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14

*萧一歌,31 。他……娃娃脸。

*前文目录:点这里←


  “以央央的武力值,选择不反抗的跟他走,那只能是对方的武力值在他之上。”墨千冢的武功在唐秋秋和连昭之上,为了照顾他俩的速度刻意放慢了轻功,也让他有时间分析处境。

  

  “央央和我武功相差不多,平时我们切磋是四六开,他四我六,但若是真的以命相搏,我不是他的对手。”墨千冢沉思了一会儿:“那么范围就小得多了。”

  

  “会不会是因为对方用什么来要挟?”唐秋秋开口问道。

  

  “央央有什么软肋?我?连昭?你?”墨千冢摊了摊手:“咱们三个不是都在这儿吗,就算当初对方用什么威胁央央跟他们走,现在过去这么久了,如果打得过,他现在已经逃出来了。”

  

  “所以我们现在不能贸然行动,首先要弄清楚对手是谁。”连昭做出了总结:“然后找帮手?我不觉得央哥哥不能对付的人,咱们两个在交战的时候能全身而退。”

  

  “帮手……陆决算一个,我之前有给他传信。”墨千冢想了想:“别的就算了吧。”

  

  他是在说唐准。

  

  唐秋秋清楚地感觉到了墨千冢糟糕的心情,理智的没有再多说什么,只不过陆决现在应该在唐家堡,收信赶到苍山洱海和他们汇合的话应该比他们慢两天左右。

  

  “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连昭忽然开口。

  

  “嗯?”

  

  “我觉得青城派的人也是个幌子,对方停在苍山洱海没有动,又让央哥哥看出来这是青城派的人功夫,很有可能青城派的人也是被利用了,对方是请君入瓮……”连昭想了会儿:“就是等我们去救央哥哥。”

  

  “所以,先生,你有什么仇人吗?”

  

  武功比墨千冢高强,而且可能还活着,并没有被墨千冢设计杀掉,而且智计过人的仇人——

  

  “……裘休鸣。”墨千冢马上在脑海里翻出了一个印象深刻的名字。

  

  墨千冢捏了捏拳头:“妈的死变态,如果真是他那我们必须另做打算,现在最好的结果就是不是这个死变态。”

  

  “???”唐秋秋一头雾水地摸了摸头发。

  

  “我给你解释一下。”连昭拍了拍他的肩膀,顺便给他科普了一下裘休鸣的可怕爱好:“是个被逐出恶人谷的家伙,原来在谷里的时候经常纠缠央哥哥,还想杀了他,这仇没报成,让他跑了。”

  

  唐秋秋听的在心里大骂变态,不过知道自己的对手可能是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家伙之后,心里却稍稍安定了些,至少比遇见什么不知底细的敌人要好得多,不是吗?

  

  既然过去是旧识,是仇人,那么必然了解对方的弱点,或者说是软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哪怕是最冷漠无情的人,也有自己活着的意义,所以对手是认识的人,他们还可以做好准备。

  

  墨央,墨央。

  

  唐秋秋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叹了口气。

  

  我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个小孩子,或许我的武功并算不得出众,但是作为一个唐门弟子,修习了唐家堡的武学,在机关陷阱方面他绝对比所有人都精通的多。

  

  既然对方有意请君入瓮,那不如将计就计,反将一军,提前将场地变为自己的主战场。

  

  唐家集。

  

  “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儿啊发生了啥啊??”陆决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唐准:“这孩子是谁的啊,我咋没听说你成亲了还有这么大个崽儿。”

  

  唐准默默地抬手,把怀里孩子试图塞进他鼻孔的手按下去:“她父亲有急事,要我帮忙照看两天,任务。”

  

  哦,意思也就是对方付钱了,让唐准看两天小孩儿……这谁家爸爸这么心大让一个杀手给你看小孩儿啊???

  

  陆决看了看气鼓鼓的小包子,是个小女孩儿,一岁左右,胖乎乎的小脸儿,看起来特别讨喜,只是一双大眼睛是异样的颜色,一只是黑色,一只是晶莹剔透的灰白色,直勾勾的看着人的时候,让人浑身发毛。

  

  小女孩儿抬头不情不愿的看了陆决两眼。

  

  然后抬头看了看他头顶,咧嘴笑了起来。

  

  哎呦我去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儿啊。陆决吓得头发差点儿竖起来,要不是为了不在老朋友面前丢脸,他已经炸了毛跳出去三米开外了。

  

  “萧一歌说,她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唐准把小孩儿举起来,往陆决眼前递了递:“前辈要抱会儿吗?”

  

  小女孩儿伸着手试图抓陆决耳环。

  

  “萧一歌是谁?”陆决苦思冥想,没在脑海里调出这么个人,看起来不是江湖中人。这名字还真是……随便啊。一边干笑着往旁边挪了挪:“不用了不用了,我一直很怕这些神神怪怪的哈哈哈。”

  

  “她爸爸。”唐准又把一脸惋惜的小孩儿抱了回来,继续阻止小孩儿把手塞到他鼻孔里。

  

  “那她是谁?”陆决又挪了回来。

  

  “萧一歌的女儿。”唐准回答。

  

  这跟没问有什么区别???你认真的吗师弟??急,师弟傻不拉几的怎么办?

  

  唐准也发现了哪里不对,又面不改色的补了一句:“她叫萧笑。”

  

  萧笑听见有人喊自己名字,笑得更开心了。

  

  这起名技术是祖传的吗?

  

  “前辈,头顶。”唐准打断了陆决的怀疑人生,陆决也感受到了头顶的破空声,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两只爪子毫不客气地抓住了他的头发,还揪了一小撮儿下来,压的陆决一个趔趄。

  

  这个久违的触感,这个似曾相识的传信方式,这个不常见的传信隼……

  

  “草泥马墨千冢!”陆决把墨千冢的隼从头上抓下来,别人都用飞鸽传书,只有墨千冢嫌飞鸽太慢,养了一群隼来传书,陆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打开了密信。

  

  “哎呦卧槽!”刚看了一句陆决脸色就变了。

  

  唐准默默地看着他。

  

  陆决把小字条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用内力毁去,挤眉弄眼地挠了挠头,最后长叹了一口气:“那啥,我有点事儿要先走了。”

  

  唐准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和我有关吗。”

  

  陆决的死当初也是插在他心里的一根刺,陆决这个人他了解,看起来大大咧咧,甚至说疯疯癫癫的,实际上是个很照顾别人情绪还很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既然他能出现在自己面前——虽然一开始他以为是萧一歌说过的大白天见鬼了,直接无视了陆决走了过去。

  

  既然他告诉自己他没有死,那只有一个解释。

  

  他对当年的事情已经放下了。

  

  对何泱的死放下了……或者说何泱没有死,然后陆决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愧疚,甚至和墨千冢握手言和了?

  

  “和何泱有关?”唐准又补了一句。

  

  陆决整个人都僵了,笑容逐渐消失。

  

  “果然。”唐准点了点头。

  

  陆决又挠了挠头,最后长叹一口气:“墨千冢不打算让你知道他的住处,不过这个应该不算我毁约,我既然出现了,你自己应该也想的到。”

  

  “何泱确实也没有死,不过他被人带走了,下落不明,墨千冢要我帮忙找到他。”陆决皱起了眉:“何泱已经不是何泱了,唐准,我明白为什么墨千冢要回避你。”

  

  但是这个是回避不了的,只要唐秋秋还在,只要唐秋秋和墨央继续交往,那么他们的见面无法避免。

  

  墨千冢自己也知道,所以只是让陆决不告诉唐准具体的住处,这可能是最大的退让了吧。

  

  “……”唐准沉默地低下了头,萧笑也感觉出了他心情不好的样子,挥着小胖手拍了拍他的脸颊安慰。

  

  “哟,怎么了这是。”忽然陆决背后出现一个声音,陆决这才发现有人悄无声息的近了自己的身,顿时觉得浑身一冷。

  

  “萧一歌。”唐准对着来人点了点头,把萧笑递了过去,对方熟练的把小孩儿抱了过来。

  

  是个五毒弟子……大概吧。

  

  陆决只能从他斗篷下若隐若现的的银饰和手里拿着的虫笛辨别他的身份,他披着一件看起来就很厚实的黑色斗篷,背后背着一个大包裹,陆决能看见里面露出了重剑轻剑还有少林弟子的棍棒。虽然背着这么重的东西,但是他走路轻飘飘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他脸上带着一个华丽到夸张的金色大面具,看不见长相,不过从声音来看应该很年轻,还带着点儿软糯糯的奶音,不过最让人挪不开眼的是,他露出的两只眼睛也是异色的。

  

  左黑右灰。

  

  比萧笑的看起来还要让人感觉浑身发毛,是那种看起来不像个活人的眼眸。

  

  陆决后退了一步,萧一歌抬头看了看他头顶。

  

  “他在跟别的鬼说你在恶人谷的时候偷看邻居霸刀小哥洗澡,被当场抓到打了一顿。”萧一歌抬手指了指他头顶:“还有……唔唔唔——”

  

  唐准二话不说迅速捂住了他的嘴。

  

  陆决脸都绿了。

  

  萧一歌奋力扒开唐准的手,一把扯住了陆决的袖子,神情万分真挚:“这位小哥……”他又抬头看了看陆决的头顶,点了点头:“哦,陆决。在下人送外号驱鬼大师萧一歌,是个方士,跟外面那些没有真材实料的江湖骗子完全不一样。您身上至少有九只鬼,需要驱鬼业务吗,看在您认识我最大的顾客唐准的份上,第二只起给您九折,怎么样!”

  

  陆决一脸麻木地看了看唐准。

  

  唐准悄悄扭过了头,陆决用自己的人格担保,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唐准绝对在心里偷偷嘲笑自己了!

  

  “对了。”萧一歌眨了眨眼睛。

  

  “你们刚刚,说的是何泱师弟吗?”

  

————TBC————

评论(10)
热度(12)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