐门大叔你是个哑巴吗。”毒哥语气更加遗憾了:“太惨了,你是来恶人谷避难的吗。”

  

  “不是。”唐准觉得自己再不说什么,这个少年肯定在脑子里不知道脑补了什么有的没的,比如他可能的凄惨身世什么的,为了少点麻烦,他还是开口否认了。

  

  “那你就是不喜欢说话咯。”五毒蹲下来看着他摔在地上脏兮兮的脸上下打量,唐准这才看清楚他的脸,确实是张非常好看的脸,比起俊美,唐准觉得用漂亮来形容更为贴切,但是又不会让人觉得女气,他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睛,伶俐通透,看起来很是乖巧。五毒托着下巴想了会儿:“反正我也有考核的权利,那我问你,你来回答。”

  

  “好。”看来这个少年在恶人谷也是有一定权力的,唐准入谷心切,顺从地点了点头。

  

  “姓名,年龄,为何投奔我恶人谷。”

  

  “唐准,二十一,为躲避仇家。”

  

  唐准发誓,听见他年龄的时候,少年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躲避什么仇家?”

  

  “我杀了委托人。”

  

  少年点了点头:“那确实是混不下去了,好了,问完了。”说完他挽住了唐准的手臂:“你腿受伤了吧,先跟我回谷治疗一下,之后会有人再来排查你的嫌疑的。”

  

  “哦,对了,我叫何泱。”少年侧过脸提起刚刚放下的草药篓:“你在这儿要不是遇见我,说不定就被谁捡回去当药人了。”

  

  “多谢。”唐准在来恶人谷之前也打探过消息,恶人谷对于谷内的约束力向来不高,像少年说的,如果他被抓去当成药人,也没有人会管,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做唐准这个人没有存在过。

  

  把唐准带回去洗洗干净之后,何泱也看出了他确实年龄并不大。唐准伤的不重,也算不上轻,左腿骨裂,需要卧床休养一个月,然后可以在外力帮助下左脚不沾地的慢慢复健。如果他遇到的不是何泱的话,这个时间只会变得更长,谁让何泱是恶人谷出名的医师呢,总是有真本事的。

  

  对了,何泱是一名修习了补天诀心法的五毒弟子。

  

  “对了,你住在这里要小心几个人。”何泱的住处在恶人谷外围了,这里环境稍微好一点,可以种植一些娇弱的药草,何泱帮他打上夹板,又回去整理自己的草药篓:“住在不远处的有个叫陆决的傻子,你不要理他,他对成年男人有敌意。”

  

  “我知道了。”唐准点点头。

  

  “还有一个,穿的像个煤球似的,叫裘休鸣的,你也别搭理他,他是个变态。”何泱扳着手指一一例举:“还有东边住的那个老藏剑,西边住的那个老霸刀,他们两个要是打起来了你别乱掺和,等他俩自己打累了就消停了,每天都来一次也不嫌烦。西边还有个七秀,你别看她,她被负心汉毁了容,特讨厌别人盯着她的脸看。”

  

  ……恶人谷这么水深火热的吗。

  

  “多谢。”唐准一一记在心里。

  

  “我自己住在这里也没人陪我说说话,捡了个人回来话还这么少。”何泱鼓起脸颊:“唐什么来着,你能多说两句话吗。”

  

  “唐准。”唐准顿了顿,低下头:“抱歉。”

  

  他是唐家堡一对夫妇的遗孤,从小就只被灌输了杀人,做任务的概念,日复一日的训练和任务,年复一年的历练和暗杀。对他来说语言只是用来接受任务和汇报任务所用,他不擅于和别人交谈,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别人的好意。

  

  “算了,我也不强求了。”何泱伸手敲了敲他的膝盖:“你不会恩将仇报吧。”

  

  唐准摇摇头:“不会,你救了我。”

  

  没有任务要求他对何泱下手的话,他没有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下手的理由,虽然他一向是听命行事,但是也还有自己的原则。刀口舔血,在死亡边界行走的职业,没有别的可以许诺,但是会将这份恩情记在心里,他欠何泱一次。

  

  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唐准宁愿当初自己从未见过何泱。

  

  那一年何泱十七岁,唐准二十一岁,年轻张扬的恶人谷医师,不懂感情的杀人机器。

  

  而这就是悲剧的开始了。

  

  唐准样貌武功都是极好的,伤养好之后就正式加入了恶人谷,从最基本的无名小卒做起,这时候他也逐渐意识到了何泱在谷里的地位。医者父母心,堕入恶人谷的并不多,尤其还是何泱这么没什么怪癖,还好说话的医师,谁遇见了都要给他几分薄面——毕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求到他头上去。

  

  当然有几个人是例外的,一个就是何泱提醒过他的裘休鸣,裘道长跟何泱说话的时候总是客客气气的,但是总带着一种无法忽视的恶意,唐准对于这种情绪十分敏感,而且他确定裘休鸣在提起唐准借住在何泱这里时,恶意更重了。

  

  还有一个,是个叫墨千冢的万花弟子,他很少来何泱这儿,但是和何泱的关系却比何泱那些邻居们要好得多,说嫌弃何泱就嫌弃何泱,说挤兑他就挤兑他。他比何泱大两岁,比唐准小两岁,但是恣意张狂的性子让唐准也不得不低头认输了,墨千冢第一次看见唐准的时候,就直接当面表达了自己的嫌弃。

  

  “这位大哥,你是打算一直住在我们泱泱这儿吗,你是不是想占我们泱泱便宜,还是对我们泱泱有什么非分之想?”

  

  “???”

  

  非分之想,什么?

  

  从来没有接受过感情教育的,连初恋都没有过的二十一岁大龄纯情青年唐准陷入了迷茫之中。他只是暂时没有地方住,留在这里复健,帮何泱打理院子同时努力完成谷内下达的任务,争取早点买下自己单独的住处……

  

  这算非分之想吗,唐准陷入了沉思,原来恶人谷之内不许自己买房,他记住了。

  

  “噗呲。”何泱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了千冢,我当初捡他回来之后就确定了,他什么都不懂。就算他想做什么,我之前也给他种了蛊的。”

  

  唐准突然觉得何泱的笑容变得黑了起来,当着本人的面说你给他下蛊了……真的好吗,唐准不是很理解这种交代底牌的行为,如果自己真的要害他呢,一定会想办法处理掉蛊虫,这样他下蛊的意义就没有了,不是吗。

  

  唐准感觉自己在何泱这里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事情。

  

  “我感觉你就是比较好骗,万一他演技特别好呢,你看看对面那个啥玩意儿……哦,裘老变态,演技一流,出去还不是把人家小姑娘骗的团团转。”墨千冢翻了个白眼:“这次我忍了,下次你再捡什么阿猫阿狗回来,我就帮你处理了,我那边正好缺几个靶子。”

  

  “好的好的,我保证不捡了,这是最后一个。”何泱鼓起脸颊凑过去,撒娇似的蹭了蹭墨千冢的手臂:“你别生气了。”

  

  可以放心将脉门交到对方手里,他们两个是可以相互托付性命的交情。唐准马上在心里推算了出来。

  

  “何爸爸!!!爸爸!!”一个青年大呼小叫地冲过院门一路跑过来:“我刚刚捡到了一只奶猫!它快不行了!快快快救命命命命——”

  

  “草泥马陆决,我就知道你什么屁事都来烦泱泱。”墨千冢二话不说扭头一脚踹在了陆决大腿上。陆决疼的嗷呜一声,手里捧着的小奶猫脱手而出,划过一道弧线。

  

  唐准及时伸出手接住了被抛过来的奶猫。

  

  弱小的,柔软的,温热的小猫还没睁开眼,咪呜咪呜虚弱地叫着蹭了蹭他的手。唐准从来没有和这么脆弱的小东西相处的经验,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整个人都已经僵硬掉了,护着小猫咪一动不敢动。

  

  从此开启了众人命运无尽的纠缠。

  

  那时他们都还年少。


  

  

  ——TBC——

  


评论(4)
热度(15)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