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唐毒」往生无念 唐准番外②

*前文链接:目录点这里←

*苏殊与,当年27

*是唐准不是唐淮啦hhhh_(xз」∠)_


  何泱其实是个感情很淡漠的人,并不是唐准一开始想象的单纯而且乐于助人——这是他观察了很久之后得出的结论。

  

  就像何泱可以费尽心力,没日没夜地照顾一只生病的猫咪,也可以面带微笑地将出言不逊的人的药物换成毒药。他可以将素不相识的唐准捡回来,也可以无视其他躺在恶人谷外的伤者,任由他们消失在人世间。

  

  他做事没有根据,也没有逻辑,没人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不过单纯好懂的人也没法在恶人谷里活太久吧。

  

  “为什么?”唐准终于有点疑惑的问他。

  

  “我救不了所有人,所以只救看得顺眼的,就这么简单,我没有什么博爱的心,行医救人只是自己的一个爱好而已。”何泱把小奶猫往他怀里一塞:“大多数时候,你救的人并不知道感恩,甚至还会恩将仇报,你呆久了就知道了。”

  

  陆决也算是分坛里一个领头的人物,经常会外出任务,或是勘察情报,所以小奶猫的照顾工作就落在了留守的医师何泱头上,而让他们感到松了一口气的是,小奶猫很黏着他和唐准,而且,非常能吃,早就从刚被捡回来时候那个奄奄一息的小家伙长成了一个圆滚滚的橘黄色小球。

  

  唐准手忙脚乱地接住小奶猫,他向来不是很擅长对付小孩子或者小动物,这种脆弱的仿佛他用用力就会马上死掉的小东西,让他僵硬着身体不知道做什么好,他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用双手轻轻的托起来小奶猫软软的身体。

  

  “噗呲。”何泱忍不住笑出了声:“抱歉抱歉,你这样看起来挺可爱的。”

  

  可爱……?

  

  唐准一时没有把这个词和自己联系起来,在他的认知里,可爱应该是用来形容那种看起来软绵绵的,有着圆滚滚的外形的小东西,而不是用来形容他这样一个硬邦邦的面无表情的男人。唐准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微微歪了歪头。

  

  “不会吧,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么。”何泱知道自己捡回来的这个唐门对于感情方面算得上一窍不通,可是居然连情绪的表达都不会吗。

  

  这样的人是怎么做到杀了自己的任务委托人的,看起来就像是传闻里被训练出的,一板一眼的完全听从命令的杀手一样,他似乎完全没有理由反抗命令。

  

  “这样,我们从最简单的开始说起。”何泱拉过两个座椅,拉着唐准让他坐好,面对面地盯着他的眼睛:“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唐准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什么?”何泱问到,这还真是个艰难的任务。

  

  “我会痛,会饿,会感到冷和热。”唐准下意识地垂下眸,无意识的挠着小奶猫的下巴,小猫舒服的蹭着他的手指咪呜咪呜的小声叫。

  

  “这不是感情,这是你身体上的感觉……”何泱摊了摊手:“喜欢就是……嗯,举个例子,你觉得球球怎么样?”

  

  “球球?”唐准发出了疑问。

  

  “就是它,陆决给它起了名字。”何泱指了指他手里的小奶猫。

  

  它?唐准犹豫了一会儿,很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很弱。”

  

  ……你什么情况啊你这个人??何泱翻了个白眼,深呼吸两口气冷静下来,确保自己不会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我是说,你有没有觉得跟球球一起玩的时候,很轻松,不会想起不开心的事情,觉得心里面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确实,和球球这样软软小小的小动物相处的时候,总是会觉得这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让他可以稍稍放松警惕,仿佛在家里一样安心地感觉。

  

  唐准点了点头。

  

  “这就是喜欢的感觉,你很喜欢球球,那现在对球球说我喜欢你,因为你刚刚说它很弱,它受伤了。”

  

  受伤?他弄伤了球球吗?唐准下意识地就想伸手把球球抱起来检查一下伤口。

  

  “是心里的伤。”何泱按住他的手:“你会记住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它们会让你心里感到难过,这就是心里受伤的感觉,它不是现实上的伤口,但是要花上更长的时间来愈合。”

  

  是这样吗,唐准又点了点头,他似乎明白了。

  

  “我很喜欢球球。”他低头对着球球说道,然后又抬头看了看何泱:“喜欢,可以不仅仅是对球球的吗?”

  

  “当然可以。”何泱松开了手:“喜欢可以是对物的,对人的,对小动物的,只要你感……”

  

  “何泱,我喜欢你。”

  

  唐准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眉眼都柔和了不少,带着浅浅的笑意,对于一个平时都面无表情的人来说,这已经是很让人震惊的事情了。尤其是他还非常认真的,直直的盯着你说话的样子,简直是个暴击。

  

  ……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我精神失常了吗,我听到了什么,等一下,我需要静一静。

  

  何泱愣了一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耳朵:“停。”

  

  “怎么了。”唐准问,他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么。

  

  “表达喜欢的话是不能随便对别人说的,喜欢对于人来说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感情,和你解释的太多你也听不懂,你只要记得不要随便跟别人说我喜欢你就可以了。”

  

  “好的,我知道了。”唐准乖乖答应下来。

  

  “好了好了你现在出去带球球晒晒太阳,出去出去出去。”何泱把他扯起来,连哄带赶的推出了门,然后哐的一声关上,锁好。

  

  唐准一头雾水地抱着球球站在院子里。

  

  屋子里,何泱背靠着门,用手背贴了贴自己的脸,有点发热。虽然知道唐准不是那个意思,但是……突然收到一句听起来像是表白的话,谁的心情都会很微妙啊!

  

  “呜……”何泱默默地捂住了脸,这都是怎么一回事啊。

  

  “何泱,怎么了吗。”唐准轻轻地敲了敲门。

  

  “没事,你继续晒太阳!”何泱又拍了拍脸颊,确保自己恢复了平静,被一个傻子撩的不能平静算个什么事啊!

  

  唐准是个很完美的任务执行者,无论是最苦最累的任务交给他都能被很好地完成,加上他武功确实出众,分坛里渐渐重视起来了这个新来的新人,并且为他安排了一位同伴,就是陆决。

  

  所有人都以为陆决和唐准会相处的非常不融洽,但是,虽然一个是智商短路而且话唠,没什么人喜欢的烦人精,一个是认认真真,面无表情而且话很少的冰山脸,很意外的他们两个居然能融洽相处,让所有想要看热闹的人都惊掉了大牙,不过这其中不包括何泱和墨千冢。

  

  哦,还有那个经常被陆决骚扰的霸刀来的邻居。

  

  在这里就要不得不提一下恶人谷里这对出名的武痴了,一个来自藏剑山庄的老藏剑,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他一直沉默不语。一个来自霸刀山庄的年轻弟子,苏殊与,为了追求历练自愿加入了恶人谷,两个人可以说是见面就打,日日切磋,任何阻碍他们切磋的人都会被剑气拍在地上起都起不来。但是陆决是个例外,他可以扛着两个高手对决的刀光剑影蹲在一边,为苏殊与呐喊助威。

  

  最后结果总是会被苏殊与一脚踹出切磋场地,然后捂着自己受伤的心肝肺哭着喊着来找何泱治伤,这也是他和何泱熟稔起来的原因。

  

  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他还偷看过苏殊与洗澡,被缠身的鬼记了下来当做笑料。

  

  所有人都知道陆决喜欢苏殊与,而苏殊与厌恶陆决,陆决甚至连和他切磋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得到正眼看待了,这是后话不提。

  

  陆决这个人很有特色,不单单是在他不杀女人小孩,还做出种种痴汉行为这点,还有一点,用何泱的话说就是拿捏住了陆决的命脉,还怕他不叫你爸爸么,对,陆决又一个很明显的缺点就是会随便喊爸爸,只要他有求于人,或者一紧张,不论男女张嘴就是一个爸爸,堵都堵不住,爸爸的数量遍布整个恶人谷,目前还在持续增长。

  

  而事实上呢。

  

  “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上面会派你来,怎么着,觉得傻不拉叽的没人会猜忌嘛?”陆决干脆利落地解决了任务目标,甩掉双刀上的血迹。

  

  “或许。”唐准拿出名册,把任务目标的名字划掉:“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想警告你,别和墨千冢和何泱走得太近,他们两个人可没表面看起来那么好相处。”陆决摊手:“尤其是别动感情,不过这点我不用担心你吧。”

  

  “苏前辈?”唐准提问。

  

  “……”陆决被噎了一下,翻了个白眼:“总而言之,你随便喜欢什么阿猫阿狗都行,不要跟这兄弟俩有牵扯,尤其是墨千冢,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唐准乖乖的点了点头。

  

  陆决放心的收刀入鞘,虽然不知道上面放唐准下来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在管理自己这方面,唐准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只不过他缺少执行任务之外的任何常识,所以似乎要比一般的后辈更麻烦了点儿。

  

  天呐,自己这是接手了一个什么大麻烦啊……

  

  陆决一脸戚戚然的抬起头,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任务啊,他都有点想念明教的好朋友们了。

  

-tbc-

评论(5)
热度(11)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