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双龙组」逆辞 ①

*发生在某个阴阳寮的故事.主双龙组

*私设.阴阳师≠晴明

  

  荒初来到阴阳寮时,庭中正是宴会,阴阳师已经有些醉意,硬扒着酒吞童子讨酒,茨木童子扯也扯不开,只差没用地狱之手送这没正经的阴阳师去见阎魔。

  

  陌生的妖怪绕过他们径直往里走,可把小妖怪们吓得够呛,这新来的大妖怪论实力论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偏生冷着个脸面无表情,被看一眼仿佛坠落无尽深渊一般,冷到骨子里。

  

  那时刚入秋,枯叶落了满地,帚神把落叶扫成一堆,埋在樱花树下,周而复始,又是一年。雾气氤氲,白露打湿了衣角,濒死的蝉沙哑的嘶鸣,荒走过的地方,小妖怪们或敬畏、或恐惧,四散开来,他也就漫无目的似的走走停停,似乎是挑剔着自己以后的栖身之所。

  

  然后他停住了脚步。

  

  “许久未见。”

  

  那人倚在廊下,垂眸看着手里的酒盏,未多看他,柔软的白发垂落下来,半遮了脸颊。有枯叶打着转儿飘落在他肩头,未曾留恋,随即被一股轻风托起,摇摇晃晃飘到树下,被帚神一并埋在尘土里,化作一抔新泥。

  

  一目连是从一开始就在阴阳寮里的式神,平日里素不与人交往,安静独处。虽然是大妖怪,却也没什么大妖怪四溢的可怖妖气,寮里的小妖怪们大多也不怕他,胆子大的也会为他送上茶点,换来一句语调柔和的感谢,和一个浅淡的微笑。后来阴阳师也从初出茅庐的小不点,变得小有名气,寮里的大妖怪们越来越多,身边的小妖怪们也随着换了一批又一批,一目连也就重复着一次又一次从相遇到熟悉的过程。

  

  他知道,最开始陪着他的那些小妖怪们再也回不来了。

  

  他不喜言辞,这般语气熟稔主动向人打招呼,还是对初到寮里的新式神,可是让角落里悄悄看过来的小妖怪们惊掉了下巴,你推我搡的滚作一团摔了出来,正趴在蓝衣式神脚边。大妖怪外溢的冰冷妖气吓得天邪鬼瑟瑟发抖,跪伏在地上动也不敢动,还是一目连轻轻摇了摇头,抬手遣一股柔风抬起小妖怪把他推回角落里。

  

  “你还是老样子,对小妖怪也这么仁慈。”荒垂眸看着他,语调无喜无悲。

  

  “依附大妖怪的庇护而得以生存的小妖怪们,妖力稀薄但是心性纯粹。”一目连倾身用手将酒盏推向他,倒是不在意荒冷淡的样子:“前院宴会,见过阴阳师了?”

  

  “我看不见他的未来。”荒顺势在他旁边坐下,接过酒盏,手指在瓷器边缘摩挲了一会儿,忽然很轻地笑了一声:“你用过的。”

  

  “没料到你会来,所以没来得及准备。”一目连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风龙,仿佛只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荒用指腹磨蹭了一下那个几不可见的唇印,微低头抿了一口清酒,沾湿了杯沿,不错分毫,不偏不倚,以新酒覆了旧痕。一目连个子稍矮一些,侧过头看他,抬头看去,从荒身后映照来的阳光晃漾,能看到遥远的澄碧如水的天空,风和日暖,微凉的柔风携来草木清香。

  

  角落里窥视的小妖怪们只觉得眼前一晃,两个大妖怪就没了踪影,只有酒盏放在地面,有枯叶飘落到水面上。新来的式神周围那噬人的妖气也消弭无踪,小妖怪们这才松了口气,叽叽喳喳的又吵闹起来,揣度着大妖怪们的交情,不多时就你追我赶玩成一片吵吵嚷嚷。前院阴阳师撸起袖子要跟茨木掐架,被一巴掌糊在地上抠都抠不出来;酒吞只想装作不认识这两个家伙,扭头和荒川之主聊得投机;妖狐酒壮人胆跑去搭讪萤草,话还没说两句,被觉挥舞着狼牙棒追的满屋子跑……

  一目连见过荒的幻境,所以被带到另一个地方也没什么意外的样子,荒在前面走,他就在后面安静的跟着。天地辽远,仿佛只剩下他们二人,一目连忽然想起初见荒时大概也是这样的景色,恍惚间已经记不起是多久之前了。

  “你居然选择成为一个人类的式神。”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水声萦绕耳边,忽近忽远,一目连抬头看着他。

  “所以我来找你,我也想看看,让你认同的人类是什么样子。”

评论
热度(61)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