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15

*前文:目录点这里←


  “啊,我和何泱师弟,那是一个很遥远很漫长的故事了。”萧一歌眨了眨眼,被陆决无情的打断。

  

  “长话短说。”

  

  “大概就是,因为我眼睛的原因,还有他父亲是个中原人,所以我们两家住的比较偏远,是彼此的好邻居。”萧一歌想了想,笑了起来:“他刚出生那会儿可好玩了,不和别的小孩儿一样皱巴巴的像个小猴子似的,而且特别喜欢笑,特别讨喜。他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后来我去了中原,听说他去了恶人谷,还不幸去世了,我还伤心过呢。”

  

  萧一歌笑的眉眼都弯弯的:“不过之后我就确定他肯定没死就是了,我有他小时候送我的小玩意儿,当时召过他的魂,没有召到。”

  

  陆决带着怀疑的眼神看了看萧一歌面具下略显圆润的下巴,和他瘦瘦小小的个头。

  

  他年纪有这么大吗?

  

  “我确实已经三十来岁了。”感受到陆决明显质疑的眼神,萧一歌索性摘下了那个华丽到夸张的金色大面具——他确实长得年轻,看起来不过就是个少年的模样,皮肤白里透粉,显得水润,让人想捏一把,没有胡子,没有皱纹,年轻的让人感到诡异。

  

  “这张脸从我开始修习方士的时候就没变化过了,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天资卓绝?”萧一歌摸了摸自己的脸:“因为看起来年轻,经常被质疑是不是江湖骗子,我就用面具挡着了……对了,这个面具还是一个藏剑的朋友送的,纯金的!”

  

  萧笑咿咿呀呀地伸出手去拍萧一歌的脸,萧一歌又带回了面具,陆决这才回过神,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唐准:“墨千冢能找我帮忙,那对方肯定很棘手,我觉得还是邀请你一起来比较好。”

  

  “我……”唐准有些犹豫,他欠何泱已经不知道几条命了,但是,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出现在何泱面前会不会适得其反。

  

  “如果你去的话,那我也一定会跟着去。”萧一歌插了一句:“你师弟厉鬼缠身,如果我不跟他一起的话,不出半月时间你就能给他上坟了。”

  

  说完他神色一凛,同时唐准僵住了身子,萧一歌直勾勾的看着唐准的肩膀,抬手迅速从斗篷里抽了一张符纸,手掌轻飘飘的落在了唐准肩膀上——只是看起来轻飘飘的,陆决清楚地看见唐准被压的晃了晃身体,然后听见一声似乎回响在四周的,细微的惨叫声。听的陆决汗毛直竖,蹭蹭蹭连退几步。

  

  “喏,这家伙刚刚想把手插到你师弟脖子里,表演一个血溅当场。”萧一歌淡定的用手指挑起唐准的下巴,唐准顺从的抬起头露出自己的脖颈,确实在他侧颈上多了一片泛红的淤痕,看起来就像指痕似的,是刚刚突然出现在他脖子上的。

  

  萧一歌手指下滑,在唐准侧颈厉鬼留下的印子上轻抚了一下:“好了,鬼气我给你驱了。”

  

  唐准点了点头,他虽然不像萧一歌那样看得见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但是他能敏锐的感觉到那个厉鬼的靠近,平时倒也有惊无险:“谢谢。”

  

  但是陆决总觉得这个画面……有点儿辣眼睛,为什么总觉得自家师弟跟被饲养的小动物似的,错觉吧。

  

  “不用谢,我给你记账上了。”萧一歌收回手,顺手在萧笑衣服上擦了擦:“他还没付钱,我必须得保证他生命安全嘛。”

  

  虽然见识到了萧一歌的过人之处,可陆决怎么想都觉得不太放心,萧一歌确实是很强的方士,但是不一定代表他武功高强,本来就是他请人帮忙,要是萧一歌受伤了他会很自责的。

  

  “你武功怎么样。”陆决问。

  

  “不怎么样,我也就补天诀和轻功学习的还不错,保命没问题的。而且,如果对方有冤魂缠身……”萧一歌抬头看了看陆决头顶:“像你们俩这样的,我还真不怕,嘛,你们要试试吗,保证带你们见识一下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笑眯眯的,似乎很认真的在考虑这么做的可行性。

  

  唐准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一步,把机关小猪隔在了两个人中间。

  

  “不了不了不了!”陆决看见他的眼睛就觉得浑身发毛,连连摆手:“你能自保就好,这我就放心了。”

  

  “好的,顺便,你真的不考虑让我帮你驱驱鬼吗,有一只现在在你头顶上扔自己的头玩儿来着……哎哎哎你别晕啊……陆决?陆决……”

  

  苍山洱海。

  

  “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动身了。”裘休鸣活动了活动手腕:“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我诚挚的建议吗,小蝴蝶。”

  

  “我又怎么知道,在交出了生死蛊之后,你会不会把我变成你的藏品,鉴于你曾经想那么做。”墨央颇有些不堪其扰,和裘休鸣相处的这几天,他一直明确的表示了拒绝,然而裘休鸣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一次又一次的进行询问,直到听到他心里最满意的那个答案。

  

  变态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有耐心的变态。

  

  墨央的待遇也算是座上宾,在裘休鸣这里衣食住行无不是上佳——裘休鸣是个很会享受的人,美食,美酒,美人,如果他没有那些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爱好的话,想来也会是江湖上又一段才子佳人的美事。

  

  可惜没那个如果。

  

  墨央抬起手,在他细瘦的手腕上锁了一个玄铁的镣铐,用内力根本无法挣脱,也将他的活动范围掌控在了裘休鸣的视线里,钥匙在裘休鸣手里,而他绝对不会一时大发慈心放他走。

  

  “哇哦,你终于理我了,小蝴蝶。”裘休鸣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我知道我这个人没有什么信用,但是现在,我回归中原武林根基尚不稳固,正是用人之际,只要你归入我麾下,我又怎么舍得对你下手呢。”

  

  “那么,这就是你拉拢别人的方式?”墨央扯了扯沉重的玄铁镣铐,带着这东西只是抬手一会儿就觉得手酸痛不已,更别说是运用武功招式了,也不知道裘休鸣从哪里找出来的。

  

  裘休鸣不气反笑,拍了拍手:“不用我再多费口舌吧小蝴蝶,你我都心知肚明,你的毒经可不比你的补天诀学的差……”他凑过来撩起墨央一绺白发在指间挽成个结:“不捏住蝴蝶翅膀,万一被蝴蝶反扑了一身毒粉,就不好玩了,是不是。”

  

  “那我又怎么知道,你的诚意在哪里?”墨央面不改色往后几步靠在了回廊立柱上:“你也知道,只能从我这里知道生死蛊的炼制方法,如果我宁死不说呢。”

  

  “得了吧,你要是真的求死,就不会在这里跟我周旋了。”裘休鸣好似闲庭信步,慢慢走过来凑的更近:“你要诚意的话,不如我放墨千冢一条生路?”

  

  墨央皱起了眉。

  

  裘休鸣满意的看着他不自然的表情:“如果我亲爱的小蝴蝶想看我的诚意,那我只能放弃了。我可是为我那位老朋友设下了一份大礼,就怕他无福消受了——对了,还有你们两个的小跟班,墨千冢还会留人在身边,挺有意思的。”

  

  他见过唐秋秋和连昭了,不过貌似还没有猜测出他和唐秋秋的关系,只是觉得和连昭表现出来的一样,只是一个仰慕着自己的后辈吗。墨央脑海里迅速闪过无数个念头,然后暗自松了口气——该说还好他并没有答应唐秋秋吗,两个人还保持着一种并非表面可见的暧昧感,所以没有被裘休鸣注意?

  

  他不想猜测如果裘休鸣盯上了唐秋秋会是怎么样,想都不敢想。

  

  “原本你是没打算留我一条生路的对吧。”墨央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心情,他现在不能示弱,不能给裘休鸣可乘之机,他必须在裘休鸣将他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之前给自己多争取一些时间,至少要给墨千冢他们留下警示。

  

  “我原本只是以为,你诈死远离恶人谷,不过既然知道了生死蛊这种东西……临时为你改变计划也不是不可以,我向来是个心善的人,对吧,小蝴蝶?”

  

  “你倒不如对你的那些爱人们说你是个心善的人。”墨央摇了摇头,扯着玄铁链绕到廊柱另一边,避开了裘休鸣的视线:“不得不承认,你许诺的确实很诱人,不过至少要等到我确认墨千冢没有受伤之后,才能给你一个答复。”

  

  “而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你的答复,小蝴蝶。”裘休鸣摊了摊手,语气瞬间冷到彻骨:“不过别让我等太久,要知道我不是非生死蛊不可,这只是我的第一选择而已。”

  

  墨央背着手,悄悄运起内力在廊柱不容易被发现的侧面刻下几道深深浅浅的凹痕。

  

  “当然,如果你愿意现在就给我一个答复的话,我甚至能将我的权力同你分享,想想,小蝴蝶,让我们带领着我们的信徒,统一混乱的中原武林,这岂不是一件美事。”裘休鸣忽然笑了起来,丝毫没有刚刚饱含杀气的样子:“我们今晚动身,算算时间,墨千冢他们应该已经快到苍山洱海了吧。”

  

  他抬手轻轻敲了敲墨央靠着的廊柱。

  

  “何泱,我等你的回答。”

  

  ———tbc———



评论(4)
热度(10)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