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锤基」谎言之证 ①

*双国王设定,中世纪au,有黑化锤出没

*新手司机,有车,走外链,别转载


  落日的余晖迎来夜色最后的遮敛,广袤的平原上迎来盛大的庆功宴,年轻的新王终于结束了战争——篝火,美酒,歌舞和欢笑,女人和儿童,士兵们卸下了战甲,投身这一场飨宴。

  

  “出去。”

  

  幽暗潮湿的地牢,透过狭小的天窗漏入丝丝缕缕跃动的火光,Loki倚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直到听到那熟悉而沉稳的脚步声踏过漫长的青石板路,停驻在牢房门前。

  

  战争结束的原因很简单。

  

  阿萨的新王,俘虏了约顿的王,终结了绵延了数百年的纷飞战火,将另一位王收为自己的阶下囚,以此换来两国短暂的和平。

  

  “让我看看这是谁。”Loki睁开眼睛,一双绿眼睛染着高傲的笑意,他站起身,仿佛穿过富丽堂皇的回廊,仿佛没有带着沉重的枷锁。踱着步子走到门边,一字一句说得讥诮:“我们伟大的Thor·Odinson,此时此刻阿萨的王,不去和他那些愚蠢的臣民们共享这窃来的胜果,而是来关心你的阶下囚,有没有因为故土而伤心流泪?”

  

  “够了,Loki。”Thor打断了他的话语:“你知道这是唯一结束战争的方法,我别无选择。”

  

  “是,是,是。”Loki晃了晃手上的镣铐,沉闷的金属撞击声叮当作响,他努力挺直了脊背,带着一贯冷漠而讽刺的嘲弄:“希望你是来告诉我行刑的日期,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我不会杀你。”

  

  “那我应该感谢你的怜悯吗,仁慈的Thor·Odinson。”

  

  多可笑啊,阿萨的王储伪装成一个奴隶潜伏到他的身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忍受着奴隶凄惨下贱的生活,忍受着他的刁难戏弄,只为了夺取他的信任,只为了在战场上从背后给他致命一击,以光复阿萨王族昔日的荣光。

  

  他做到了,带着敌国的王作为最珍贵的俘虏,用这赫赫战功换来了新的王冠。而他,在被利用完之后,只能像个丧家之犬一样卑躬屈膝,被锁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乞求着他曾经的奴隶施舍给他一分一毫生存的空隙?

  

  让这一切通通见鬼去吧。

  

  早知道在奴隶市场遇见这个人的时候,他就不该将人买下来,而是用手干脆地扭断他脆弱的喉咙,用他的血来洗刷自己的耻辱。

  

  “你在试图激怒我,你想让我杀了你,Loki。”Thor垂眸看着他,地牢里光线昏暗,Loki看不清他的表情。

  

  是洋洋得意呢,还是带着同情与怜悯?饶了我吧,这两样可都不像是会出现在Thor·Odinson脸上的表情。

  

  历史永远由胜者书写,没人会在意败者被车轮碾成的血泪,他们只会叫嚣着,高呼着,要把他送上火刑架,祭奠死去的英灵。Loki哪怕是在地牢里,也能听到阿萨人的窃窃私语,躁动不安的人心。

  

  他们畏惧这个声名狼藉的敌国之王,他们将他描绘成神话里的恶魔,而他们的王储,就是带来了光明的救世主。

  

  “你总是自以为能看透我,Thor。”Loki躬身在地上清理出一片干净的地方,掸了掸衣角沾上的尘土,席地而坐,优雅而自然,仿佛屁股下面不是松软潮湿的泥土,而是他高高在上的王座。他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动作不太美观,但是让他被锁着的双手可以轻松点。

  

  “如果这些可怜的人们知道,他们的新王,是爬上了他们口中那个恶魔的床,才有了现在的一切,Thor,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Thor沉默了。

  

  然后他忽然笑出了声。

  

  “你在笑什么?”

  

  “如果你是想激怒我的话,恭喜你,Loki,你做到了。”

  

  牢门被打开,锁链被甩在墙壁上,Loki感受到自己的脖颈落入熟悉的灼热的掌心,手指收拢,挤压出胸腔残存的空气。鼓膜放肆地躁动,窒息感让他头晕目眩,只能听到愈发清晰响亮的心脏的轰鸣。

  

  然后他被丢到了地上,咽喉火辣辣地疼,冰冷潮湿的空气再次灌入身体,痛得他趴伏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

  

  “我真该把你的嘴缝上,或者拔掉你这根巧舌如簧的银舌头。”Thor的手指从他的耳后划过,落在Loki细长白皙的脖颈,他脖颈的线条优美而脆弱,仿佛稍稍用力就会打碎的艺术品:“不过有件事,你提醒了我,Loki。”

***********

点这里点这里←


———TBC———


评论(12)
热度(105)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