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锤基」谎言之证 ③

*中世纪au , 双国王设定 , 前期奴隶设定,黑化锤预警,有车就走外链

*前文:  ,


  Loki或许不是一个好的家人,好的国王,好的统治者,他太过冷漠。但他绝对是一个好的诗人,一个好的朗读者,他能用他美妙的声音,将最枯燥无味的故事,勾勒为引人入胜的诗歌。

  

  而Thor,大多数时候只是作为他的倾听者,不发一言,安静地仿佛不存在。

  

  一如现在。

  

  Loki翻开一本书:“渡鸦归巢,日落黄昏,礁石弥留着些许的热气,夕阳,我愿将你停留在我的胸膛。然而,这永夜的国度终将来临,万物永寂,日月不存。”

  

  他用手指轻抚着泛黄的羊皮纸,声音温柔而磁性,逐字逐句仿佛悄落在耳边的低吟。然后他抬头看向了传闻中被他过分偏爱的,正在安静地整理书架的金发奴隶:“Thor,阿萨的阳光,是什么模样。”

  

  他确实很喜欢这个与众不同的奴隶,他不会卑躬屈膝,也不会战战兢兢,他对Loki尊重却不疏离,这是Loki从未体验过的交往体验。至少在他厌烦之前,他会把Thor一直留在身边。

  

  “大概是,温暖的,像被喜欢的人悄悄握住了手心,整个人都暖洋洋的,陛下。”Thor单膝跪地行礼,低下头,想了一会儿,回答道。

  

  他无法想象。

  

  Loki·Laufeyson,一个只爱着自己的人,他得到了别人眼中至高无上的一切,但他也一直孤独,孑然一身,从阴影里走到另一处阴影里,从未逃离。

  

  甚至从未得到过母亲的亲吻,父兄的祝福。

  

  他的一生仿佛只是为权利而生,没有人会关心他的冷暖,他没有朋友,没有爱人,也没有被爱过。他漆黑如墨,又洁白如雪,融化成一片抹不开的灰。

  

  “手。”Loki说。

  

  Thor顺从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高举过头顶。

  

  约顿人的体温普遍很低,王族更甚,虽然他们并不怕冷。Thor的手接触到一片微凉而光滑的肌肤,彷如新雪飘飘转转,温柔地栖在手心里,逐渐被体温消融。这种感觉足以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Thor僵着身体,他感觉到Loki将手放在了他的手里——

  

  他们从未如此接近过。

  

  一个传闻中嗜杀的王,和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阿萨奴隶,他们本不该接触。Thor的心跳有点快,他很确信,如果Loki对他心无怜悯,那么稍后等待着他的只有死路一条,或许就是以亵渎王室威严的名义。而他有着必然不能死的理由。几乎是在Loki靠近的同时,他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在王的责难下保全自己的性命。

  

  他不怕死亡,但是他现在还不能。

  

  然而Loki只是将手放在了他的手心。

  

  和Thor温暖而宽厚的手掌相比,Loki的手小了一圈,也更瘦而细长,骨节分明,冰凉的手指抚摸过他粗糙的手掌,细心的翻看他手上每一个因为劳作而磨出的茧子,稍稍有些痒,像一片羽毛轻抚过心尖最柔软的地方。

  

  像一个婴儿,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第一次感知自己从未知道的世界。

  

  “阿萨人都是这么温暖的吗。”Loki说。

  

  Thor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已经设想了这个喜怒无常的王忽然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将他逐出书房,或者直接让卫兵把他拖出去枭首,结束自己这个胆大妄为的奴隶。然而他只是收回了手,低头俯视着Thor的眼睛:“我大概知道了,为什么我的父辈,我的族人,终其一生都在追逐着阿萨的国土。我以为他们是愚蠢的,是荒谬的,事实上,这一切都是必然的。”

  

  Loki握住了他的手腕,用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力道把他拉了起来。

  

  Thor顺从地站了起来,他们的身高本就相仿,所以得以平视。王宫里的奴隶,也要比别处的来的好一些,至少每天拥有干净的衣服,不用再穿的破破烂烂的,只是做的工作依然是最危险或者是最卑微的。他不知道Loki会怎么做,从没有奴隶敢直视一个王,尽管这是王的赦免。

  

  然后,Loki拥抱了他。

  

  空荡荡的书房,灯花噼啪作响,枯黄的羊皮纸,淡淡的油墨香,Loki·Laufeyson拥抱了Thor,或许不是以一个王的身份。他将下巴轻轻靠在Thor的肩膀,只是一个简单的拥抱。他喜欢Thor的温度,所以不满足于只是手掌的接触,那是他从未接触过的,温暖的仿佛要将人融化在怀抱里的,让人沉迷的存在。

  

  就在这样不被窥探的空间里,仅仅以一个学者的身份,让他为自己的偏心付诸行动。

  

  他真的很喜欢太阳。Thor感受到Loki卷曲的发丝轻轻蹭着自己的脸颊,柔软而光滑,墨色的发和他金色的发纠缠到一起,彼此交融。他不敢动,甚至于大气也不敢出,只是努力平复着几乎要跃出喉咙的心跳的躁鸣。他能嗅到Loki的身上有着冰雪一般清新而自然的气味,他的拥抱微凉而自持,他的呼吸平稳而轻柔。

  

  如果Loki曾经接触过其他阿萨人的话,他就会发现,Thor的体温是稍稍比其他阿萨人高上一些的,而这是阿萨王族的象征,就像约顿的王族要比其他人更加冰冷几分。王族总是与众不同的,纯粹的血统保留了众神的诅咒和祝福,流淌在血脉里代代相传,直到覆灭。

  

  就像约顿的冰雪,和阿萨的阳光。

  

  就像黑夜与晨光。

  

  他沐浴着阳光诞生,他踏过晨曦和朝露,吻过夕阳和晚霞,阿萨的王子是被众神所偏爱的孩子,他拥有阳光一般的笑容,他心怀宽厚,他是一位伟大的王。这是吟游诗人的歌谣,在王国里悄悄地传唱。

  

  而这位备受厚爱的王子,终将终结这一切。

  

  从那个拥抱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愈发亲密了起来。

  

  从简单的手指交握,到拥抱,到习惯。

  

  没有人想去改变,也没有人感到不适,就好像从上一世他们就已经彼此交缠,冷与热,冰与火,两个极端,他们相互吸引,又相互侵染,突破了身份与地位的不对等,像荆棘刺爱上了花朵,明知道靠近或许是彼此摧毁,却还是任由自己靠近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Loki不知道这是什么。

  

  Thor知道,但是他不会说。

  

  他们之间横亘着难以逾越的鸿沟和伤痕。

  

  他们彼此之间,也都有太多的隐瞒。

  

  或许就此止步,才是对两个人最好的结局,但是正如童话所说,命运不会停留在这里,所以,有了这个故事。

  

  “你听说过我的传闻。”Loki说:“在阿萨人的故事里,我是什么样的,Thor?”

  

  “他们说您是黑暗的君主,是复仇的焰火,是杀戮的罪恶,是谎言的凝结,陛下。”Thor斟酌了一下用词,回答道。他笃定Loki知道答案,他看过的书有阿萨的文字,而他不能隐瞒。Loki既然询问,那就是不会为此生气。

  

  那么,这是一场关于忠心的考验?Loki没有杀他的理由,他忠于职守,有求必应,他确定Loki不会起疑,也没有杀心。

  

  他的位置太过危险,只能步步为营。

  

  “事实上,你说的很好听。”Loki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很好看,眼角有细微的笑纹,仿佛那双绿眼睛都闪着点点笑意:“他们说我屠戮父兄,我盥洗室的水池是用亲人的骨铸成,我的早餐是母亲的血,这多么可笑。”

  

  Loki摊开手,他的手指修长而笔直:“我不知道什么是亲情,不过如果真的要我留下一位兄长的性命,我希望他是能给我一个拥抱的人。”

  

  “像这样吗,陛下。”

  

  Thor上前一步,搂住了Loki的腰,将他抱进怀里,像他们已经习惯的那样。

  

  他们的怀抱太过契合,动作太过自然,一次又一次,在只有他们两个独处的空间里,偷偷享受这本不该存在的接近。

  

  “有时候我觉得我应该是疯了,会允许一个阿萨的蝼蚁来亵渎王室的威严。”Loki将他冰凉的手指收拢在Thor的脖颈,手指下的肌肤带着有力的脉动和热度:“但是那又怎样,约顿的王室只剩下我一人,不会再有人约束我的行为。”

  

  “而我将为您献上我这份微不足道的忠诚,以换取您的垂怜,陛下。”Thor抬手握住了Loki的手,他没有用力,所以很轻松就可以拉开。他握住Loki的手,抬起,轻轻亲吻了他的手背。

  

  Loki垂眸看着他的胸口,他们靠的太近,他能看见Thor每一根顺滑光亮的发丝。然后Loki抬头笑了笑:“Thor,这可不是一位兄长的所为。”

  

  这就是他为什么偏爱Thor的原因,至少,他能让自己发自内心的露出几个微笑。

  

  “我以为,我们应该算是朋友,陛下。”Thor回答。

  

  而Loki只是用他那双仿佛洞察了一切的,深邃的绿眼睛,默默地看着他。

  

  我或许也是疯了,不想止步于朋友的距离。Thor心想,或许是气氛太好,而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他能看见Loki微启的,泛着微微水光的粉色的唇,看起来柔软而诱人,让人很想亲吻,烙上自己的刻痕。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然而Loki轻轻捂住了他的眼睛,也止住了他的动作,所有的暧昧戛然而止,一散而空。

  

  “Thor,你逾越了。”Loki退出了他的怀抱。

  

  “抱歉,陛下。”Thor低下头。

  

  他能感受到Loki慌乱的呼吸,和微微升高的体温。Thor看了看自己的手,似乎还残留着Loki的气息和微低的体温。

  

  他没有生气。

  

  所以这是个好的开始,不是吗,Thor·Odinson。

  

  

-tbc-

评论(7)
热度(92)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