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锤基」谎言之证 ②

*双国王设定,中世纪au,有黑化锤出没

*车都走外链,禁转载

*前文:


  像所有传说里的故事一样,这并不是一个美好的相见。

  

  冰天雪地,阴沉沉的天空,飘些细微的雪花,堆砌成常年不曾融化的极北之境,在这里没有阳光,没有绿色,有的只是冰封的山脉,严酷的统治者,和骁勇善战的约顿人。

  

  所有人都知道,Loki·Laufeyson,他们的新王,从体格上来说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约顿人。他过于瘦小,甚至于刚出生就被遗弃,作为一个失败的,不受宠爱的王子。

  

  他曾一度被献祭为赠与死亡的贡品,又一次次从地狱边缘走回。

  

  有人说过,他是地狱归来的魔鬼。

  

  但就是这样一个不被所有人期待的王子,以一己之力挑动了约顿王室的内乱,趁虚而入,站稳了自己的位置,一步步靠近权力中心。当尘埃落定的时候,这个手上沾满父兄鲜血的小王子,已经成长为一个冷血的掌权者,他以铁血手段肃清了所有反对的声音。成为了唯一活着的,合法的继承人。

  

  很明显,别无选择,不是吗?

  

  所有约顿人都知道,他弑父杀兄,他心狠手辣,他诡计多端——他踏过血亲尸骨铺就的血路,他吟唱着邪恶的赞歌,他的王冠是由复仇的怒火铸就。

  

  但那又如何。

  

  没有人在意。

  

  人民永远不会在意统治者是谁,又经历了怎样的更迭。他们在意的,只有绵延的战火,只有邻国富饶的土地和累累硕果,只有他们年轻的新王,会不会带给他们从未见过的光明的未来。而现实并没有让他们失望,Loki是个很狡猾的对手,他的计谋让阿萨年轻的骑士被耍的团团转,他让常年夺走胜利果实的敌国军队,一夕之间溃不成军。

  

  数百年的仇恨,败者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战争中被俘获的阿萨军人沦落为永远的囚徒,被掳来的阿萨平民成为卑贱的奴隶,要知道,相对于约顿人高大的身材,有很多事情阿萨人有他们独特的办法。奴隶一直存在,哪怕王朝几经变幻,都没有消失——

  

  不管是哪个王国。

  

  贵族们会让自己的奴隶彼此厮杀取乐,一掷千金设下赌局,胜者趾高气昂的将他作为自己炫耀的资本,败者永远退出生命的闹剧,糜烂的黑色滋生在王国的阴影里。

  

  Loki回想一生时,可以毫不犹豫的说,自己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应该就是买下那个脏兮兮的大块头奴隶。

  

  他曾乔装成一个小贵族来到奴隶市场,作为一个年轻的王,他也有自己不愿表露的好奇心。当明显是贵族风格,花纹繁复优雅的马车缓缓驶过市场时,商贩们争相将自己捉到的阿萨人拉出来展示,体格健壮的就命令他们打斗,展示他们的结实耐用,祈求贵族老爷赏脸买下几个,那就是不菲的金额。

  

  血液,脏乱,恶臭,如同蝼蚁一般的不堪一击的奴隶们。

  

  而在正准备离开的时候,Loki看见了他。

  

  一个大块头的阿萨人。

  

  脏兮兮的看不出颜色的长发,粘着泥土的脸,阿萨人里也少见的,结实健硕的身材,酣畅淋漓的战斗,干脆利落的动作,轻松解决掉对手之后,用手背擦掉汗露出的一个爽朗的大笑,可惜实在太脏了,能看清的也只有那两排整齐的白牙。

  

  看起来傻透了。

  

  但那是他没有感受过的情绪,从出生开始,他的一生都在算计,一步一步踏错就是粉身碎骨,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必须恪守宫廷的苛责,才能换来父亲偶尔的赞赏,他没有权利露出这么真心的笑容。他所做的事,就像富丽堂皇的宫墙上难以剔除的血渍,提醒着王宫里所有的人他的残忍,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成为新王威严下又一个枉死的亡魂,没有人敢大声笑闹。

  

  而这么一个卑贱的奴隶,一个背井离乡,再也无法回归光明的阿萨奴隶,居然能露出这样的笑容。

  

  Loki又凝视了他一会儿,直到对方敏感的转过头来寻找这股肆无忌惮打量的视线的来源,他才错开了视线。

  

  “买下他。”

  

  “是,陛下。”

  

  然后他遗忘了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只是一个感兴趣的奴隶,确实用不上一个日理万机的国王太过费心,王权还不稳固,他要在意的事情还有很多。

  

  以至于再次见到这个阿萨奴隶的时候,他一时没认出来。

  

  他站在城堡上,俯瞰自己的国度。渺小的,如同蝼蚁一般的人民,奔走在街头巷尾,追逐着那么细微的生存的空间,勾心斗角,染上各种各样浑浊不堪的颜色,穷人为了一块儿面包大打出手,富人一掷千金只为了无聊的赌约。

  

  一切的黑暗,就像王宫花园里修剪不完的荆棘丛一样,茁壮成长,锐利而讽刺,稍不留神就会摧毁柔弱的花朵,却从未开出夺目的玫瑰花蕾,也从未被消灭。

  

  他看到了那个在修剪花园的奴隶。

  

  一头看起来光滑而炫目的金发,Loki觉得,很像吟游诗人口中,他从未见过的,那温暖和煦的金灿灿的阳光。金发的阿萨人弯着腰,耐心地将花朵和荆棘一一分离,修剪。他身材很高大——至少对于阿萨人来说算是高大,做起这种精细的事情看起来颇有些怪异。当他终于修剪完毕时,他抬起头看了一下天空,也让默默注视着他的Loki看见了他俊美的面容,深情而迷人的蓝眼睛。

  

  昏暗的,令人感到窒息的天空。

  

  在他眼眸里落下了一抹化不开的阴霾,年轻的阿萨人舒展了一下因为一直蹲着而僵硬的身体,又低头看着自己的杰作,露出了一个得意而满足的浅笑。

  

  “他是谁?”

  

  Loki没有回头,静静跟在他身边的宫女马上低下头,毕恭毕敬地回答:“这个奴隶的名字是Thor,是陛下半年前从奴隶市场买下的,据说他曾是一名阿萨的猎人。这半年来一直忠于职守,现在是园丁的助手。”

  

  是他。

  

  Loki略一思索,就从记忆的角落,扫出了自己当初一时兴起买下的那个阿萨奴隶。想不到那样肮脏的,分辨不出颜色的污垢下,掩盖的是这么耀眼的光芒。

  

  明明只是只卑贱的蝼蚁。

  

  Thor感受到花园里不同以往的寂静时,已经来不及了。他刚刚用园丁铲将一株幼苗拯救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转移到花盆里,在寒冷的约顿,任何新生的绿色的诞生都值得惊喜。

  

  Loki抬手,制止了近卫冲上去把这个胆敢无视国王的大胆奴隶制住的动作,只是安静的,看着他面带笑容地进行自己的工作。直到Thor发现Loki的来到,惊慌失措地收起了笑容,像其他奴隶一样跪在地上。

  

  他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不应该和其他奴隶一样,满面愁容,期期艾艾。

  

  Loki快步走上前,走到Thor面前,俯身——

  

  用冰凉的手杖挑起了他的下巴。

  

  Thor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声名狼藉的约顿王,和他设想中阴鸷疯狂的形象完全不符,是出乎预料的漂亮,他甚至看起来比自己年纪还要小得多。约顿人向来没有什么美的基因,他们体格高大,容貌粗犷,他一度以为这位传说中的王也是那个模样,或者更糟,但并不是。

  

  他有着墨色的微微卷曲的发,和一双湖水般的绿眼睛,其中埋藏着无法稀释的愁郁,他有高挺的颧骨,挺直的鼻梁,和紧抿的薄唇。他的身材并不高大,看起来似乎比自己还矮一点,也没有别的约顿人那么健壮结实。

  

  Thor只是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眼睛。

  

  “Thor?”

  

  Loki的声音也比他的想的优雅醇厚,一字一句,仿佛吐露出最优美动听的情诗。

  

  “是,陛下。”

  

  Loki收回了手杖,Thor顺势低下了头,作为奴隶,他本不被允许直视国王,刚刚的一眼已经是僭越。他看到Loki黑色的长靴微微抬起,停在他面前。

  

  没有人说话,只有点点雪花飘落,落在靴子上,化成点点滴滴的小水珠。

  

  Thor俯身,亲吻了那颗水珠。

  

  Loki看着他金色的发丝垂落在地面上,沾上了肮脏的泥土,微微皱了下眉。

  

  “以后你跟在我身边。”

  

  “是,陛下。”

  

  所有人都以为Loki是看上了这个奴隶出色的容貌,就连Thor本人也有些暗自的揣测,然而Loki并没有,Thor只是将自己的工作,从一个园丁的助手,变成了一个最卑微的仆人而已,虽然作为一个奴隶这已经是不可想象的殊荣。

  

  Loki·Laufeyson。

  

  在阿萨的传言里,他残暴而冷血,用巫术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他不择手段,他嗜血而奸诈。而在Thor看来,大多数时候,他都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书——

  

  他的书很多,Thor在打扫书架的时候,见过各种文字的书籍,有些甚至是已经失传的,古老的文字,被珍之又重地再次修订好,整齐的收入书房。

  

  没有人跟他说话,他会很小声地自言自语,然后认真地为自己看过的书做上详细的批注。

  

  如果有人能跟他聊天的话,他应该会是个很健谈的人,Thor心想。

  

  或许,留在他身边,是个不错的机会。


  

  

———TBC———

  

评论(6)
热度(85)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