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骨怏

「双龙组」逆辞 ②

*发生在某个阴阳寮的故事.主双龙组

*私设.阴阳师≠晴明

*逆辞

  等阴阳师发现寮里来了新式神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平安京的天空,不堪其扰的荒川之主一个游鱼抽在阴阳师脸上泼了他满头满脸冷水。

  

  这让荒对这个咋咋呼呼的阴阳师又多了几分不满,这个人类离他越近,他就越不舒服,皱着眉就要躲开阴阳师试图扑过来的奇怪动作。

  

  一只手抵在了他后背上,稳稳的挡住了退路,荒回头看过去,看见一目连柔软的发顶,一个没留意就被阴阳师抱住了小腿,蹭湿了衣角。

  

  “荒大人啊啊啊啊您什么时候来的啊啊啊啊啊!!!”阴阳师一把鼻涕一把泪,还没嚎上两句就被一股柔和却有力的风拂开了手,稳稳的推到一边。

  

  “昨天你被茨木童子掀翻的时候。”一目连慢悠悠的补上一刀。

  

  “啊哈哈……我毕竟是个人类。”阴阳师颇为尴尬的咳嗽两声:“在荒大人面前,多少给我留点面子嘛……”

  

  “嗤。”来自荒川之主无情的嘲笑声。

  

  荒默默地在心里给这个散漫的阴阳师打了负分,可这个看不出什么优点人类偏偏是一目连选择的阴阳师。

  

  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人类?

  

  他和一目连的相遇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还只是那个信任着人类的少年,一目连也还是风神,本来毫无交集的两个人,从此命运的轨迹走向了迷雾。

  

  那也是一个秋天。

  

  黄昏时干燥的海风微带暖意,带来广阔无垠海域的腥气,天水相接处揉碎一抹余晖,同一色残红。海鸟盘桓嘶鸣着归巢,渔船归港,带来海神满满的馈赠。炊烟袅袅,村落里亮起点点烛光,又是普普通通的一天。

  

  普通的人类,普通的劳作,循环往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代又一代,是刻在渔村人骨子里的生活。

  

  待到夜阑人静,星辉洒落在沙滩上,白日的喧嚣似乎都成了一种飘渺的幻象,少年坐在沙滩上仰望着天空,柔软的细沙在指隙散落,冰凉的海浪卷上他的足趾,像是海神温柔的亲吻。深夜的海岸只有浪潮的抚摸,辛劳了一天的人们早早步入梦乡,每晚独赏这夜色的,往往也不过只有少年一人而已。

  

  “果然很美。”

  

  当少年听到这一句时,起初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那声音太过浅淡,湮灭在绵延不绝的水声中。他四处环顾寻找着说话的人,最后停住了目光。

  

  那不是一个人类。

  

  那个人影站在高高的礁石上,背对着他,看身量也是一个少年的模样,那人身周笼罩着月色,朦朦胧胧,模糊不清,柔和的海风吹起他的衣角,温驯地在他身边环绕。

  

  他看起来就像要消失了一样……少年心想。

  

  想要接近,想要触碰。

  

  那个人看起来有种很温暖的熟悉感。

  

  “那个……请问您是?”少年犹豫了一会儿,站起来,赤裸的双足陷在松软的细沙里,留下一串小小的脚印,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礁石,轻声询问,仿佛声音一大那个人影就会消散了一样。

  

  那个人影没有动,少年鼓起勇气,提高声量又询问了一次:“您好……请问您是?”

  

  他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被询问的是自己,人影转过头来,柔软的头发被海风吹得有些凌乱,俯视着身体几乎要趴在礁石上,却还执着地抬着头的少年,眼睛略有些诧异地睁大:“你看得见我?”

  

  那时漫天星光在他背后织成了网,浅色的身影背后,是深蓝色的夜空,他披着一身星辉,似乎在发光。少年抬头认真的看着他,眼里倒映着一弯月色,闪闪发亮。

  

  “请问您是?”少年眨眨眼睛,执着地询问。

  

  “我没有名字。”那人摇摇头,挥了挥手,少年看见一条浅色的龙从他背后跃起跟随在他身后,他就这样看着少年,背对着满天星辰,一步一步从礁石上走了下来。

  

  他踏在空中,每一步都有风温柔的托起他的身体,让他如履平地。少年屏住呼吸,认真的看着他,像是害怕呼吸惊扰了这夜空下的神灵。

  

  那人走到他面前,少年看见那双浅色的眸里带着的柔和笑意,感受到他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有些恍悟似的:“原来你有神力,难怪。”

  

  “您是神明吗?”少年微抬头看着他:“在您身上我感受到了和祈求海神时一样的安宁。”

  

  “你说得没错,但我并不是庇佑这方水土的神明,我的子民要在更遥远的地方。”年少的神明并未觉得被冒犯,可能是少年身上的神力,也或许是少年的眼睛太过于纯粹,倒映着明亮而柔和的月光。

  

  年少的神明来海边造访只是一时兴起。

  

  他所庇护的村落到访了远方的客人,外乡旅人携带着新鲜的海产让村子里的孩子们心生向往,祈求着也能去看看外乡人口中那看不到边际的水域,见识那壮美的景色。被念叨的次数多了,神明也记在了心里,趁着农忙时期无人造访神社时,沿着河川顺流而下,一直走到了海边。

  

  海风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带着粗犷气势,席卷而来。无边水域,波澜起伏,远远地能看见波浪里起伏的渔船,白色的海鸟在水面上盘旋,时不时扎进水里,这一切都是他从未感受过得,很新奇,也让他停下了准备返回的脚步。

  

  在他的村落,夜里灯火渐息,稻田里有虫儿的鸣叫,林间萤火点点,水流潺潺,绕村而过的河流静静地流淌,时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打碎一轮圆月的影。他听着夜风带来的低语,安静的守护着这一方水土的静谧,夜里的村落有和白天不一样的恬静。

  

  他也想看看夜里的海。

  

  命运的轨迹如何变动,即便是神明也看悟不透。

  

  但是在那个遥远的夜,被渔村称为神明使者的无名少年,遇见了没有名字的神明,当神明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他,从高高的礁岩上缓缓走下的那一刻起,就再没有转圜的余地。

 

  时间过去的太久了,荒也有些记不清,只记得月凉如水,他抬头看着他,那一瞬的心悸。

评论
热度(37)
©骨怏 | Powered by LOFTER