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13

*前文目录:点这里←


  “妈的。”墨千冢赶到墨央住处的时候已经迟了,满地狼藉,喷溅的血液已经变黑成了抹不掉的斑点,几具没有下葬的腐烂的尸体,该庆幸是深秋时节,没有那么多横飞的蝇虫。

  

  连昭默默地用草席把尸体卷了卷,拖到了院子外面排排放好。

  

  墨央的宠物们都留在了这里,对方有意没让他带走。它们也都是认得墨千冢的,一个个乖乖的跟在了墨千冢身后。

  

  “至少能肯定的是,央央没死。”墨千冢拍了拍双生灵蛇的头:“对方必然是有求于他,不然不必这么大费周章。”

  

  双生灵蛇和主人伴生,若是主人死了,那也会陷入沉眠再不苏醒,直到死去。

  

  而且有一点是他们疏漏的,五圣教弟子的毒物,从小随同他们一同长大,炼蛊,早就是最亲密无间的家人了,即便分开,也能隐隐感觉到主人的方位,回到他身边保护他。

  

  所以对方不让墨央带上蛊虫,反而是下下之选,只是相隔太远,墨千冢也有点怀疑准确性。

  

  “哟,秋秋弟弟。”连昭忽然大声打了声招呼,墨千冢知道他是在提醒自己。

  

  “让他进来吧。”墨千冢回了一句。

  

  有什么事情是能让唐秋秋感到恐惧的呢,他现在知道了。

  

  几乎是在接近墨央住处的时候,那种不祥的预感收拢成网,牢牢的抓住了他的心脏,向下坠入无底的深渊。尤其是在看到连昭蹲在几具尸体旁边用小树枝戳来戳去的时候——

  

  “前辈。”唐秋秋感到自己连话都说不出了,艰难地走进了屋子。

  

  “他没死,是青城派的人手。”墨千冢挪开脚,露出一直踩着的一行小字,因为是沾着血写成,字迹显得有些淡。

  

  唐秋秋蹲下来。

  

  是四个字,左边是青城,墨央认出了他们极力想要隐藏的武功套路。

  

  右边是秋秋。

  

  被很用力的一条横线划掉的,已经模糊了的秋秋两个字。

  

  墨千冢居高临下的看着唐秋秋:“他很明显,不想让你插手这件事,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让你知道。只不过,没想到不用我去找你,你自己就来了。”

  

  唐秋秋握紧了拳,又慢慢松开,伸出手指轻轻抚上墨央留下的字迹。他不知道墨央当时写下这几个字是什么心情,但是他这时候并不需要墨央对他的关心和照顾。

  

  我喜欢的人被人带走了,如果还只是为了自己的安危而不插手的话,如果墨央真的有什么危险的话……唐秋秋站起身。

  

  “虽然我学艺不精,但是在很多地方唐门有自己的绝学,我想会帮上忙。”唐秋秋直视着墨千冢:“我要跟你们一起。”

  

  墨千冢挑了挑眉:“我刚刚打算,你要是听话的走了,我就杀了你,看来不需要了。”

  

  青城派活动在苍山洱海一带,距离这里不算太近。而且根据双生灵蛇的感应,墨央现在的位置差不多也在苍山洱海的方位,所以苍山一行看来无法逃避了。

  

  “带上这个。”墨千冢伸过手。

  

  唐秋秋低头看了一眼……

  

  蓝紫色胖嘟嘟的小蝎子冲着他摆了摆尾巴上的毒钩……唐秋秋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太好,腿有点儿发软。

  

  “你怕这些?”墨千冢又伸出另一只手,唐秋秋能清楚地看见他白皙的手腕上缠了一圈紫红色的风蜈,他把两只手都递到唐秋秋面前:“选一个,他们都能感应到央央的位置,到时候我们分头行动会方便的多。”

  

  唐秋秋咽了口唾沫,正准备伸手接过小蝎子,连昭忽然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一把夺走了小蝎子:“我的轻功不太适合带着风蜈,所以还是你带着吧,秋秋弟弟。”

  

  ……我没有你这么个哥哥,你走。

  

  唐秋秋脸色煞白的接过风蜈,感受到那密密麻麻的小脚爬过自己的皮肤……往上一直停到肩上。唐秋秋走路都飘了起来,唐秋秋坚持住,你不能怕,忍住不能晕,忍住忍住,这些都是墨央的宠物,如果你要和墨央在一起你不能怕他们,墨央还在等你去救他。

  

  “他还好吗?”连昭悄悄扯了扯墨千冢的袖子。

  

  “我觉得悬。”墨千冢准备伸手扶住唐秋秋,被唐秋秋用颤抖的手拒绝了。

  

  唐秋秋俯下身扶住膝盖喘了会儿气,直起了身子,虽然还是脸色惨白,不过已经不再发抖了:“我没事了,我总要习惯的。”

  

  “我现在觉得你小子还有点儿顺眼了。”墨千冢收回了手,拍了拍蹭到他腿边的双生蛇:“连昭,里飞沙留下,我们轻功赶路。”

  

  “我多问一句。”墨千冢眯了眯眼:“你的机关翼没有学到唐准的精髓吧。”

  

  ……原来师父你的机关翼已经丢人到堡外了吗。

  

  唐秋秋捂住了脸。

  

  苍山洱海,一处小院。

  

  裘休鸣和墨央对坐棋盘两边,相对无言,只有裘休鸣自己捻起棋子,又落下,清脆的落子声。裘休鸣这次归来,变得沉稳的多的了,如果说曾经何泱认识的裘休鸣,还是那个不屑于隐藏对别人的恶意,嚣张疯狂的极道魔尊。

  

  那么现在这个裘休鸣,如果安静下来,就好像真的是名门正派,像是一个真正的纯阳弟子那样仙风道骨。

  

  “当初离开恶人谷之后,我远赴西域。”裘休鸣揣度许久,再次落子:“我思考了很久,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什么。”墨央问。

  

  “即便是在恶人谷,也有众多条条框框,算不得自由,那我为什么要留在恶人谷。”裘休鸣抚上了自己脸上的伤痕:“那么就由我自己建立一个真正自由的地界,追随我的人,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这人已经疯了吧,墨央绷紧了神经。

  

  “你也知道的,只凭我一个人,还做不到这一点。”裘休鸣轻笑了一声:“不过明教毕竟不是一手遮天,我还是有了自己的信徒。”

  

  “这和你绑我来有什么必然关系吗。”

  

  “我一直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死而复生的。”裘休鸣落下最后一子:“我的追随者里也有当年的人,他告诉我,亲眼看见你,死透了。”

  

  裘休鸣伸手打乱棋盘:“四肢折断,血肉模糊,几乎死无全尸。看到你的药重出江湖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认错了,直到我的眼线确定那就是你本人。”

  

  “……”墨央沉默。

  

  如果对方一开始就带着他没有死这个想法来寻找的话,确实很容易找到蛛丝马迹。

  

  “为了找到你准确的住处,我手底下还死了不少人,终于探好了路。”裘休鸣将棋子分检好,开始新一轮的对弈,他没有抬头:“我需要你的蛊,五毒教向来护短,而一直被排斥,甚至死后都不能葬在五毒的你,不正好是最好的切入点。”

  

  “如果想要医术的话,我不是唯一的选择,相信也有想跟你同流合污的。”墨央双手交叠,手指收紧:“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虽然医术出众,但是在他之上的也不少,穷凶极恶之人也有,为什么会选择他。

  

  “生死蛊已经失传了。”裘休鸣忽然说。

  

  墨央呼吸一滞。

  

  “当初恶人谷的意思,要你亲自处决唐准,为什么最后死的却是你,原因不需要我再说了吧。”裘休鸣玩着棋子:“你既然爱他爱到会为他死,你们是怎么分开的,这倒是让我挺好奇的。”

  

  “所以,你只是打算冷嘲热讽我吗?”墨央深呼吸了一下,恢复了温和的笑容。

  

  裘休鸣小小惊呼一声:“哇哦,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小蝴蝶。”

  

  话锋一转,突然拔剑出鞘,挑起墨央的下巴,冰冷的剑尖轻轻抵上他的咽喉:“告诉我生死蛊的炼制方法,你知道的……你一定知道的。”

  

  “如果我不说呢。”墨央平静的回应。

  

  裘休鸣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会儿,又放下了剑:“那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毕竟已知的知道生死蛊制法的,只有你。”

  

  “我也想过凤凰蛊。”裘休鸣收剑入鞘:“不过还是算了吧,死而复生,还需要假死多年的调养让身体先慢慢愈合——你躺了几年?”

  

  “看来你了解的还不少。”墨央避开了他的问题。

  

  “你既然知道我在这方面下了功夫。”裘休鸣绕过石桌走到墨央背后,双手搭上他的肩膀,附身在他耳边笑出声:“那你也该知道,我知道你的小宠物们会带来什么人。”

  

  墨千冢,连昭。

  

  “当初追杀我,墨千冢是主谋吧,只可惜,你和唐准劳燕分飞,让我少了很多乐趣。”裘休鸣感受到墨央的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满意的拍了拍,顺手抚了墨央柔软的发丝:“他是个很好的哥哥,对吧,那你觉得他会为了弟弟杀掉他那个跟屁虫吗?”

  

  “还是说,他会为了你,杀掉那个小唐门。”

  

  “……”墨央陷入了沉默。

  

  如果是墨千冢的话,也许真的会。他清楚连昭一直喜欢墨千冢,但是墨千冢并不相信爱情,所以一直刻意的回避,好几次亲手将连昭推入死地。

  

  而唐秋秋,墨千冢本来就因为他的原因讨厌唐家堡的人,更别说唐秋秋还是唐准的徒弟,如果用唐秋秋作为交换墨央的筹码,他绝对不会犹豫。

  

  “所以我的小蝴蝶,现在可以答应,交出生死蛊的炼制方法了吗?”

  

  墨央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2)
热度(10)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