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16

*前文链接:目录点这里←


  可是陆决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一点,墨千冢对唐准的敌视程度丝毫不亚于看待仇人,平时碍于墨央但也不会表现得多么明显,可现在唯一的缓和剂不在场。

  

  所以当双方在苍山洱海的驿馆会和的时候,气氛就十分尴尬了。

  

  墨千冢当场就掏出了墨颠要给唐准一个充满老朋友爱与思念的玉石俱焚,被连昭一个抱大腿化于无形,如果连昭没有大喊着他还欠先生的钱他还不能死,那陆决会更感动于他的舍身相救。

  

  萧一歌抱着萧笑,父女俩表情统一的抬头看着他们几个人的头顶,啧啧称奇,两双阴阳眼闪闪发亮,仿佛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银子,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陆决打了个冷颤。

  

  唐准默默地后退两步站在了陆决身后,让陆决一个人面对大魔王的怒火,然后一双眼睛准确无误的盯住了试图把自己藏在驿站马后面的唐秋秋。

  

  唐秋秋同手同脚,僵硬地从驿站马后面蹭了出来:“……师父,真巧啊。”

  

  “你们?”唐准微微歪了歪头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唐秋秋又退回了驿站马后面,被嫌弃的马一蹄子踢了出来。

  

  “你怂什么怂。”墨千冢愤懑不平地把墨颠又挂回了腰间,活动了活动手腕,一巴掌拍在唐秋秋肩膀上,面带微笑地对唐准说:“你徒弟,跟我家央央是非常要好的好朋友,是吧。”

  

  唐秋秋感觉自己的肩膀都要被他捏碎了,他敢用自己的人格担保,长歌门那群单手托起几十斤的琴的怪力书生们,也绝对没有墨千冢的手劲大,现在的文人这么可怕的吗!

  

  “……”唐准眨了眨眼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小子可以啊,眼光不错。”倒是萧一歌马上笑呵呵地伸手拍了拍唐秋秋的另一边肩:“自我介绍一下,萧一歌,是一个方士,这是我女儿萧笑。我是何泱的老邻居……嗯,他还在村子里时候的。”

  

  “我听央央说过你。”墨千冢上下打量了一下萧一歌明显不配合年龄的娃娃脸,点了点头:“我是央央的同父哥哥,墨千冢,谢谢你曾经对我弟弟的照顾。”

  

  “都是朋友嘛,看在你是何泱亲哥哥的份上,需要驱鬼的话尽管找我,第二只起九折,价格公道,童叟无欺。”萧一歌顶着墨千冢杀人的目光和四溢的杀气,无知无觉般的把手搭在了墨千冢肩膀上一副感情很好的样子,因为他要矮一些,还一手抱着萧笑,所以看起来分外诡异。

  

  不过也没诡异多久,萧一歌只是顺势凑了过去低声说了句话就放开了手,没有给萧笑伸手抓墨千冢头发的机会。因为说的很快,也只有墨千冢听清他说了什么。

  

  墨千冢颇感兴趣地挑了挑眉:“我先前听说方士能通晓阴阳,得见亡者,甚至能将阴阳之力引做己用,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方士,我又怎么知道你是真是假。”

  

  唐准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似乎不太对?

  

  他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瞥了试图把自己藏起来的唐秋秋一眼,唐秋秋马上低下头从墨千冢手底下滑出来,小步小步地挪了过去。墨千冢也没说什么,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俩一眼,又低头和萧一歌聊天去了。

  

  “上次任务,何泱。”

  

  唐准看着唐秋秋,唐秋秋已经不是刚被他捡回唐家堡的那个小豆丁了,也到了长个子的时候,现在都已经到他鼻子高了,回去之后要给他申请大一号的制服了——唐准在心里夸了夸自己的细心。

  

  师父的意思是说,上次任务是自己应该知道是何泱,却隐瞒了任务结果。唐秋秋马上在心里翻译了出来,他承认自己确实有私心,但是他始终觉得这么做是应该的,尤其是在知道墨央和唐准的关系之后,说实话,备受煎熬,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质问自己,这么做应不应该,于情于理,于他们的情分,是不是合理的。

  

  “抱歉,师父。”唐秋秋在心里叹了口气。

  

  唐准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倒是让唐秋秋很意外,在他的印象里唐准一直是个把任务放在第一要务的,出色的唐门弟子,自己这种行为合该遭到训诫才对,但是他并没有。

  

  唐准只是垂了眸看着他:“他是个很好的人。”

  

  他这是在说墨央,不,何泱了。

  

  “嗯,是的。”唐秋秋点了点头,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墨央都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很好奇何泱的过去,但是从唐准嘴里说出来的话……总感觉心里怪怪的。

  

  “好好对他。”唐准沉默了一会儿,又低声说了一句。

  

  他说的声音很低,如果不是唐秋秋一直绷紧了神经等着,怕是会错过,他原本以为唐准会多说点什么,但那又不符合唐准的风格。唐准说这一句倒是出乎意料,但确实是唐准一贯的作风,并不让他感到违和。

  

  而且唐准看起来,应该很难过吧……唐秋秋和唐准相处了这么多年,有时候也是能察觉出他的心情的,尤其是在他情绪起伏比较明显的时候。

  

  “我会的。”唐秋秋点了点头。

  

  “嗯。”唐准又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来,气氛突然就有些凝固了起来。

  

  突然萧一歌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二话不说把萧笑往唐准怀里一塞,唐准一脸茫然地抱着孩子站在原地看着萧一歌,不过表情倒是缓和了许多,至少还需要空出一只手把萧笑的手按下去。

  

  不知道这小丫头为什么有这么个爱好,每次一到他怀里就试图把手指塞到他鼻孔里,还好从没被得逞过。

  

  “我给千冢演示一下,帮我抱着笑笑。”萧一歌摊了摊手,然后转过身看着唐秋秋,他从少年时期开始修习方士以后就没有成长过,和唐秋秋差不多高,唐秋秋正对上他那双看起来没有生气的阴阳眼,只感到一股凉意从脊背慢慢攀爬而上,阴森森的有点瘆人。

  

  “你就是秋秋啊,是个好孩子。”萧一歌忽然气势一泄,弯起了眼睛,拍了拍唐秋秋的肩膀,然后错开他的身子走了回去,但是唐秋秋很明显的听见一个毫无起伏的女声在自己耳边幽幽的说了一句话。

  

  “一会儿我们好好谈谈。”

  

  ……他确定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这句话。这个萧一歌也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不过也正常,正常的方士看见他们这群手上沾满血的暗杀者或者是极道魔尊,第一反应应该都是避开,而不是推销自己的专业好用吧?

  

  在万众瞩目中,萧一歌盘腿坐在了房间中间,闭上了眼睛。

  

  陆决戳了戳唐秋秋:“这是打坐的姿势吧。”

  

  确实,萧一歌现在的架势和他们一般休息打坐的姿势比起来并没有什么差别,只是看起来更为松散,没有力气,仿佛断了气……

  

  等等,他听不到萧一歌的呼吸和心跳了。

  

  而萧一歌确实是活着的,他面色红润,胸口微微起伏,但是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仿佛是灵魂离开了躯体一样。

  

  然后唐秋秋听见陆决发出了一声高昂持久,直冲天际的尖叫声,回肠荡气,余音绕梁,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难受的捂住耳朵皱起了眉。唐准二话不说一把推开了陆决,走过来低头查看唐秋秋有没有受伤。

  

  “前辈。”确认唐秋秋的耳朵没事,唐准这才扭过头,似乎是瞪,他的表情向来不是很明显,看起来只是眼睛睁得更大了一点点,但是这已经是唐准有些生气时候的样子了。

  

  “卧槽卧槽卧槽,我要回圣教,你们中原人太可怕了。”陆决脸都吓白了,急得原地直跺脚:“萧一歌,萧前辈,萧爸爸,我错了您别吓我了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所有人就看见他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虚空的某个方位,他们很确定陆决在看哪里,因为他的眼睛很明显的聚焦在了一点上没有挪开。

  

  陆决后退了两步,两眼一翻,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与此同时,萧一歌深呼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你刚刚做什么了?”墨千冢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挺尸的陆决,他知道陆决不经吓,但是能把人吓晕,萧一歌也是个人才了。

  

  萧一歌摆了摆手:“我出窍了,然后把缠在他身上的冤魂都抓了出来,排在一起给他讲死亡故事,我明明拦住了那群想复仇的鬼,怎么他还是晕倒了。”

  

  说完萧一歌的眼神都带上了不明显的嫌弃。

  

  而墨千冢抓住了重点:“如果你不拦着它们呢?”

  

  “他身上的煞气还能压制住这些不净之物,大概会被扰乱心神……十息时间。”萧一歌推算了一下,说了一个保守数字:“然后这些鬼会再次蛰伏在他身边,等待着下一个能复仇的瞬间。”

  

  “如果是一个喜好残害女子的极恶之人呢?”墨千冢接着问:“他杀害过数百名无辜女子。”

  

  “女子属阴,这种情况要更加严重的多了。”萧一歌也有些吃惊:“你们要对付的是这样一个人?”

  

  墨千冢点了点头:“是的。”

  

  “那我想我应该帮得上忙,至少能在战斗中让他分心。”萧一歌笑了起来。

  

  高手过招,一个呼吸的差错便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一息时间足以。

  

  陆决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从地上爬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往萧一歌身上扑:“萧爸爸一定要帮我驱鬼!不用打折!只要驱干净就好!”

  

  萧一歌点了点头,又补了一句:“这次的费用也加到里面。”

  

  “好的好的没问题……嗯???”

  


-tbc-

评论(4)
热度(17)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